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96章 身份解密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赵到底是什么意思。

    狼蛛在狼人杀游戏开始之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们,这个游戏,和所谓的传说有很紧密的联系,传说所说的特征,在这个游戏中也会显示出来。

    比如说,传说中提到村子的周围都是瘟疫和瘴气,在这个游戏中,瘟疫和瘴气也是在村子的周围,而传说中说道狼人会在夜间变身时丧失理性,白天和所有人都一样,这个游戏也完美复制了这一点,我们所有的狼人都不知道彼此到底是谁,在晚上的时候彼此都披上了马甲,而在白天的时候则是大家都一样,谁也不知道谁的身份。

    狼人杀游戏中,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身份,而猎人这个角色的特点,就是在晚上被杀死时候有机会带走一个人,这个人可能会是狼人,也有可能会是其他的人。不过这次看来,显然袁麦是选对了人,直接杀掉了狼人之一邵勤光。

    虽然我不知道邵勤光是不是狼人,但是看他这个突出的嘴,还有嘴下面的犬牙,大概也能够猜出来这人估计就是个狼人。

    这大概也是狼蛛的恶趣味了,在晚上杀人的时候最大程度上还原狼人杀的杀人方式,也不知道是图个什么,总之,一种更加诡异的氛围在所有参赛者身上蔓延开来。

    杜清颤颤巍巍地说道,“所以说,袁麦姐脖子上的伤痕,就是这个邵勤光咬出来的?”

    “怎么可能,”魏薇对这个猜想嗤之以鼻,“你也不想想,邵勤光现在嘴角哪里来的血迹?他的牙齿规规矩矩干干净净,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他直接咬上去的,这肯定是那个狼蛛为了让我们觉得害怕,故意弄出来的伎俩呢!”

    “所以邵勤光身上的伤口,也不是袁麦姐的杰作了。”乔一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是因为狼蛛他身上才出现这个伤口的?”

    “废话,你也不想想,袁麦是个文员,在企业里面码字的,怎么可能会用枪,”张宽看着邵勤光的尸体,冷静地分析道,“这个伤口非常的吓人,正好在人的心脏上面,我们这些老警察都不一定能够保证自己做到这么精准的开枪,何况是个小小的文员。”

    “这些所有人的伤口都是狼蛛制造的,这个人确实该死。”魏薇恨恨道,“钱什么的都是幌子!”

    “我也不该来,这趟浑水真是太麻烦了。”赵苦笑地说道,整个人显得一下子颓废了起来。之前支撑他站起来的那种理智和冷静已经完全消失了,大概是终于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和自己的不堪一击。

    张宽什么也没说,而是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本来想奚落他们两句的,因为我之前早就想过狼蛛游戏是个很有蹊跷的游戏,叫他们千万小心,可是无奈完全没有人听我的劝告,所有人好像都为那两百万迷了心窍,现在突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们稍微缓过劲了,但是现在也没法下山了,也没办法跟外界取得联系,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们应该听你们的。”赵有些颓废,一会儿才说出这样的一句。

    张宽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现在才知道警察叔叔是很可信的了吧?”

    “警察姐姐也很可信,”赵笑笑,“徐警官很冷静,我当时其实还是挺相信你们的,至少我不觉得你们是在骗我们。不过我还是很想要两百万,哈哈,人不能够贪心呢。”

    我沉默了,这就是狼蛛的目的。利用两百万吸引人来玩游戏,来让他的游戏更加有趣。这种恶劣的人,我一定要摘下他的面具。

    赵现在已经有些进入了自我怀疑和自我谴责的怪圈中。他本来已经是所有人中最为阳光乐观的人,现在他的精神一垮下来,所有人都好像是丧失了斗志一样,都坐在原地垂头丧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宽看到这个场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能够说什么呢,从我们这些人的嘴里,安慰好像也是奚落一样,他们也确实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应该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但是这个代价,是不是稍微沉重了点?

    “我去做菜。大家都饿了吧。”张宽最后大概是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够丢下这一句,开始往自己的厨房那边走去。

    现场的环境实在是太过压抑了,我看见张宽打算离开,也站起身说,“我去打下手,大家慢慢过来吧。”

    我前脚走出门,孔晓怡就跟了过来。

    “孔晓怡说她留在那里,叫我跟你们过来弄菜。”孔晓怡虽然交代着一些事情,但是脸上的神色完全不是轻松的神色,“你是之前和徐梦莹商量过事情了是吧,有什么要跟我商量的事情么?”

    孔晓怡有的时候还是比较聪明的,但是这人为什么有的时候又会智商下线呢?这大概是我永远都想不明白的问题了,不过我也不打算花这个时间去想这种无意义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

    “有,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孔晓怡一脸紧张,看着我,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开门见山,“你是个狼人是吧?”

    孔晓怡一副吃了大便的样子,“怎么可能!你是这么猜出来的?我觉得我伪装的很好啊!”

    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想想孔晓怡说的也不无道理,因为她确实在白天的表现很好,对于袁麦的死的惊讶,还有其他的一些行动,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表现。

    我按了按额角,“不是说你白天的表现有问题,我是说你晚上的表现。”

    孔晓怡一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样子,我明白这女孩大概是现在又是智商下线了,没反应过来,索性直接说道,“我是狼人,你晚上的表现实在是太白痴了,我早就看出你是孔晓怡了。”

    孔晓怡先是一副惊讶的样子,随即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你也是狼人……”

    话音未落。前面的张宽就抬高了声调问道,“哦,你们俩原来都是狼人?”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