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93章 信号为零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你的意思是说,狼蛛说这周围是瘴气和瘟疫,所以这周围就真的变成了瘴气和瘟疫?”赵满脸不相信,“可是我们上来的时候,这周围都还是没问题的。”

    “不要尝试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我摊摊手,无奈地说道,“你想想袁麦的死亡,是能够用科学解释的么?”

    “张警官,徐警官,你们是专业的人员,你们最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刚才从袁麦的死亡现场,可发现了什么痕迹没有?”

    徐梦莹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我们就是在勘察现场,所以才来迟了一步。很遗憾,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线索。”

    “周围完全没有任何的侵入的痕迹,”张宽插嘴道,“虽然门是被直接弄开的,但是里面完全没有任何的其他的被侵入过的痕迹。地板上完全没有脚印,指纹也没找到。”

    “我们尝试将袁麦脖子上的伤口作为切入点,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头绪。那个伤痕断面新鲜,看起来不像是利器所伤,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直接撕裂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一句话形容,这东西就是匪夷所思,”张宽长出了一口气,“完全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解释的,匪夷所思。”

    伴随着张宽的声音,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沉重。

    “我要联系警察。”

    魏薇铁青着脸,说出了一句话,然而她掏出手机的时候,整个脸就一下子由青变白了。

    “要是能够报警的话,我们早就直接申请警力的资源了,”张宽无奈道,“现在这个空间,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握紧了拳头。这也是我压根没想到的地方。

    之前在进行作战计划部署的时候,我想过信号虽然穿透不进去,但是至少应该有别的东西可以穿透。目前的技术来看,就算是普通的微波信号无法穿透,卫星信号总是不会失灵的,但是让我意外的是,进入狼蛛游戏之后,连我们专门拿来备用的卫星信号联系设备都已经完全没办法运转了。

    “我说过了,不要尝试用科学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我无奈地笑笑。

    “不能够联系到外面么?”魏薇还是没从这个事实中走出来。她尝试着开关机,甚至重新启动了很多次,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她最终垂头丧气地坐到了地上,双眼发直地念叨着。

    魏薇的反应让我一下子想到了之前在玩狼蛛游戏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没办法从这个密封的空间中出去,整个人感觉是完全的垮掉了,反应其实和魏薇的反应也是差不多,魏薇的反应已经是非常冷静了,甚至可以说比我的反应已经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张开嘴,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够说出一句,“我们先回去吧。”

    魏薇呆呆地站在原地,杜清紧紧抓着赵的手臂,眼睛里面已经是蓄满了泪水。孔晓怡上前去,安慰似的拍拍魏薇的后背。孔晓怡的身高比魏薇稍微高一些,她搭上魏薇的肩膀,揽着她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完全没有说话,大家脸上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都在想现在这个情况到底应该怎么办。大概是因为心情太过沉重,明明是只需要走十来分钟的路程,我们硬生生走了半个小时。

    回到村子,我们所有人都不约而同走到了高塔的下面。大概是觉得这高塔是一切开始的地方,现在拿来作为集结的地方。

    我们都无言地站在高塔的下面,突然,高塔传来一声大大的喇叭的声音,我一下子被惊了一跳,抬起去看那个大大的喇叭。

    “各位亲爱的玩家,大家上午好!”

    高塔的喇叭中,想起狼蛛啊令人作呕的声音。我抬起头看,高塔上面正好悬挂着一副大大的白布,白布上面是血红的字迹。

    “很遗憾,刚才又有两位玩家不听从我的劝告私自从游戏场地逃离,”狼蛛拿腔捏调的声音,我听了都觉得鸡皮疙瘩起一身。

    “两位玩家已经获得了出局的惩罚,”狼蛛夸张地大叫一声,“这可不是我的本意!没办法呀,惩罚还是要有的嘛!”

    “他们的名字已经被写在了我们的签名版上面,”狼蛛说道,“我好期待下一个被写上名字的人到底谁?”

    “啊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鬼畜的笑声,狼蛛的声音从大喇叭中渐渐地消失了。

    我有些呆呆地向上望着那个白布。白布上面果然多了两个名字,郭艺伟,章凯。

    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是什么时候加上去的。

    白布上面的痕迹是不是手写的,到底是谁手写的,我都不知道,当然也不想知道。这白布是直接从高塔上面吊下来的,我总是觉得有些寒碜,狼蛛为什么要加一个这样的白布,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让我们觉得害怕?

    “真的加上了,那两个人的名字,”魏薇喃喃地说道,“刚才都没有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加上去的?所有人的表情都好像是在说这句话,然而没人能够回答。赵点燃了一枝香烟,他的手有些颤抖,不太好点燃。他捏着烟,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眼圈。他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个阳光的大男孩,没想到也会干出抽烟这样的事情。

    赵慢慢地抽完了一支烟,然后揉了揉头发。他搓了搓脸,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坚定的神情。

    “我们现在去邵勤光那边吧,”他说道,“邵勤光,应该也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赵已经不忍心说出过世这种话了。虽然遇到的事情足够让我们觉得难受,但是该进行的事情还是要继续。

    “都去看看吧,”我附和地说了一句,“我们需要通过他的死亡现场,来判断袁麦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样的。”

    “毕竟,游戏可是仍在进行当中的呢。”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