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00章 面目可憎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争取说不上,但是至少也是要明里暗里敲打。至少,要断绝乔一水和赵那边的人联系的可能性。”

    张宽说出了他的战略。张宽做决定跟我不太一样,他下决定一般都比较干脆,这让我觉得由衷的佩服。

    “问题在于,怎么争取?”

    游戏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按照自己小队那样分开坐的。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们每一组的人都是够的,我们的组的人是尤其够,不可能需要乔一水的力量。

    如何让乔一水对我们产生信任感,这才是我们最需要克服的问题。

    “如果我是乔一水,我肯定不会相信我们这些人。”我调侃地说了一句,随即正色道,“你想想,就算是我们答应帮助他,他也会担心我们随时叛变,但是如果是赵那一组,情况就有很大的不同了。赵那一组多紧张,稍微不注意就会被票出去。”

    “就筹码来讲,他跟赵那边更好讲价,跟我们这边就不一样了。”我分析完利弊之后长出一口气,说道,“这倒真不是我不讲道理或者是怎么样,事实就是如此,形势挺严峻的。”

    听到我讲完之后,张宽沉默地点点头,“确实,乔一水是个谨慎的人,从他不怎么发言就大致可以看出他的这个特点了。关键是,我们怎么利用他的谨慎来完成我们的计划?”

    在我和张宽讨论的时候,孔晓怡一直在旁边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听到张宽说道这里的时候,她才终于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说道,“这样,我去尝试拉拢他,怎么样?”

    “你有办法么?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孔晓怡在之前的游戏中其实表现还蛮出色,虽然有的时候会脱线也会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但是总的来说还是非常靠谱的队友,特别是在人情冷暖的感知上面,这一点是让我最为佩服的。

    孔晓怡的眸子中闪着狡黠的光,“咱们之前给人的印象不是很团结么?这样说虽然有些不好,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对于警察之类的职业还是抱有戒心,觉得警察是跟我们完全不同的生物。我之前采访的时候也发现很多人对于警察不够信任,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我到时候就说,我和白晓并不是主动参与这次的抓捕行动中的。只是因为我写了一片报道,然后白晓刚好是上一个案子的相关人员,我们才迫不得已参加了这次行动,在来之前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游戏真的会死人,但是刚才郭艺伟和章凯的事情让我们觉得确实会死人,我们才开始觉得惊恐,但是由于警察们的原因,我们不能够表达出我们的惊恐。”

    “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完全没有放弃对于求生的渴望,最终想出联合乔一水的力量,尽量先把两个警官搞出去。这样我们至少不会在今天就被两个警官牺牲掉。”

    孔晓怡绘声绘色地讲完了她的恐怖警察故事,然后头发一甩,笑道“怎么样,这个故事可还生动?”

    我半张着嘴听完了孔晓怡讲完了整个故事,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编故事的功力可是一流的,我如果是对于情况完全不了解的吃瓜群众,很可能就直接相信他的说辞了,并且会由衷地觉得,警察就是个讨人厌的东西,就该丢出去枪毙。

    张宽也笑着调侃道,“孔晓怡你完全不留一点情面给我的啊,我现在都讨厌我自己了。”

    “你要是真的讨厌你自己的话,我的战略就非常成功啊!”孔晓怡兴奋地说道。

    “故事倒是挺不错的,不过你到时候给乔一水讲故事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些,我觉得他是个很把细的人,很可能就察觉你的故事中不对头的地方了。”

    “嗯,这样,你和张宽,你们到时候态度要稍微配合我们一下。”孔晓怡皱皱眉头,说道,“白晓,乔一水是个仔细的人,听到了我的说法之后,多半会直接找你查证,你尽量装出一种慌张的样子。至于张宽,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张宽点点头说道,“大概就是否认他的说法,但是表情不会太自然吧?”张宽皱着眉头想了想,“我觉得对我而言这就是最合适的一种表现了。”

    “可以,未雨绸缪了就好,”孔晓怡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接着说道,“徐梦莹怎么办?她没有加入我们的讨论,不知道我们的套路到底是什么样的,会不会跟不上我们的节奏?”

    “不会,”最后的这点疑问一下子被张宽打消了,“我和小梦合作很多次了,她看见我的反应之后一下子就会心领神会的,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就这样办好了。”

    孔晓怡话音刚落,我就听见身后传来赵他们的说话声。赵搀扶着杜清,后面并肩走着的是魏薇和乔一水,走在最后面的是徐梦莹,如果不是刚开始看他们的样子,我差点以为徐梦莹是押送犯人的人了。

    “吃东西吧,吃了东西就有力气了,心情也会变好哦。”

    张宽一下子从刚才的冷静警官的角色中脱离出来了,变成了和蔼可亲的大厨。虽然我们刚才讨论了很久,但是一点都没耽误张宽做正事,他手上早就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美味佳肴,这个厨师证,确实不是白考的。

    赵抬起头勉强的笑笑,似乎这就是他对张宽的回答,然后他直接坐下来,盯着一桌子的菜发呆。

    张宽好像是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形一样,给每个人舀了一碗汤,“先喝汤,压压惊。”

    孔晓怡先过去把汤碗分给每一个人,然后就这么顺势坐在了乔一水的旁边。我知道,大记者的欺诈之路就要开始了。

    我装模作样地端起汤碗,一边注意着孔晓怡那边的举动。乔一水的反应刚开始还有些拘谨,随着时间推移,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自然,孔晓怡也开始说得更加放松了起来。

    突然,乔一水的眼睛往我这边瞟。我急忙收回来自己的目光,装作正经喝汤的样子,但是心里面止不住好奇,在猜测孔晓怡到底是在跟乔一水说些什么。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