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13章 失算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狼蛛的声音和面孔最终消失在液晶屏幕当中,宣告着今天的狼群会议的结束。

    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逐渐暗淡下来,有些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不是已经用排除法确定过了,蚱蜢确实就是乔一水了么,为什么我和孔晓怡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一种猜测在我的脑中升起,我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首先,我和孔晓怡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从来没有猜测过乔一水是狼人,是张宽提出说根据他的观察,他觉得乔一水比较符合狼人的一些特质。我和孔晓怡这才开始觉得乔一水确实确实狼人。

    那么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乔一水其实并不是狼人,而是装的比较像狼人?

    我得出这个结论,让我自己都觉得吓了一跳。这意味着我要对自己的一个基础的假设进行否定,那就是乔一水和赵不可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关系。

    我得出这个结论,当然是因为乔一水和赵之前好像完全都不是很熟悉的那种样子,而是经过了这次的队友死伤的事件之后,双方迫不得已达成了一个合作协议。

    但是如果真的是乔一水并不是蛐蛐,而是主动装扮了成手上有狼人这张牌的样子,这就是他们一个组里面才会有的战略。这种战略的达成,需要乔一水对他们组内的人员足够信任,所以乔一水和赵组的关系,说不定真的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不好。

    他们甚至已经达成了某种战略共识……想到这一点我赶紧摇摇头。这不太可能,因为这些人都是非常疯狂的求生者,他们对于生存的渴望应该能够压倒一切,这让他们不可能作出那种理性的行动。

    那么,难道是我们这边的张宽出了问题?

    我马上打消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如果真的是张宽这边出了问题,那么这人是不可能把自己女巫的身份直接告诉我们的。

    那么最后的真相就是,张宽其实也是被乔一水给迷惑了,没想到乔一水居然是这么的鸡贼,居然会装作是个狼,但是实际上是个假狼,并不是真狼。

    我对于自己的判断出现失误这一点感到极端的不爽。要知道我虽然经常说错话做错事,但是这些事情一般来说都是跟人情世故有关的事情,要是纯粹的逻辑推理,我一般都是挺有自信的。不是我夸口,要是说逻辑推理能力,我要是说了第二,很少有人能够称得上是第一。

    但是现在的这个游戏中我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差错,这让我觉得很是羞愧,也让我开始反省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需要改进的。

    不过这样,应该也没什么吧……确实,我们今天损失了一名队友徐梦莹,不过对面的队伍也损失了一名队友乔一水啊!这样我们两方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因为在明天进行投票的时候都是同样的两个组三个人,最后很有可能又是平票。

    而到明天的时候,如果是到了晚上,那么就是我和孔晓怡的天下了,我们就又可以进行杀人,这样我的人数优势又回来了,当我们杀到对面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岂不是我们想干嘛就可以干嘛了?而这样一来,胜利就是我们的了。

    这是我的算盘,按道理来讲应该没有什么差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心中有点不对劲。

    对了!

    张宽今天晚上奉命去杀掉的那个人是乔一水,但是实际上,乔一水是还在组外的,他今天要杀掉的乔一水,其实并不是我们狼人组的人!

    我心乱如麻,如果这个人并不是狼人组的人,其他所有的非常规杀人手段,例如猎人的带走人,还有女巫的毒药,都已经全部用完了,还剩下的那个狼人就很难被人杀掉了,除非我和孔晓怡能够想出让所有人投票的策略,他就不可能被搞掉!

    这个游戏已经不是单纯的让狼人活下去,或者是让村民活下去,或者是狼人屠杀村民或者是村民找出狼人,这个游戏办到这个时候终于让我觉得变味了,变成了那种只是要自己的身边的人活下去、同时也让自己活下去的一个游戏。

    这还是什么狼人杀,我苦笑,这就是杀人游戏了!

    我暗暗盘算着明天要做的事情。明天,要做的事情首先当然是跟张宽道歉。可以看得出来,张宽和徐梦莹之前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普通的伙伴的感情。虽然大概能够明白不是爱情,毕竟张宽有妻有女,而且对自己的女儿很是疼爱,徐梦莹好像也很喜欢张夫人和张小妹,但是他们俩的情感应该是超出了普通同事的情感,这点想必不容置疑。

    张宽明天要是看见了孔晓怡出事,还不得找我拼命。我在心中默默想着,翻了个身做起来。我不抽烟,但是现在的情况突然让我觉得,自己要是会抽烟就好了。

    现在的情况让我觉得愁云惨淡,我根本不觉得张宽会原谅我,他就算是给我两拳我也认了,但是我的态度确实要拿出来。

    然后就是明天投票的时候,尽量造成平票。赵说的会帮我们所以应该会帮助我们投票,所以说不定我们还能够拿到一个票数,这样就可以投死一个人了。

    投死谁,我还不是很确定。说实话要是我私心的话,我觉得我是想要投死魏薇的,因为投死杜清实在是太过残酷了,杜清这个孩子应该是真的喜欢赵,要是看到自己的爱人居然在这种生死关头还要投自己,妹子大概会伤心欲绝。

    明天投死魏薇之后,我们晚上再尝试投掉杜清。但是剩下的那个蛐蛐还没出来,我不敢保证,或者说笃定了他肯定没办法赞同我们的意见,他肯定还是会主张杀掉张宽,不过我会尽力争取。但是如果是在晚上的杀人行动中没办法杀掉杜清的话,还是就只有挪到早上,白天有赵的帮助,我们应该能够顺利杀掉杜清。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念头在我的心中浮起,我忍不住地有些发抖了。

    说不定,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拉到赵!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