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04章 职责与托付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听到这个说法,下意识的就是一愣。

    为什么这么说?最佳方案,这个游戏还能够有什么最佳方案?

    最后大家不都是死光光,哪来的什么最佳方案。

    “死亡确实是这个游戏无可避免的,你自己想想,对于生者和死者来说最为痛苦的一种死亡方式到底是什么?”

    狼人杀游戏的死亡方式其实说来说去就只有那么几种。首先当然是被狼人杀死,在这个游戏中根据袁麦的死亡方式大概可以判断,应该是颈部动脉大出血导致的失血过多的死亡,算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了。而如果被猎人杀死,那么大概就是邵勤光的那种死法,心脏被一颗子弹穿过,看邵勤光的表情大概可以推断出来,这种死法完全说不上是痛苦,说不定还非常享受。

    而剩下的死亡方式,首先便是被女巫的毒药毒死。身为女巫的张宽还没有使用他的毒药,所以这种死亡方式还没有人经历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一种痛苦的死法。

    被票选出来的话,这种死亡方式今天完全没有人被票出来,这倒是不会给人心理阴影,不过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被票出来的人会被怎样处置。

    “不觉得这是个最佳方案,不都是个死么。”我想不通,抬起头来问张宽。

    张宽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知道狼人杀游戏的传说的完整版到底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在这的狼蛛游戏之前我对于这种游戏完全是一窍不通,所以对于这个所谓的传说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张宽环视了我们一圈,看到我们的神色其实都是有点迷茫的,大概也是猜到我们是对狼人杀传说不是很了解。

    “没关系,我觉得除了我这种传说爱好者,确实很难有人发现。如果狼蛛真的是按照狼人杀的原始设定来进行游戏的话,被票选出来的死亡人员的死法,就只可能会是一种。”

    “被乱石砸死,有且仅有可能是这种死法。”

    我刚开始听到的还以为这只是张宽在说笑,但是从张宽的严肃表情大概可以推断,他并没有说着玩,而是认真的。

    “这死法,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不是难以置信,是那个中世纪的混账传说就是这样说的。”张宽没声好气道,“传说里面说,被所有村民选出的那个狼人,会承担所有村民的愤怒,然后直接被所有愤怒的村民用乱石砸死。”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想起了第一个游戏中,被人打死的那些人。这种活活打死的血腥死法,实在是让我恶心,让我觉得恐怖。

    “如果是这样的死法,场面很可能会直接失控。所以我个人认为,最合适的方法,只有在夜晚死去。”

    “被狼人杀死也好,被女巫的毒物毒死也好,至少在晚上死去的人,不会经历被所有人针对的恐惧。”

    张宽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个游戏的杀人游戏本质,我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也抱有相应的觉悟,但是我在游戏中无时无刻不会受到内心谴责,这个游戏已经完全让我不能执行警察本来的职责了。”

    “我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让他们都好好死,都按照最舒服,最没有痛苦的死法死去。”

    张宽握着拳,有些无力地说道,“就是这样。白晓,你要是想要玩下去就玩下去吧,我大概会在明天被票选死掉,不过我请求你,在后面的游戏中,一定要恪守这一点。”

    我一时语塞。张宽的说法实在是让我觉得汗颜。

    “根据你已经给我的信息,我大概分析了一下,可以把相关的人物的可能身份告诉你,我今晚上,要么就抹脖子,要么就直接被杀掉,或者是明天被票死,总之是活不长,把我这推测内容给你讲讲,也是很好的。”

    张宽说的言简意赅,而这个时候,旁边一直沉默的徐梦莹也出声道,“张队想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张宽说的我都懂,但是看着这个架势,他是不准备接着玩了?

    “不是,张队,你什么意思……”我故作轻松地问道,“您不打算接着玩了?不是说好了要揭穿狼蛛的真实身份,你这样半途而废,说好的警察的职责呢?难道就是因为一点点的挫折你就准备放弃了?”

    “不是我准备放弃,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和徐梦莹继续下去,”张宽神色肃穆,“抽到狼人的人才可能在最后存活下去。这就是我的判断。”

    我想要反驳张宽的说法,但是我张张嘴,却没办法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这一点,其实早在我抽到狼人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只有我和孔晓怡活下来,最后谁来执行杀掉狼蛛的任务?”我苦笑着说,“这样不是又回到了之前游戏的状态?我和孔晓怡活到最后,然后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来对付狼蛛?”

    张宽叹一口气,“对不起……”

    “我把我的推测跟你讲一讲,后面的事情,祝你好运。”

    我紧紧地咬住下唇,但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张宽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正好打在我的心上,他的话都是逻辑紧密,让人无法反驳。

    我深呼一口气,深深埋下头去调整自己的情绪,等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换了一副表情。

    既然现在木已成舟,所有的事情完全没办法控制,我能够做到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一个存活的结局。

    “首先,是剩下的一个狼人到底是谁。”张宽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觉得最后一个人,大概就是那个今天最跳脱的人。”

    我心念一动,“有点意思,我觉得你说的说不定是正确的。”

    “狼人身份的人,天然有着夜晚可以杀人的优势,所以会更加跳脱,这倒并不奇怪。”

    “到那时原本不跳脱的人,现在突然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么至少是拿到了一张好牌。”

    “这样一排除,答案已经出来了。这人就是乔一水。”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