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56章 撤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徐梦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您的意思是,我们全部撤出这个案子了?为什么!”

    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个案子会移交刑侦大队?之前徐梦莹跟我们就讲过,这种有人死亡的案子确实应该直接移交上级,但是因为派出所的人比较了解当地的情况,一般会指派一到两个人去跟进。这个案子中明显就是徐梦莹和张宽两个人在跟进这个案子,现在案件还是不明朗的状态,张宽的女儿还是被人监视的状态,就要撤出了这个案子?张宽怕是在说笑的吧。

    “撤出,现在,立刻马上撤出。”张宽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口气中仍然有些疑惑和不解,但是下的指令却非常坚决。

    虽然我和张宽只有短短的一段接触,但是我还是大概摸清楚了这个派出所的侦查队长是个非常认真负责的人,至少不会因为一点小挫折就放弃自己的行动。我不得不怀疑他放弃行动其实并不是他的本意。

    “张队,如果是欢欢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受到威胁,我们可以保护她。您也亲自在那边的,我想我们没必要以撤出行动为代价。”徐梦莹说的非常冷静,但是她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丝颤抖。应该也是在犹豫。

    “欢欢现在很好,我看见她我就放心了。你相信我,我是十年老刑警,知道被别人监视是什么感觉,也知道什么地方能够监视别人。我感觉了一下,我觉得周围没有什么呗监视的神秘感觉。”

    说道欢欢,张宽的声音稍微放的轻松了一些。我倒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相信他真的不是因为欢欢撤出行动的。我之前就听说过有些老刑警经验丰富,特别是那种精于盯梢的老刑警,感受人的目光的能力那不是盖的,所谓的气息和监视之类的话也不是吹牛和骗人的。

    “那为什么要撤出?我们就加入进去不好么?完全没有我们任何的坏处啊!”徐梦莹的声音中充满了不解。虽然还是清冷的声线,但是不解的情绪还是能够让人直接感觉出来。

    “当然是有了要撤出的理由,我们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张宽深呼一口气,说道,“我这边收到了一封短消息,发件人是个来自江苏婺源的号码。”

    “婺源,那边不是电信诈骗最多么,你不要去相信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也就只有你这种老实人会按照人家婺源的短信上面说的来做了。”

    徐梦莹毫不客气地指责着自己的上司。我嘴角一抽,虽然知道这俩人的工作方式就是这样,但是还是会觉得有些违和和好笑。下属不怎么需要人操心,反而是下属总是去关心上司。

    “不是,我这边接了,也看了是个重要的东西。”张宽的声音有些急切了,话语中还有点被遮盖地严严实实的小委屈,应该是在想自己不应该被下属这样责备。

    “我给你念念短信好了。”

    “尊敬的各位,我非常欣喜地发现,你们好像对于我的游戏非常感兴趣,并且已经将追踪开展到了我始料未及的程度。这让我感到由衷的惊喜,我诚挚地邀请各位参加于下周举行的新一轮游戏。”

    “后续信息本人将以短信的方式告知各位,敬请各位大驾光临。”

    “就是这样,没头没脑就发到我手机上面了。”

    虽然张宽还在说这个短信没头没脑,但是就算我们房间中的三人都明白,那就是这短信所谓的游戏到底是指的什么,各位又是指的谁。

    “这个游戏到底是指的什么?嗯?你知道么?”

    张宽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之前没有参加过狼蛛游戏,所以对于游戏本身的内容应该是完全不了解的。不过就算是不了解,恐怕孔晓怡那篇报道也能够给他带来深刻的印象吧。

    “张队,这个游戏肯定跟那个狼蛛有关系吧,您报个号码我对照一下。”徐梦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的,但是我怎么听怎么听出了一丝慌乱——这可能是因为又有人卷入了狼蛛游戏之中。虽然现在看来在游戏中死亡的人在现实中也不一定会死掉,但是毕竟之前还有朱杨和李闯的尸体摆在别墅中,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狼蛛游戏本身是有风险的。虽然确实有全身而退的人,但是毕竟还是有风险会死掉。

    死亡的风险,不论怎么讲,都是硕大的风险。

    徐梦莹虽然面上一直都是冷峻的神情,但是我总是觉得这人其实是个内心温柔的人。如果不是内心温柔的话,是不可能在自己老爸打电话的时候露出那种温柔的表情的。

    我试图带入徐梦莹的这种性格特点,推测她为什么在听说张宽要加入游戏之后会是这样的反应。结果不言而喻,徐梦莹不想张宽送死。狼蛛游戏实在是段太痛苦的经历,不管是死亡还是活着,从狼蛛游戏中出来之后,我总是觉得我们都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了。

    张宽报出了一串号码,徐梦莹在手机上面敲敲打打,同时关掉了免提键,用手捂住听筒,同时用尽量小的声音问我们道,“能不能让他不去?”

    “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我有些烦躁。张宽这人给我的感觉非常好,我觉得他就是个非常尽责的好警察,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他受到狼蛛游戏这样的折磨。

    “看看到时候我们就自己去,或者是叫他退出,”我无奈地笑笑,“但是他如果退出他肯定要弄清楚这是什么游戏,而且我觉得徐梦莹,就光你一个人参加比赛这一条,我觉得他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会把你保护好的。”

    我的话音刚说完,我的手机就响起一阵峰鸣。我抓过手机上面一看,只能够看见号码是江西婺源的。

    江苏婺源,这地方有什么特异之处么?我眯上眼思考了一小会儿,突然想起来,这就是之前给张宽发短信的那个号码归属地的啊!

    我慌忙打开手机,查看着里面的消息,最后发现里面只有一条短信,几个字,“明智的选择呢。欢迎你们四位的加盟。”

    我要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才能够勉强冷静下来,不让自己把手上这个手机给摔掉了。

    这人简直就跟苍蝇一样!

    我火气上冲,冲徐梦莹说道,“跟张宽说,叫他不用管这个,这就是个恶作剧。”

    我倒要看看,我就是不作出狼蛛所谓的明智的选择,他又能拿我怎么办。

    徐梦莹依言给张宽回了话。张宽还是非常不放心的样子,又跟着多问了几句,最后还是不放心地挂断了电话。

    张宽一挂断电话,我手机就想起了疯狂的蜂鸣声。

    短信,一条条的短信,直接把我的手机收件箱给塞满了。

    “哎呀,真是调皮的决定,现在人不齐了,完不成游戏了,这可怎么办呢。”

    “你这样不合作,我真的很难办啊,本来就是玩个游戏,又不会少块肉,你就叫他来吧。”

    “或者说,你想叫我拉上别人?我很难遇到这么有趣的人啊。”

    我要感谢我的控制力,让我没有把自己的手机给直接甩出去。狼蛛这人说出的话实在是让人觉得太过气恼,我甚至有一种直接杀掉他的冲动。

    “或者说是,你想看到这些照片?”

    短信最后,变成了赤裸裸的恐吓短信。我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短信中发过来的一条条,我的父母的照片,徐梦莹的父亲的照片,还有孔晓怡母亲的照片。我怎么看怎么觉得瘆得慌。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就是报警吧,但是如果是警察都被这样的事情困扰,还如何报警呢?

    最后几张照片,是我父母的私密照片。这大概是狼蛛的最后通牒,只要他想杀掉我的父母,那简直是易如反掌,毕竟隔得这么近,而且我父母又是如此的毫无防备。

    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把自己的手机往沙发上面狠狠一砸,最终还是捡起手机,一字一句地输入,“我接受条件。”

    “很好,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实在不想看狼蛛写给我的什么这是正确的做法之类的,我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想帮助张宽,帮助这两位女生,同时也是帮助我自己成功结案。我以前所唾弃的日常生活在现在我看来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现在就想像平时一样,回到家,洗澡睡觉。但是现在我还是要绷紧了神经。这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

    “我的要求不高,我就是想看看张宽进入游戏之后会是什么反应。”狼蛛发过来的短信字里行间都是充满了嘲笑,我猜想这个恶劣的家伙说不定就在我们的附近监视着我们。青年犯人大多如此。

    “你们四人,一个人都不能少。”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