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55章 社会边缘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没有线索,这大概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头疼的问题。

    一片沉默之中,徐梦莹的手机响了两声,是一条短信。徐梦莹拿起手机瞟了一眼然后说道,“我这边拿到钱之后就联系了金融科的同事,刚刚他们给了我新的消息。”

    我恍然大悟,狼蛛说的我们这些胜者会有奖金,每一轮当中都有自己相应的奖金,这次游戏的奖金我们一共加起来有133万元左右。这样的一笔巨款如果真的是通过正常的途径被收回的话,应该是很好追踪的。特别是徐梦莹这边还有专门管这个金融的同事,追踪这些事情岂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怎么样?能够追踪到他的卡号嘛?”

    我问道。虽然知道狼蛛这人确实非常狡猾,之前不管是什么马脚都没有露出来,他简直就好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而他在这个世界中留下的痕迹也是一点都不存在了,直接消失了一样。

    果然,徐梦莹重重叹一口气,之后答道,“没有,金融科的同志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追踪他,根本没办法追到。就算是有他的卡号,但是这个卡号的主人最后打电话过去问,人家说这个卡已经掉了或者是遗失了很久了,换句话说,这个卡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

    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下,一下子想到了在狼蛛游戏过程中狼蛛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能够直接近距离地看到我们的家人。我不禁想,如果狼蛛真的有这种特意功能,应该是很容易顺到一个人的银行卡,更不用说银行卡的密码了。

    “所以说从卡号这个上面追踪也不行了。”孔晓怡抓抓自己的头发。她是个短发姑娘,抓抓头发倒是不要紧,但是抓了抓之后整个人显得呆毛翘起,不得不说有一点可爱。不过她自己想必不会这么觉得的。

    “是的,而且我们的悬赏令也发出去了,但是问题不是这样的人太少了,而是这样的人太多了,线索一抓一大把,抓出来的,我们录下了电话的声音拿给举证人去听,他们又都说不是。说有点像的,我们顺着这些人去查,他们指认的嫌疑人又都有不在场证明,”徐梦莹两手一摊,“你看看,这简直是无解。”

    “不行。这个人简直是完全没破绽了,我们根本抓不住他。”我苦笑一声,若有所思道,“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我们甚至都不能够直接肯定他的存在。你知道的,我们现在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没有他的dna也没有他的指纹,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的身份的东西,这样的人,我都怀疑他是否存在。”

    孔晓怡听到我的推论,显得有些感兴趣了,“你是说,他根本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中?但是狼蛛游戏确实是这个人邀请我们参加的,如果你说他根本不存在,那么到底是谁让我们参加的游戏?他当时还站在台阶上面发表了一通个演说呢。还有刚才打过来的电话,你的意思难道是,这个电话完全就是非人类打的?不可能的啊这个。”

    “我不是说狼蛛这个人在世界上面是不存在的,”我有点无语。孔晓怡这人的思维有些天马行空,而且有的时候还能把我给拽到跟她一个思维方式上面去,不得不说这也是她的厉害之处。大概这也是记者的魅力吧。

    不过我还是要提高警惕,至少不能够被她绕进去了。我稍微梳理了一下思路,回答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个人就是虚无缥缈的,这个人当然还是存在的,要不当时是谁站在楼梯上面跟我们讲规则,后面又是谁给我们打的电话,鬼么?”

    “说不定真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孔晓怡小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简直是懒得理她了,如果真的跟着她的思路接着往下想,我觉得我们总会越走越偏的。

    “你成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不可以么。”我吐槽一句,接着按照我的想法说道,“这个人从物理意义上面肯定是存在的,要不然也就不可能有人给我们打电话了。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根本不属于现代社会,我们传统的手段是根本找不到他的。”

    徐梦莹品出味儿来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个合法居民?”

    我点点头,“我猜是的。你想想这人,好像一直很闲。你想想,开发出这种游戏,还要租到这样气派的房子,一定是个有钱又很闲的人。说不定是哪家的黑户富二代?”

    “黑户富二代不太可能,”徐梦莹看了我一眼,难得地吐槽了一句,“我说,白晓你现在脑子里面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啊,你是不是被孔晓怡给带跑了啊。”

    黑户富二代私生子的理论我自己说出来就后悔了,这会儿只能讪讪一笑转移话题,“我的意思是说,这人是个社会边缘人,至少是个社会关系不是非常密切的人。你想,如果是个社会关系非常密切的人,怎么可能是这个状态……”

    “社会边缘人,这种人和社会中其他人的关系不太紧密,如果真的是犯罪嫌疑人的话会非常好藏匿呢。”孔晓怡若有所思。我只是知道社会边缘人这个概念,单纯地觉得狼蛛有点像而已,但是不能够像孔晓怡这样分析地头头是道。这个年轻记者,没想到涉猎倒还颇广,这些东西也知道。

    “如果真的是社会边缘人的话,这种人根据我之前的经验来看,都是些小虾米的啊,没有钱和权利,更没有什么脑子,好对付的很。”孔晓怡最后总结道。我其实很想知道她所谓的从前的经验到底是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孔晓怡她想讲就讲吧,不想说也就算了,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只是这姑娘三教九流无一不晓,还是让我觉得有些想要多多了解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人还是不能够轻敌的。”徐梦莹打量了一下我们,“他有多厉害,你们自己最清楚不过。我反正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跟他正面对敌的打算。”

    “没事,我想下次我们都会有些经验,都会有所行动。”孔晓怡元气满满地说了一句,我本来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看她信心满满的样子,我自己也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克服的。

    “好吧,”徐梦莹有些丧气,一向冷静自持的脸上也出现了少有的沮丧神情,“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开心,我们现在只能够等他联系我们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我一向不喜欢被动,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跟等死没啥区别,就是在等死一样。”

    “别这样讲。我们现在手上有了足够的资料,我们知道我们下次去的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孔晓怡显然并不这么看。这个女孩儿好像随时都能够保证自己有一个乐观的心态和正确的态度,这种积极向上的态度很能够感染人,至少我觉得听她这么一讲,我的心情也稍微好转了起来。

    “我们现在就等着狼蛛联系我们?这要等多久去了,还不知道这人会不会联系我们呢。”徐梦莹习惯性地从最悲观的角度思考着问题,紧接着就是抛出一个比较现实的解决方案,“这样好吧,我们一边等着,一边呢,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去搜集相关的线索,毕竟这个线索也是很重要的,万一最后狼蛛迷之消失,我们还是得按照正规的执法流程来走……”

    徐梦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接起电话,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免提键。

    “张队的电话。”徐梦莹简明扼要说明了情况。

    张宽之前是担心他家闺女的情况,直接回家去看看自己女儿的安危。这会儿打个电话过来,也无非是想要报平安吧。

    张宽一上来没有说他那边的情况,而是直接问道,“你们这边进展如何?”

    “张队你好,我们这边按照常规流程在做案情的梳理。”徐梦莹没有照实回答说我们在查案子的时候遇到了瓶颈,应该是不想让张队太过担心。毕竟他还担心着自己的女儿。就算是他现在已经到家了,已经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了,但是狼蛛的偷窥还是让人难以心安,这个时候就不要再给张宽施加心理压力了。

    “是么,那就接着查。”张宽的声音还是有些慌乱,但是比起刚才在警局中的惶恐又好到了不知哪里去了。他后面隐隐约约听见了几声小女孩儿的清脆声音,应该就是张宽的女儿的声音。看来,至少目前为止,张宽和他的女儿还是非常安全的。

    “好,我们接着查,您放心。”徐梦莹干练地回答道。我其实有些意外,徐梦莹给人的印象其实有些冰冷,但是从今天这个事情来看,她还是很关心别人的。

    “不是,基本线索梳理出来之后就移交刑侦大队吧。如果做技术检查的科室遇到问题,也让他们直接去找刑侦大队。这个案子从现在开始全部移交给他们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