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95章 狩猎者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哦?这是怎么一会事儿?”我好奇心大发,有点在意徐梦莹说的之前她想象的所谓的有趣的程度会是什么样。

    “你想想,我们大家对于别人的身份都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都认为狼人是彼此了解彼此的身份的,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就会认为狼人已经团结起来了,这样在第二天被杀的,一定不会是狼人,这是大家的心理因素。”徐梦莹沉思道,“你们完全可以用这一点做些什么。”

    徐梦莹是个非常敏锐的女孩,她说道的这一点我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因为完全没想到在这个游戏中除了狼人之外的人们是不知道狼人晚上的交流程序的。

    “不过具体应该怎么谋划,我确实暂时想不到一个比较好的策略。”徐梦莹承认道,“毕竟你才是晚上和狼人们一起讨论的人,如果你要利用这一点谋划一些东西,那么需要你对于狼人的脾气性格有一定了解,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你才能够将计划实施下去。”

    “我唯一能够做到事情就是尽量帮助你们,”徐梦莹最后总结道,“狼人们最后很可能能够直接杀掉所有人,所以我觉得这次可能更多的会依靠你和孔晓怡。”

    我紧紧握着双拳,这是超出了预想范围的发展趋势。其实对我自己来说,我当然是更希望张宽和徐梦莹能够留到最后,他们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警员,比较有可能能够更好地对付狼蛛。不过现在的形式不允许我这样做,明显的,狼人在游戏中更有存活下去的可能性。

    “我会加油的。”我最后说道。

    “你必须加油。”孔晓怡附和着说了一句,“你别无选择。”

    之后两人就是一阵沉默了。我们在队伍的最后面,大家都走向的是邵勤光的家。

    说是家当然是不贴切的,充其量只能够说是我们暂时住的地方。邵勤光的住所的门也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推开门就能够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不过已经比之前袁麦那里闻到的味道好太多。毕竟在袁麦哪里她的血迹还完全没有干掉,而且她身上的创口面积实在是太大,看上去都觉得触目惊心。

    相比较起来邵勤光身上的伤口就不是很大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他白色杯子上面有一朵大大的血花,血是从他的胸口上面蔓延出来的,可以确定的是,他死亡的方式是胸口的这个创伤。

    张宽和徐梦莹很有默契,他们看到邵勤光的尸体的时候甚至没有用语言多做什么解释,两人直接上前,带起塑胶手套开始准备摆弄尸体。

    “脚印是没有的,大家进来的时候注意不要碰到现场的其他东西就是了。”徐梦莹高声说道,让我们注意到现场的一些基本的事项,不过最后她又自嘲地笑笑,说道,“呵呵,不过这些都没什么用,我都在怀疑在这个游戏中保护现场的必要性了,反正都是没办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不是么?”

    张宽则沉着地多,“你先别管这么多,我们保护现场是我们的职责,如果不保护是肯定会掺杂一些无用的信息,这样案件的侦破会变得更加复杂。我们不能够因为任何的事情放弃我们对案件的侦破,你以前在警校学的东西全部还给警校的老师了么?”

    张宽的质疑听着确实有些刺耳,但是徐梦莹却没什么怨言,而是老老实实地开始清理起了邵勤光的被子和血迹。

    我也凑上前去看具体的情况。从现场来看,邵勤光应该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带走的,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安详,如果不是他被子上面的血迹,我完全看不出来他已经死了。

    “死亡原因,胸部中弹。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就是心脏中弹了。”徐梦莹汇报着死亡的原因,却被张宽说教了一同,“还是等具体的检查结果下来之后在下这种结论。”

    徐梦莹瘪瘪嘴,接着开始清理床单上面的各种痕迹。我仔细观察着邵勤光的死状。

    邵勤光是安安稳稳躺在床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是胸部中弹。而更加蹊跷的是,如果这子弹是从上面打进去的,被子上面应该有个弹痕才对,但是事实上,被子上面完全没有子弹穿透的痕迹,而是只有血迹。

    “对了,邵勤光是虎牙么?”徐梦莹八竿子打不着地问了一句,我心中一颤,回答道,“我记得不是的啊。”

    “邵勤光是个龅牙,但是不是虎牙,”赵皱着眉头回答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看,他的牙齿现在是这样的。”徐梦莹把邵勤光的脑袋稍微偏了偏,让他的嘴的形状暴露在我们的眼前。

    邵勤光的嘴的形状,已经不能够用普通的嘴的形状来形容了,他的嘴的形状,非常的奇特,犬牙特别的突出,让人觉得他好像是狗,或者说是狼一样。

    “在夜晚的时候,有时候狼人会进行狩猎……”赵突然念叨起了什么,他很少出现这个情况,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他一直都能够保持一种非常理智和冷静的态度,对每件事都展示着自己最最合理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团队中的定心丸一样。但是他现在突然又说起了这种话,着实让我觉得有些莫不着头脑了,他到底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赵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奇怪的目光,而是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在狼人进行狩猎的时候,村里很少有人能够进行自保,唯一能够自保的是猎人,他们身上装备了银色的子弹,这种子弹是狼人的致命敌人,狼人一旦被这种子弹射穿了心脏,就再也无法动弹。”

    赵环顾我们,接着肯定地说道,

    “大家现在还不明白么。袁麦是猎人,而邵勤光,是狼人。”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