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59章 质询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们没有掩饰……”徐梦莹下意识就想否定,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吧,想要保护自己的上司。

    然而张宽完全不顾她的说辞。“没有掩饰?我现在收到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这是……”徐梦莹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这东西都在我的手上了,你们还想不告诉我?”张宽几乎已经在电话中咆哮了起来。我隐隐约约能够听见他的女儿好像是在喊他,如果不是他在家里的话,可能这会儿已经吼起来了。

    徐梦莹握着电话,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她抬头求助似的看向我们。

    我沉默着回望过去,片刻之后才挥挥手说道,“告诉他吧,瞒不下去了。”

    “你们还好意思说瞒我,”张宽低声怒吼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案情有进展都要告诉我,你们现在是想搞个什么大新闻出来?”

    “张队,不是案情的问题,”徐梦莹苦笑一声,接着说道,“这是这个事件,本身就是个类似于都市怪谈的存在……”

    徐梦莹三言两语就讲完了狼蛛游戏的大概经过,紧接着就是张宽那边久久的沉默。

    张宽大概是太过于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过了好一会儿才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孔记者写的这个狼蛛游戏其实并不是一个游戏,而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一件事情?狼蛛游戏也不是她杜撰的?你是说我手上收的这个邮件,里面说的这个游戏,就是指的狼蛛游戏?”

    连珠炮一般的几个问题显示出张宽对于狼蛛游戏的难以置信。对此,徐梦莹也只能够好好安抚他道,“张队,我知道这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我保证我说的都是事实。”

    “这已经不是难以置信的问题了……”张宽喃喃道,看来狼蛛游戏对于他的冲击确实很大。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按照你的意思,孔记者在报道里面说什么这个人可以徒手杀人什么的,都是真是存在的事情?”

    “是的,”徐梦莹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更确切地说,孔记者在报道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是原始还原了我们之前的经历。”

    “那为什么整个房间中的尸体只有两具?他隔空杀人,还想杀就杀?还能够限定别人的死亡方式,这也太扯淡了!”

    张宽的语气中仍然是深深地怀疑。比起质疑我们,他现在的语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有的这些问题我们都还不清楚,”徐梦莹冷然的语气中也带出了一丝惶恐,“我们的经历和之前孔晓怡写的报道上面是完全一致的,至于为什么房间中最终没有尸体,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徐梦莹的声音中充满了困惑,张宽那边听到了之后良久地沉默一阵,最终重重叹了口气,“好吧,我们一起来查。”

    张宽那边背后又想起了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张宽最终匆匆道别,然后挂断了电话。

    电话虽然挂断了,但是徐梦莹还是抓着电话,呆呆地说道,“他知道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徐梦莹和张宽之间的关系,可能不仅仅是上司和下属之间的关系了。我无意陷入这一出家庭伦理大戏里面去,只能够劝慰她道,“没事,会解决的。”

    徐梦莹过了还一会儿才收拾起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点点头说道,“好的。”

    “我们现在看看这个集合的地点和时间吧,”现在对于徐梦莹来说,最重要的是给她一点事情做,让她能够从张宽被卷入事件的沮丧当中尽快脱离出来。

    “你关心张队,这些我们都知道,现在去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孔晓怡也非常适时地开始劝解她,“我们现在比较实际的是想想,我们要对此作出怎样的应对,怎样才能够帮助我们逮到狼蛛。”

    徐梦莹对于情绪的把控能力也挺强的,听到孔晓怡这样劝慰她,很快就接受了孔晓怡的说法,振作起来看着邮件上面的消息。

    “我看看,婺源,是在山西是吧。”徐梦莹说着就打开了电脑搜索了这个地方。

    “话说回来,你们都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我是帝都人。”我老实回答,“其实我本来不是住北京的,我老家在南边儿,但是做研究就去了北京。”

    “我是湖南一个小县城的。我是我们县城的报社的记者。”孔晓怡对于自己的出身有些含糊其辞,大概确实是个很小的县城。

    “我不认识有人在婺源,一会儿等张队回来之后问问他在那边有没有人脉吧。”徐梦莹接着放大了地图,“我看看,这地方,好像不是在别墅区。”

    我凑近了看,屏幕上面显示的建筑刚好是在风景区。我感到有些费解了,这和我之前推测的有些不同。我原本以为按照狼蛛的行事风格和狼蛛游戏本身的特点,这一次的狼蛛游戏应该也会是在别墅区,狼蛛很有可能单独找一个别墅来跟我们展开游戏,没想到他会在风景区安排游戏地点。

    “拉进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这好像是风景区里面的一个民宿。”徐梦莹凑近了看看,最后得出结论,“婺源是个很有名气的村庄,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村庄之一,至于为什么狼蛛选了这个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狼蛛选这个地点的逻辑,我无法捉摸。比如他这一次进行游戏为什么要选择鄂尔多斯,又比如,他进行下一次游戏为什么要选择婺源。

    “这个风景区严格来说是个县城,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乡村呢。”徐梦莹看着屏幕上面的魅力风景,但是语气中却是满满的担忧,“不过我觉得有些担心,你想想,既然是乡村,我们根本没办法直接对它进行监视。如果我们有什么行动想要布置,也没办法。”

    “监控么……我倒是有个想法。”一个想法在我脑中形成,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哟,科学家的计谋,倒是很值得人注意啊,说来听听,”孔晓怡打趣我道。虽然我之前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濒临崩溃,但是我完全没有要怪她的意思。这本来就是我的错。孔晓怡在大多时候还是很照顾人的情绪的,比如在现在,她就是在照顾我的情绪,尽量通过一些俏皮话让气氛活跃起来。

    “我这会儿不说好吧,”我挑起下巴指了指电脑屏幕和手机屏幕,“我总是觉得狼蛛仍然在监视我们,我们换个地方讨论好么。”

    我指手机屏幕和电脑屏幕,其实是我思考之后的结果。我们现在能够知道的一点是,狼蛛可以非常近距离地监视我们,这样的监视是如何做到的?我唯一能够想的可能性就只有他直接黑入了我们的手机和电脑,从而监听和监视我们。

    “有能够完全屏蔽信号的房间么?”

    “有的,”徐梦莹也是聪明人,看我的动作就一下子心领神会,“隔壁的审讯房间就是个完全的电波隔离房间,我想能够满足你的需求。”

    “好,我们那里说详细的情况。”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