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97章 牺牲与责任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心中一震,虽然早就想过张宽会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知道的。

    其实张宽就算是知道了也并没有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这件事情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觉得这并不是件好事。

    张宽走在我的正前方,我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但是他那个轻飘飘的语气,就是让我无端觉得,大事不好,我这里要跪。

    “张警官,”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我和孔晓怡确实是狼人。”

    我本来是想直接跟他讲的,但是现在他听到了,这也没差。我在心里面不停安慰自己。

    张宽猛地停下来。我走在他的正后方,他停下来的时候我没站住脚,因为我确实在想事情,有点走神了,差点就直接撞上了他。

    “张警官你这是搞啥,”我有些莫名其妙,揉揉自己差点被撞到的鼻子,抬起头,却正好看见若有所思的张宽。

    张宽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说道,“你和孔晓怡,都是狼人?”

    “昂!”我点点头,有点懵,不知道张宽到底是在怀疑些什么东西。

    张宽抬起头来打量我们一阵,然后叹一口气,接着说道,“你们以后小心点。这被我知道当然还没什么,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们不是就玩儿完了?”

    我点点头,“就是因为知道前面是你,我才敢跟孔晓怡这么说的。”

    张宽看着我,抬抬眉毛,“徐梦莹都把我们的计划跟你讲了?”

    “呵,其实也说不上什么计划了,不过我知道现在的局势。我不是逞英雄的人,我和孔晓怡会尽力配合你们的。不过你们也要争取留到最后。你们留下的时间越长,越能够帮助我们。”

    我说的非常诚恳,因为我说的都是我的心声。虽然就像我之前跟徐梦莹交代的一样,我承认在这个游戏中狼人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他们的牺牲也必须是有意义的,像刚才徐梦莹那种自己当靶子的行为,如果我的行为稍微妥当一点,稍微理智一点的话,徐梦莹其实并没有必要直接跳出来,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原因让她这么牺牲,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她。

    “是的,你说的道理我们的都懂,不过相应的,你们要明白自己的职责。”

    张宽这句话说的非常严肃,和他进入游戏之后展现出来的随和气场完全不同。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够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警官,是鄂尔多斯市近几年来最年轻的派出所长之一,本来就是个青年俊才,是个很有气场的人。

    我沉默地感受着张宽话里的力量,最后慎重地点点头。

    之前的鄂尔多斯市区里面的时候,张宽就因为市里面不加入支援而愤愤不平,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一般的警察遇到这种事情多半会灰心丧气,但是张宽却不一样,虽然他确实因为能够拿到的有用资源有限而感到沮丧,但是这种沮丧不久之后就变成了他的斗志。

    我曾经听到过徐梦莹问过张宽,为什么现在完全没有警力支援,他们还要为了这个案子苦苦追查。没有警力支援,说明上面完全不认为这个时候大案子,他们并没有继续追查的必要。要知道,上面不支持追查这个案子,不仅会表现在不增派警力上面,同时他们的空闲时间也会因此而减小,毕竟他们上班的时候还有辖区的工作,这个案子的追查是完全利用的自己的空闲时间来追查的。

    徐梦莹当时真的是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用。她是警察局里面少有的女警官,为人虽然有点冷冰冰的,但是性格优势在这里摆着的,她有的时候不得不出警去调节一些妇女问题,而且有的时候一去就是大半天,上班就忙得要死,还要再休息时间对这个案子进行调查,整个人其实在那段时间已经要崩溃了,不然按照她的性格是完全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的。

    徐梦莹那段时间已经熬出了黑眼圈,但是张宽比她的黑眼圈还要重。张宽比她的事情自然是只多不少,现在还在在其他时候进行案件的进一步追查,整个人着实有点吃不消。

    张宽听到徐梦莹的这个问题,难得地停下的手上的事情,转过头去说道,“徐梦莹,你现在应该有的,是一种责任,而不是在问为什么苦苦追查。”

    “我们警察,有的时候是为人民服务,但是我有的时候也觉得,我们工作的过程也是寻求真理的过程。这个真理有的时候是居民之间的公道,有的时候就是案件的真相。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值得花费自己的努力去将它找出来。”

    现在张宽给我的感觉和那时简直是一模一样,我有的时候觉得,张宽比我还要像一个科学家,那种对于真相的渴求,是任何一个科学家都应该具备的品质。

    “徐梦莹大概也已经跟你们讲过了,我是女巫,”张宽言简意赅,“我手上有毒药和解药。不过现在我们知道你和孔晓怡是狼人,我们这次的尽量保证你们两个人的胜出,所以解药我并不打算用,毒药我打算在晚上用。你觉得用到谁身上比较合适?”

    张宽这句话给我的信息量比较大,我慢慢咀嚼着这几句话中的信息。

    遗憾的是,我想了很久,但是仍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应该被毒死的人,最后只能够摇摇头说道,“我们现在还完全不知道别人的身份,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毒药毒谁比较合适。”

    张宽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呢?你们至少应该是知道狼人有哪些的啊?狼人昨晚死了一个邵勤光,你们俩是狼人,应该还剩下一个狼人,毒死这个人肯定是没问题的,也算是为你们后面行动扫清障碍了。”

    张宽说的话我如何不懂?杀掉狼人组中除了我和孔晓怡外的最后一个狼人,我们在后续进行杀人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得出结论,没有必要费尽心思去掩饰自己的身份。

    “但是问题在于,我们根本不知道别的狼人的身份啊。”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