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66章 隐规则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虽然孔晓怡这么说,我却并不认为她是在说真话。女孩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向来善解人意,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她大概是看我实在是太沮丧,才说出这样的话的。

    “没事,孔晓怡,我没有沮丧,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我苦笑一声,“我确实对狼人杀这种游戏的规则不是很了解,我在学校基本就是做研究和读书而已,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玩过这种游戏,”我顿了顿,看了看旁边的几位,说道,“各位好像都对这个狼人杀非常熟悉,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怎么玩。”

    “我之前提出说让如果有必要,可以在第一回合战略牺牲我,当然是有道理的。你们想想,我对于这个什么狼人杀游戏根本就不了解,跟你们比起来自然对于这个游戏不熟悉,不是更可能被弄掉。”

    我尽可能耐心地跟大家解释了我为什么要主动提出在第一回合送死,这可不是我想要送死,只是因为我确实没得选,我又想死的稍微有意义一点。

    然而孔晓怡却并没有被我劝服一样,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你要是以为我刚才那么说是在安慰你,那你就错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为了想要安慰人就胡说八道的人么?”

    我默不作声了,孔晓怡是个非常照顾别人情绪的人,但是确实,她应该不会光为了照顾别人的情绪就胡说八道,这是她的性格使然。

    孔晓怡看我默不作声了,接着说道,“你想想,我们之前的狼蛛游戏当中,除了狼蛛告诉我们的规则之外,是不是有一些规则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思考,进而得出的?”

    “在第一次的丧尸游戏当中,狼蛛只是叫我们看着选项选最可能存活下来的一种选项,但是根本没跟我们讲那些选项到底是什么。而实际上,那个游戏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叫我们选出在丧尸游戏的语境中最后最可能存活下来的选项,而是最后只会有两个人剩下来的选项。”

    我沉默了。孔晓怡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在丧尸游戏当中,我也是玩到了第三轮才察觉出这个游戏本身并不是想要选出正确合理的选项,而是要选出最后只有两个人存活的选项。

    换句话说,只剩下两个人,这两个人最终成为胜者,这才是这个游戏的初衷。

    “而在第二次的21点游戏当中,狼蛛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说过了这个游戏会完全复制赌场的环境,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大家还要按照一个纯粹的概率游戏来玩,也是根本行不通的。你是最先察觉到这个‘还原赌场’的环境到底指的是什么环境,因为你最先选到了庄家的位置。”

    确实,21点游戏好像是个纯粹的概率游戏,不管是用算牌还是出千的方法都有选择要牌或者不要牌的选项,参与者要从这些选项中选出最可能胜利的一种选项,而下一张纸牌可能是任何一张没有被出出来的纸牌。这好像是个纯粹的概率游戏。

    但是实际上,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设置了文字陷阱,狼蛛的“赌场还原”的大前提就已经限定了这个游戏的庄家必胜的准则,而之后的游戏中,也是因为孔晓怡一语揭穿了庄家必胜会让游戏变得索然无味,因此才临时改编的规则。

    在这场游戏中,也是我最先想到狼蛛可能直接使用了庄家必胜的规则,来让庄家的利益最大化。虽然我没有明确的证据,我最多也只是赌一把,但是我确实是赌对了。

    “白晓博士,你真的很让我觉得佩服,”孔晓怡的言语稍微放了轻柔了些,我有些红了脸,我还是不擅长被人夸奖。

    “之前狼蛛的两个游戏都被你直接觉察出了他制定这个规则的真实目的,所以我觉得,在这次的游戏中,你一定也能够想出他制定游戏的真实目的!”

    孔晓怡的声音斩钉截铁,“白晓,虽然我们对于这个狼人杀游戏纸面上的规则是了如指掌,但是在所有人当中,只有你是最了解狼蛛的想法的人,只有你才可能能够察觉狼蛛除了表面上的规则之外还会制定什么隐性规则。”

    “隐性规则,我老爸好像也提过这个东西。”徐梦莹若有所思,“如果没有我老爸,我在21点那个游戏的时候肯定就已经失败了,我老爸说,狼蛛的每一个游戏都有一个隐藏在正式的规则之下的规则,他把这样的规则称为游戏的内核,他还在私下里偷偷告诉我说,在21点游戏抢庄的时候如果他稍微反应慢一点,就肯定抢不到庄家了,最后能不能够获胜也非常难讲了。”

    “他还很臭屁地说自己最能够看透狼蛛的计划,一定是个玩狼蛛游戏最厉害的人,”徐梦莹说道这里的时候笑了起来,大概是想起来自己的父亲自得的样子。冷美人一笑起来更加耀眼,并且因为平时不见她的笑容,这个时候见到反而更加让人觉得惊喜。

    “不过我听晓怡讲述的来看,白晓你比我爸爸还要敏锐,说不定你真的有这样的能量,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狼蛛游戏的内核。”

    两位女孩的鼓励让我对自己稍微多了点信心,“那……好吧,我试试。不过等我找到了游戏的隐性规则,我会直接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把我牺牲掉,也是没问题的。”

    张宽横了我一眼,“白晓博士,你莫不是读书读傻了,怎么这么热爱这种扮演英雄壮烈牺牲的游戏。”

    我张口结舌,“我没……”

    “好了,如果真是要牺牲一个人的话,那肯定是先牺牲我的,”张宽语重心长,“你们都是玩过这个游戏的人,你们对于这个疯子更加了解,更有可能走到最后。最先牺牲我,比较划算。”

    “其实也是根本不了解狼蛛的,我觉得我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够说自己真正了解了他,”孔晓怡摇摇头,苦笑道,“这人真是太难以捉摸了。”

    “而且,张宽警官,你是有留在这个地方的必要的,”我着重说了警官两个字,接着说道,“警官,您想想,我们这里,徐梦莹是个普通的民警,你怎么来说也是派出所所长,管事儿的,你警官证一亮出来大家都要被吓到,你就算是为了威慑的本事也应该在这里留到最后。”

    张宽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又抬头道,“要不我把我的警官证给你用?”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