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90章 血案现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大家现在是不是非常担心你们的同伴呢?”

    狼蛛做作的声线从喇叭中响起,让人觉得有些作呕。

    “不担心不担心。”魏薇嘟囔着,“死的人越多不就说说明了我们更有可能留到最后嘛,我可是很想要这些钱的啊!”

    魏薇说的有些露骨,但是这也是现在的现状了,大家其实都是为的钱来的,对于这些人的“淘汰”其实更多的是抱有的幸灾乐祸的心理。

    但是张宽徐梦莹和孔晓怡,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是比较凝重的了。毕竟只有我们知道这个游戏是真的要死人的。

    “哎呀,你们就配合一下我吧!”狼蛛装作有些玻璃心的样子,不过语气倒还是一如既往的绅士。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是觉得今天的狼蛛好像有些孩子气,跟之前的状态有些不同。

    “好吧,配合一下你。”我回答道。

    不是我想要配合他,是我确实挺想去他说的那个现场去看看状况的。所谓的现场,我们肯定能够看到的是尸体。

    让这些人看看尸体的样子……我在想象那副画面,其实还觉得挺好玩?

    我赶忙摇摇头把这种想法从自己的脑中赶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居然会把可贵的人命当成是好玩的事情……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所谓的血案现场,”我对众人说,“毕竟这是主办方的意思,我们不遵循也不太好是不是?”

    孔晓怡率先点点头。这女孩总是随时随地给我无保留的信任和支持。我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这让我感觉心里面暖洋洋的。

    “好吧,我确实也想看看。”魏薇伸了个懒腰,“感觉狼蛛大哥已经对传统的狼人杀游戏进行了不小的改造,我还是很想看看是不是加入了什么新的玩法呢!”

    我们三三两两,首先是走到了袁麦的房间。袁麦的房间是在比较靠里面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狼蛛刻意的安排,所有的女孩子的房间都安排的比较靠里面,这倒是让我觉得有些惊讶,毕竟狼蛛的行径在我的心中已经和禽兽对等起来了,确实很难想象他是这么一个有绅士风度的人,会把女孩子的房间给安排在里面,好好的保护女孩子。

    在他的眼中,不是所有人都是好玩的玩具么?

    我胡思乱想着,走到了袁麦的房间外面。袁麦的房间门是打开着的。

    我的心理咯噔一下,这实在是不正常,因为我们昨天晚上所有人的房间门都是被狼蛛反锁了的,为什么袁麦的房间门会是打开的?难道她是昨天晚上自己打开了房间门?

    不像是这样。袁麦给我的感觉还是个比较守规矩的人。爽朗归爽朗,但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么有分寸的一个人我在昨天投票杀掉她的时候还觉得有些不忍心呢。她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主动打开房间门。

    我一个健步走到袁麦的房间门口去查看现场的情况。

    “袁麦的房间门是被人从外面打开的。”

    我凑近了看看,最后说出了我的结论。这结论并不是什么复杂的结论,因为稍微一看这个房间门就知道锁是直接被人敲掉的。

    “暴力打开么……”徐梦莹轻轻说道,同时双肩开始颤抖了起来。

    “是的,所以恐怕……”我往里看了一眼,差点没缓过气来。

    房间里面的情景实在是太过惨烈了。

    地板上还有一大半面墙上,满是半干的鲜血。袁麦的身子半靠在床上,下肢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她的手往前伸着,好像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又好像在推拒着什么。

    而再往上看,袁麦的上半身则更加让人觉得惊惧。她的头向上仰着,眼睛大大地睁开,满脸都是惊恐地神色。而她的脖子上则有一道斜着的伤口,伤口的边缘极其不规则,隐隐有些白骨露出来,让人看得心惊胆战。

    袁麦的周围到处都是血迹,有些血迹已经干涸了,有的血还没有干涸,有一种暗红的光泽。

    “你们大家还是不要看好了,张宽……警官,还有徐梦莹警官,你们两位过来看看吧。”

    我的神色比较凝重。现在已经不是嬉皮笑脸的时候了。虽然我之前已经经历过了很多人的死亡,不要说这种死后景象,就算是那些人直接在我的面前挂掉的情景我都见过了不少,但是现在面对这样的画面还是觉得太有冲击性。像我这种已经经历过不少的血腥场面的家伙都对这一场面感到不适,那些还认为这个游戏就是个简单的游戏的家伙肯定看到这个场景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不知道会作出什么荒唐的事情。

    “好啦好啦,白晓博士你这么认真做什么。”

    这是郭艺伟的声音。白痴胖子显然是以为我还在说笑,他肯定认为我这样只是说着玩的,真实的情况其实并不是很糟糕,我只是故意骗大家玩的,或者是他认为我这种性格的人就是会作出那种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的反应的人。

    “白晓博士,你肯定是大惊小怪了点,这肯定是狼蛛大哥给我们开的玩笑,你当真做什么……”

    这个白痴胖子,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我绝望地转过头去看,果然,郭艺伟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想要凑上来看这边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

    不仅是他,就算是赵和魏薇这种稍微靠谱一点的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没办法了,我稍微从人群中退出去一点,打算看着他们,让他们不至于作出什么荒唐的举动。

    果然,郭艺伟刚开始看到这个房间的景象的时候,还勉强笑的出来,说什么“这个房间的布置倒是挺真实的,我都有点被吓到了……”

    呵,真实么。我冷笑着,等你发现这是真家伙的时候,估计直接被吓尿了吧!

    果然,随着一声尖叫,郭艺伟瘫坐在地上,大声说道,“袁麦姐……袁麦姐真的死了!”

    郭艺伟神情涣散地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念叨着,“死了,真的死了……”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些人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刚开始明明已经跟他们都讲好了,这个游戏可能会死人可能会出事,好心好意劝他们都下山,但是没想到这些人完全把我们的建议当成耳旁风,甚至还怀疑我们别有企图。现在真的发生了如此恐怖的事情了,又摆出一副这样的表情。

    章凯也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愣愣地看着袁麦,“袁麦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真人吧!”

    我阴沉着脸,“是真人。”我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们了,这件事情很有问题,我之前经历过一个类似的事件,里面所有人全部都已经死掉了,幸存者只有我还有另外两个女生。”

    “我,徐梦莹和白晓是幸存者。”孔晓怡站了出来。她手中紧紧攥着拳,我真是很佩服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她还能够保持绝对的镇定。

    “我们从游戏中出来之后,就开始寻求警方的援助,同时狼蛛又给我们发出了邀请,我们才来的这里。”徐梦莹也跟着过来说明基本情况。女警察到底是身经百战,对于眼前情况的耐受能力明显比孔晓怡不知道高到了哪里去。

    “所以你们说的什么,这个游戏是有问题的,这个游戏死过人,都是真实的事情?”郭艺伟愣愣地说道,他突然嘴角扯出一点微笑,强笑道,“哈哈哈,尼玛,肯定是你们在骗我,哈哈哈!”

    章凯脸色煞白,“这……真的死人了……”

    其他几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所有人都是一副死人脸。

    郭艺伟喃喃说道,“死人了……早晚轮到我!下山!老子要下山!”

    说罢,他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明明是个大胖子,他这下的动作倒是非常快捷。他嘴里一边念叨着老子要下山,一边歪歪扭扭朝着村口走去。

    管道村虽然位置在半山腰上,但是实际上是处在山腰上一个延伸出来的平台上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想要下山的话,肯定要从半山腰中间的唯一一条小路下山。

    张宽看到郭艺伟的这种失控的表现,脸上的表情也是颇有些感触,嘴里低低地说了声,“让他去吧。”

    徐梦莹也有些感触,有点好笑地说道,“这些人,真是……不说了,说多了也伤人心,哼。”

    我真是不想阻拦他下山了,现在最好所有人马上都下山,然后就剩下我们这四个人,然后我们就可以逼狼蛛现身了。实在不行,我和孔晓怡自动选择退出,然后留下身经百战的张宽和徐梦莹,这两个人很厉害的,一定能够制住狼蛛。

    现在留在这里的这些人,实在是太碍眼了。

    让他走,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情,现在这些人真是看到就烦。

    但我心中总是隐隐约约有种声音,叫我别放这个人下山,叫我一定要拦住他。

    为啥要拦住他。我有些不解,这个人不是很烦么,这个人不是一直阻拦我们执法么,为什么要拦住他,拦住他干嘛。

    不拦住他,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我心中一震,一下子回过味儿来。狼蛛之前就讲过,在中世纪的那个村子中,村子的周围总是有瘟疫和瘴气,而唯一能够保持干净的,就只有村子的这片土地而已。

    郭艺伟现在奔向的,恰好就正是村子外面的地方!

    我暗叫不妙,奔上前去,一边对张宽和徐梦莹说道,“拦住他,拦住他!”

    张宽和徐梦莹完全是一副懵逼的状况外的表情,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我没有办法,只能够身体力行先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解释道,“村子周围有危险,快拦住他!”

    张宽和徐梦莹能不能够理解我的话,我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了。我现在是离郭艺伟最近的人,现在我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尝试拦下郭艺伟。

    郭艺伟是个胖子,我的身材是比较中等的类型,我应该可以很容易的跑过郭艺伟……

    才怪啊!

    郭艺伟这个人的身体灵活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胖子的范畴了吧!这人竟然可以直接从村子的山道往下面跳,这种动作是属于高危险系数的跑酷动作,我站在山道上面都觉得脑袋发昏,郭艺伟竟然可以健步如飞地在这些道路上面穿行,真是非常厉害了。

    这样一个灵活的胖子,我怎么可能赶得上?眼见着我离郭艺伟越来越远,而郭艺伟,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从官道村的小路往下面走,先要穿过一小片林中栈道,然后就是山脚下面的官桥村。郭艺伟现在已经走过了官道村的第一节山间小路,正在往林中栈道走着。

    我一边追着他跑,一边大声劝阻他,“郭哥!前面的林子里面可能会有瘟疫和瘴气的啊!”

    郭艺伟根本不听我的话,而是接着向前跑,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在念叨着,“白晓博士,您就骗我玩儿吧!这怎么可能会有瘟疫和瘴气呢?等我跑出了这里,肯定就是阳关大道了!我现在不就是放弃比赛么!他能把我怎么滴了!”

    他能把你怎么滴了?他能把你杀了!我心里面狂喊着,脚下也不停,但是郭艺伟这个灵活的胖子实在是太过于灵活了,我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不管是怎么追都追不上。

    我生平第一次憎恨自己的脚力不够,不能够追上他。眼见着郭艺伟就要进入林中栈道了,而我和他的距离却还是剩下一大截。

    我几乎都要感到绝望了。狼蛛既然设置了瘟疫和瘴气这种东西,在之前的道路上面都完全没有设置,那么他也就只可能在这个林中栈道上面设置这个东西了。

    而就在这时,我的身边突然窜出来一个身影,同时一个清亮的女声大喊道,“郭艺伟你给我站住!”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