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68章 熟悉与信任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们有什么劣势?

    我们现在的劣势就在于,大家根本不信任我们,因为这些人根本不熟悉我们,也由于我们之前的发言太过招人讨厌,这些人根本不想来熟悉我们。

    虽然我们因此不能够熟悉剩下的这些人,但是这些人都是狼人杀骨灰级爱好者,想必技术比我们只好不差,就算是张宽也不一定玩的比他们好,更不用说我这个小白菜鸟了。

    但是这些人对于我们的熟悉程度就不一样了。在他们看来,我们也是狼人杀爱好者,是接受了狼蛛的邀请前来的,而且在开局的时候还很骚的用了一个请人下山的套路。虽然我们是真心实意觉得这个游戏危险,真心实意想要他们下山,但是奈何人家好心当成驴肝肺,不理解我们,那不管我们说什么都是白搭。

    不过,既然他们认定了我们是高手,这样就相对比较好揣测他们的套路了。而且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些人对于我们的不熟悉,来布置一些陷阱。

    事实上,通过刚才徐梦莹的说法,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说这个游戏就是关于信任与不信任的游戏,往日里无条件信任彼此的朋友,在这个游戏中可以肆无忌惮地怀疑彼此,甚至说是可以无条件地怀疑彼此,反正这是游戏,也无所谓。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游戏流行的缘故吧。

    熟悉这个词,总是带来的是信任。人们对于自己熟悉的人更加信任,这是人之常情,我觉得非常能够理解的。但是在这个游戏中,熟悉反而会更加带来信息的泄露,熟悉并不能够带来信任,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游戏总是能够反映的人的需求的,我记得我在麻省理工的时候有人曾经这样告诉过我。不过这人是谁,我现在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

    在麻省理工实验室,他是唯一一个愿意帮我带咖啡的人,但是说来好笑,我居然记不得他的名字了。

    “白晓,想不想喝点清咖啡……”

    我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分心的东西。现在没有时间给我去想这些东西,我要做的当务之急,就是弄好手上这件事情,为我们眼前的这个事情像个好的对策。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隔壁的那些家伙根本不想来熟悉我们,我们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一点,给他们输入一些错觉。”我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比如说,通过某些手段告诉旁边的这些人,孔晓怡在说谎的时候喜欢皱鼻子……”

    孔晓怡失声否认,“谁说谎的时候喜欢眨眼睛!我才不喜欢在说谎的时候喜欢皱鼻子呢!皱鼻子什么的,不是太毁形象了么!”

    我有些不高兴了,“孔晓怡你配合我一下,我就是打个比方。”

    没想到孔晓怡神秘一笑,往其他人坐的那边一看,接着说道,“没事,是我太神经质了,你接着说吧。”

    “我们通过某种信息泄露出去这个情报之后,旁边那些人一定会信以为真,我们在后面就可以通过某些手段,让他们认为,孔晓怡在撒谎,进而推测出我们想要他们推测出来的一些信息。”

    “比如说,后面孔晓怡拿到的是女巫牌,在后面发言的时候,孔晓怡说,她自己是个普通的村民,这个时候鼻子皱了一下,狼人们就知道她在撒谎,就知道她是个神,后面就会直接杀掉她。”

    我耸耸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想我们现在应该策划的是,应该怎么泄露出这样的信息,才能够让他们信服……”

    我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眼睛往旁边瞄去,同时响起了刚才孔晓怡的那句话。

    “皱鼻子什么的太毁形象了。”

    这句话说的可不小声,想必旁边的人已经听出来了。我转过头去一看,果然,旁边的众人现在都在窃窃私语,应该是因为孔晓怡刚才的那句发言而讨论着。

    “哈哈,这好玩儿,我喜欢这个。”孔晓怡拍拍手,神态轻松,好像欺骗别人是件很好玩的事情一样。

    我嘴角一抽,今天是怎么回事儿,警察因为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家人而沮丧,记者却因为可以说假话而感到好玩儿?这是什么世道哟……

    “是个不错的计谋,”张宽却皱着眉头,摇摇头说,“但是刚才的方法有点太草率了,我觉得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不会相信,要想一个他们会相信的策略。”

    “没错,”徐梦莹也是一脸的犹豫,“怎么样能够让他们觉得这人就是有这种性格?这是非常难办的。我觉得最麻烦的就是这一点了,特别是你之前也说了,这些人现在是认为我们是高手了,”徐梦莹说着扯着嘴角苦笑一声,“虽然我们这些人根本但不上什么高手的名号,但是他们就是这样认为的,我想我们就这样暴露出来,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我们。实话说,我觉得刚才那个做法都有些粗糙,至少我不认为是个很好的做法。如果是我,旁边哪个队实力很强,但是又说出这种话,这会让我怀疑,进而发现我们公布假信息的意图,进而再推测出我们的真实意图。”

    孔晓怡缩缩脖子,“我会开发出更加可信的套路的。”

    “不是更加可信的套路,”徐梦莹皱着眉头,冷美人身上的冷气更重了,“我觉得我们要换个思路了,白晓之前说的他们认为我们一定是高手,这一点其实对我们已经够有力的,可是我么自己不会用,有点可惜。”

    “其实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张宽接着说道,“他们之前都说过了,他们是狼人杀俱乐部的成员,还得过奖,参加过全国比赛,这些人都是不知道厉害到哪里去的人,他们想必也是知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的。”

    “我觉得脑仁儿都要炸了,”孔晓怡嘟囔着,“我怎么觉得反而是二十一点这种纯粹的概率游戏才更好玩。”

    “21点那也并不是纯粹的概率游戏,”徐梦莹也是参加过那个游戏的人,这个时候出言纠正孔晓怡的说法,不过她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面多纠缠,接着说道,“这个游戏说不定也并不是关于信任与不信任的游戏,我们还是等待狼蛛给出正式的规则再说吧。”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