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69章 短信法官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们几人仍然是围坐着,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虽然每个人都在构想在后续的游戏中应该如何胜出,但是无奈每个人的想法都有说不准的地方,毕竟正式的规则还没有公布,我们现在的一切想法都只是自己的构想而已。

    而反观旁边的一群人,刚才开始气氛都还是比较融洽,甚至已经以热身的名义开始了几轮游戏,还进行了几次复盘,有说有笑。

    “他们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厉害,”孔晓怡感叹了一句,“这叫什么?无知者无畏?”

    我耸耸肩,“大概吧,确实可以这么说。”

    现在这些人的目标都是最后的奖金,而浑然不知道这个游戏的风险是要付出性命的代价的。就像之前赵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是抱着一种来也不吃亏的心理来参加游戏的。

    这些人,大概在第一天晚上或者是第二天白天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游戏杀人的真相,到时候这些人很有可能会觉得心理崩溃,进而出一些昏招,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种心理来帮助我们走的更远呢?

    我还在原地胡思乱想,就听见自己的手机传来一阵蜂鸣声。与此同时,张宽和徐梦莹的手机也响起了叮的一声,这应该是他们的手机短信的消息提示音。孔晓怡也拿出手机来看,她手机的提示音大概是震动,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过大家的手机同时收到了消息,我大概也能够推测出这个消息到底是谁的消息了。我往旁边的八人组瞄去,他们好像也是收到了消息,自己掏出了手机开始查看。

    我打开手机,头一句就是让人恶心而无语的那个腔调。

    “各位亲爱的玩家,你们好。”

    要说狼蛛也是人才,光是在手机上面发消息,也能够把这么必敬必恭的话语给说的那么恶心人,这也是算是一种才能了吧。

    “各位玩家想必已经非常熟悉彼此了,那么接下来就开始我们正式的游戏了。我首先在介绍一下规则。虽然这里面大家都是比较熟悉狼人杀的人,但是我因为某些原因也邀请了不太熟悉狼人杀的一些玩家,请各位谅解,不过我相信大家最后会觉得我邀请他们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他们会让这个游戏更加有趣的。不对,他们其实已经让整个游戏更加的有趣了。”

    我握紧了拳头,狼蛛说的是我们之前苦口婆心劝说所有人下山的举动。虽然在我们看来我们是在做正义的事情,徐梦莹和张宽甚至认为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但是狼蛛显然并不这么看,他只是单纯的认为我们这么做非常好玩而已。这人果然非常恶劣,只是把这个要死人的游戏当做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不过,比起狼蛛单纯的觉得好玩,还有一件事情让我觉得非常不妙。他这人有足够恶劣,这是我之前就知道的,还不至于因为这些事情感到恶心。但是他在谈话中暴露出来的另一个信息,则对我们非常不利了。

    我偷偷问道徐梦莹,“梦莹,我看看你手机上面的信息。”

    徐梦莹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把她的手机递给我看了看。女孩的手机是老式翻盖手机,外壳居然是粉色的,没想到这位冰山警官还有这样有少女心的一面,这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不过比起手机本身,现在更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我打开手机,往下滑到消息通知栏,看了看徐梦莹手机上面收到的消息。

    果然,徐梦莹收到的消息和我收到的是一样的,狼蛛大概是利用的群发功能,这样可以起到对我们对话一样的作用。反正就算是面对面对话,这人也是带了个面具,看不清楚面具下面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到底在说话的时候露出了什么样的神态,所以从某种角度上面来说,这人面对面跟我们交谈和纯粹的短信交流,其实差距并不是很大。

    真正让我觉得不妙的是短信的内容。如果徐梦莹这里的短信和我的短信是一毛一样的,那么有很大可能性那边的八人组收到的短信也和我手上收到的短信一样。其他的话还不要紧,狼蛛的有一句话很可能要我们的命。

    他说,这里面有对狼人杀不太了解的人。

    那边的八人组都是狼人杀的忠实爱好者,都自己组成了一个爱好者qq群的,那想必是对于狼人杀这个游戏有充分的认识,因此他们很可能能够推断出我们这边的人对于狼人杀游戏不够了解,继而针对我们不够了解这一点布下陷阱。

    而八人组的反映也证实了这一点。袁麦飞快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又转过头去说了些什么,接着往我这边挑衅地看了一眼。

    呵,不就是针对我们的弱点作出了一些部署么,还真够幼稚的。

    我握紧了手机,死死地盯着短信通知栏。

    狼蛛这人,应该不会让这么无聊的事情发生的吧?毕竟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无聊的游戏了。

    “不过,我一向讨厌玩家的实力一开始就颇为悬殊的游戏。游戏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在游戏中消除玩家本人的一切缺陷与明显的优势,每个人都凭借自己的头脑获胜。所以如果是对于狼人杀游戏特别熟悉的玩家们,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我会对规则进行适当的调整,如果你们按照自己熟悉的规则来行事的话,很可能血本无愧哦。”

    我兴奋地眨眨眼睛,狼蛛还真的把“不要因为优势而沾沾自喜”这种话也给说出来了。

    “在本场的游戏过程中,这个官道村整个都是我们的据点,大家的行动范围都不能够超出这个官道村,违者将自动视为退赛或弃权。”

    徐梦莹有些不解,咕哝道,“要这么大的一个台子么?整个村子实在是太大了。”

    我明白徐梦莹的不解,狼人杀叫做桌上游戏,桌游不需要太大的场地。

    “呵呵,别嫌场地太大呀,到时候你们说不定还会嫌弃场地不够用呢。”狼蛛就好像会直接听到我们的话语一般,徐梦莹刚刚嘀咕完,他的一条短信就发到了每个人的手机上面。

    “其实流程和玩家的构成和之前你们所熟知的狼人杀游戏比较类似,这场游戏中,我是法官,我会以短信的形式通知你们游戏的进程,我倒觉得这是挺隐秘挺好的一种方式呢。”

    “玩家共计12人,因此采用12人标准局。4个狼人,4个村民还有4个神。”

    “法官宣布天黑请闭眼阶段时,先喊狼人起,狼人可以用手势安排狼队的任务。狼队选择要杀死的玩家后,然后是女巫的用药环节,预言家的验人环节,猎人的开枪状态,白痴是否存活。”

    “法官宣布‘天亮了’,进入警长竞选环节。”

    “警长竞选——这个环节是通过发言说服别人自己是场上的铁好人,拿到“警徽”,警徽的意义是,有1.5票投票,可以总结发言。警长竞选完,宣布昨夜的死讯,然后警长决定发言顺序,最后公投。之后的白天没有警长竞选环节,黑夜过后直接进入公投讨论环节,直到好人推出所有狼人或狼人屠边,游戏结束。”

    “——本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这个游戏,当然要加点不一样的规则。”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