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73章 病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等等!”我大喊道。但是显然狼蛛根本不会因为我的声音而停下来,而是不管我的叫喊,直接往下跳去。

    狼蛛的滑翔翼带出一个非常漂亮的弧线。这人不说别的,滑翔翼至少也是精通水准,你看看他的动作是比较从容淡定的,一个滑翔翼的初学者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顺风让狼蛛的动作更加自如,他很快就滑出了我的视线范围外。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从我的头顶经过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他的一声轻笑。

    这一定是错觉吧,我甩甩头,狼蛛跟我们之间的距离真的是太遥远了,这个距离上不要说是一声轻笑,就算是平常音量上面的说话声也不太能够听清楚。

    我愣愣地看着狼蛛滑行出我的视线范围外,身后是赵的惊叹声,“哇塞,这个人真的好炫酷啊,滑翔翼什么,我只在电视上面见到过哎!你说这么帅气的出场方式,这个人是不是就是电视上面的角色啊!”

    魏薇白了他一眼,“是什么是,你还想说我们这个是个真人秀节目?是不是太天马行空了?”

    赵一脸严肃,“说不定真的是哦!你想想,一般的机构或者是个人怎么可能会出得起这么大的一笔钱来给我们玩狼人杀,而且这个村子就算是个荒村,应该也是要给里面装配什么锅碗瓢盆之类额东西的吧!还有就是这个高塔上面的麦克风,估计也要花点功夫才能够装上的哎!这个节目组真是厉害!”

    魏薇大白眼翻起来,“厉害什么厉害,都说了不一定是个真人秀节目……我们只用好好把我们的狼人杀游戏给弄完就好了,然后该拿钱的人拿钱,该滚蛋的人就滚蛋。”

    魏薇说的比较残酷,但是不得不说,这应该确实是这里的大多数人的想法,很多人听到拿钱这两个字的时候还非常紧张的样子,看来大多数人参加这个游戏的初衷,真的就是想要拿钱的。

    只有魏薇,这个人说起钱的时候一直都是比较淡定的样子,虽然嘴上一直钱钱钱的,但是没怎么见到她因为钱丧失理智情绪失控,感觉钱对她来说就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自然。

    赵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家伙不是对于两百万没什么概念,要么就是宠辱不惊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个时候还在神神叨叨地念叨着什么,“这个要是个真人秀应该怎么办,我这个样子出境会不会不够帅”之类的话。我感觉他就是有点不着调,平时说话也是蛮好玩,满嘴攀火车的,但是他的实力似乎很强劲,他这样到底是在掩饰自己的真实实力,还是就是仅仅觉得好玩?

    我对这些人都不是很了解,只能够进一步接着观察了。

    对于钱还不是很在乎的,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就是那个泼辣的妹子袁麦。这个袁麦扎着高高的马尾辫,一头红发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那种人。虽然她自己坦言说过来是因为钱,但是我觉得她不是,因为她对于两百万根本就不急切,和其他几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这也可能是她实力强劲的表现,她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够在他们那个小圈子里混成领导人物,应该实力是非常不俗的。

    我正在打量这些人的时候,冷不防旁边的魏薇也出声说道,“白晓博士,您还没介绍您的专业哪。”

    我一下子从沉思中被拽起来,有点猝不及防,发出了一个非常傻的音节,“嘎?你说啥?”

    魏薇倒是非常不相信我之前是没听到这一点,而是接着若有所思地说道,“嗯,不过我想白晓博士做的应该是个非常赚钱的行业吧,您看看您对于之前说到的那个两百万,可是一点都不动心啊!”

    我觉得嗓子有点干了,感觉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一样。该死!我光去观察别人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自己其实也没有对钱这个概念产生应该有的反映。

    不过,我转念一想,这样说不定能够为我之前的说法提供不少的证据。

    我转过身去,正对着魏薇说道,“呵呵,魏薇姑娘您见笑了,我就是个穷做科研的,我没啥厉害的地方,挣的钱其实也没多少,两百万啊,我其实做梦都想见到这笔钱的。”

    “但是没办法,”我说这就是话锋一转,“我们之前都说过了,这个钱很不好挣,稍不注意小命就会没有了哟!”

    “这话怎么说?”这句话则是旁边的袁麦说的。这妹子之前完全没有参与我们的讨论,这个时候却凑上来搭腔,应该是早就开始注意到了我们的谈话。

    “我们之前都讲过了,这个狼蛛游戏的真相是死亡游戏。”我耸耸肩,“我不觉着这个钱好挣,毕竟在生死面前,我更想直接活下去,而不是拿到钱,虽然在这个游戏里面活下去也就是拿到钱。”

    “是狼人杀游戏,”郭艺伟,也就是那个青年汉子,感觉有些不满,“你这是第多少次说错了?”

    “是狼蛛游戏。”我强调地更正了一遍,“一会儿你们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了。”

    “真的是杀人游戏么?”八人组里面一个柔柔弱弱长相清秀的女生发言了。这个女孩子之前完全没有说过话,就一直静静地坐在一边,感觉根本没什么存在感。这个时候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

    “杜清你怎么会害怕这些东西,”袁麦皱着眉头挥挥手,“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你也听他们胡说八道?”

    叫做杜清的姑娘好像原本就被吓的不轻,这个时候被袁麦这么一吼,声音更加像打摆子一样,“我没……我就是觉得害怕,这个村子本身就很吓人嘛!”女孩说道最后直接上了哭腔,我看家女孩子张大了嘴准备哭出声就开始头疼了,我大概是得了一种女孩子一哭就会头疼的病吧。

    “小清,你忍忍,过一会儿就好了。”旁边的赵有些看不过了,出言劝慰道。

    “呜哇!就是很可怕啦!如果不是赵哥你过来我是根本不会过来的!”杜清刚才还好,还根本没哭,现在哭的更凶了,基本是嚎叫的范围了。

    就算是我这么不擅长社交的人,这个时候都觉得赵刚才安慰人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了点。不过现在的形式就已经是这样的了,杜清在那边嗷嗷地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赵在这边傻站着,不知所措。

    赵好像是压根没办法一样,直接拉着魏薇的袖子说道,“魏薇姐,你帮个忙?帮我劝劝她?”

    魏薇一个大白眼就翻了出来,“你自己把她给弄哭的,你自己劝才有效的啊!”

    赵急的没办法,“我不知道怎么劝的啊,你看她哭的那么凶,她一哭我就头疼的啊!”

    我有些了然了,原来这个头疼的毛病不是我一个人得的啊。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