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82章 路人脸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要分析什么呢?情报刚才大家已经交换过了,”张宽身上背着一袋东西,那是我们这次烧烤剩下的食材。这些食材被所有组全部拿回去了,为的是让每个组的组员有可以吃的东西。本身今天烧烤用的就是从全村收集的所有食材,这所有的食材肯定是要分给每一个成员的,毕竟后面谁也不知道谁会淘汰,谁会离开游戏。

    当然,对于他们来说离开游戏就是淘汰而已,根本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我们则清楚的很,淘汰就是死亡,至少要承受死亡的痛苦。

    我曾经问过徐梦莹,狼蛛这种让人经受死亡的痛苦,但是最后又没有杀人的行为到底应该算什么。徐梦莹想了一下,说这种行为应该还是算危害了公民的生命安全,毕竟经受死亡的痛苦也算是死过一次了,这种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的。

    而且他已经杀过一次人了,别墅里面的朱杨和李闯,不就是他杀人的凭证么。他计算想要推锅给孔晓怡,也是完全说不通的事情。

    更何况,狼蛛还恐吓了一般民众,如果算上威胁张宽的行为,他的行为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妨碍警察执行公务的罪过了,而且威胁本身,也是不轻的罪名。这么七七八八一算,狼蛛不要说坐牢了,就是枪毙都够枪毙好几个来回了。

    “就是这样,”徐梦莹摊摊手,“不是罪名不罪名的问题,直接危害了公民的人身安全,也算是杀人了。”

    “不过现在这些人根本不相信我们了,”张宽身上背的东西比我多一些,但是说话完全没有喘气的样子,应该是比我都还要省力一些,经受过体能训练的人身体就是要强健一些吧!

    “我们就算是说了也没有用,让他们经历一次死亡,这就是不听警察的话的后果,”我戏谑地说道,把张宽也给逗笑了。

    笑归笑,张宽明显还是不赞同我的做法,“你想好哦,我们警察的任务不就是帮助人民么,不是让他们听话的。现在想想保护他们的生命才是最关键的。”

    “我倒是更加赞同白晓的看法,”徐梦莹说道,“我倾向于让他们迅速出局,这样的话在最后关头就只有我们警方的内部人员,要逮到狼蛛是很轻易的事情,毕竟我们已经设好局了。不过真正麻烦的就是游戏的其他参与者,既然他们麻烦的话,我们就在游戏的过程中直接解决掉这些人不就得了?”

    我头上冒冷汗,“女警官,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我一直是我们派出所的三八红旗手,可优秀了,”徐梦莹不屑地看我一眼,“你想想,到游戏最后,狼蛛肯定会杀掉人,他最后会杀掉多少人?”

    “按照他以前的风格,是8个人。他说了这次比赛会有两个胜者。”孔晓怡一边计算着一边说道。

    “是的,8个人死掉,都是重罪。最后如果剩下的是其他人,肯定会让狼蛛跑掉,但是如果是我们这些人的话,就不会让狼蛛跑掉了。”徐梦莹轻松地耸耸肩膀。这姑娘的神经真是粗大,在说起杀人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应该是她本身就是在枪林弹雨中生存下来的缘故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不会死掉。”我强调了一句,同时转向张宽,“你想想,其实不是真正死掉,就是昏迷一下,只是昏迷之前可能会有些痛苦,好吧,可能会非常痛苦,但是最后我们的目的是逮捕狼蛛不是么。”

    “如果我们有妇人之仁,就会连我们最终的目的都达不到,”我做出了总结,“我们忙活这么久,就是想要最后有个圆满的结局嘛,不要太心软,该下手就下手。”

    张宽有些心理障碍,一时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纠结,我一下子就看出来这人其实已经到了要下定决心的时候了,直接给他加上了一把火,“你想想,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是跟执法者一样?我虽然没当过警察,不知道你们执法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至少应该也有用比较强横的手段,直接把周围的吃瓜群众给驱散的?我没说错吧?”

    张宽脸上的表情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然后抬头说道,“嗯,好吧,就像你说的办吧。”

    我舒了一口气。虽然之前已经确定了我们的计划,但是张宽一直都是有些犹犹豫豫,我很担心他做到一半就于心不忍,然后就直接搅乱了计划。张宽在这个计划中是很重要的一环,毕竟他是我们这些人中武力值最强的人了,如果到时候不得不用武力制服狼蛛,到时候肯定要仰仗他的。

    不过现在他既然已经答应了,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地方了,毕竟他是个坚定的人,之前听徐梦莹讲过,凡是他确定的事情,几乎都没有半路想要改想法的。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讲讲之前都有什么比较有用的信息了吧?”

    这才是我们今天交流的重点,其实更重要的是听张宽说,毕竟这位厨子在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承担了做饭的职责,这个职责让他可以和更多的人接触,简单来说就是可以通过郭艺伟和邵勤光直接知道这两个队里面某些人的性格特点。

    “郭艺伟这组的人,郭艺伟,袁麦,乔一水,还有章凯。三男一女,队伍的领袖应该是袁麦。”

    “郭艺伟嘴巴没把门,说了很多这些人的细节。郭艺伟这个人的话,特征还是挺好抓的,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在回忆的时候喜欢抓脑袋。对了,他说的章凯好像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玩民的时候不怎么厉害,但是玩狼的时候特别强悍,很难对付。”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章凯到底长什么样,却竟然发现自己闹钟完全没有关于他印象。明明我们刚才跟这人一起在吃烧烤,但是完全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我记不到他长什么样。”孔晓怡偏着脑袋想了想,最后放弃道。孔晓怡认人的能力还是比较强悍的,至少我在和他们一起制定行动策略的时候曾经就见识过,女记者是怎么在5分钟的时间内记住派出所的所有人的。

    “我倒是能记住,”徐梦莹则是一副纠结的样子,“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啊,怎么说呢……中等身高,然后也中等身材,没了……”

    这跟没说没什么两样啊,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徐梦莹,而女警官似乎对于自己刚才的描述一无是处也有些自觉,涨红了脸说道,“你看我也没用啊,我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是就是不知道他的脸应该怎么描述。”

    “好了,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样子了。”最后是张宽出言打断了徐梦莹不知所以的描述,“你想说的,是不是就是那种大街上面随处可见的路人脸?”

    徐梦莹点点头,“不愧是老搭档啊,一下子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不像旁边那俩草包。”

    我感觉膝盖中了一剑。我不就是不知道徐梦莹的意思是什么吗,这是因为长期的合作才培养出来的默契,张宽才能够猜出徐梦莹再说些什么,这也不能够说我是个草包啊。

    虽然卧现在努力塑造的角色确实是个草包教授,但是塑造的人物是一回事儿,我自己的真实的脾气性格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啊。

    “路人脸,”张宽沉思道,“确实,你要说这种脸不好形容倒是真的,一般的容貌,一般的身材,既不会美的天怨人怒,也不会丑的让人过目难忘,这种人比较适合成为游戏中的深水狼。”

    张宽的脸上写满了忧虑。这个章凯对我们的威胁之大,看看张宽愁容惨淡的脸就大概能够猜出一二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