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54章 洗钱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洗钱?

    这是个我完全没有想到过的答案。洗钱这种事情,怎么会这么大动干戈。

    “你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这个回答也是有我自己的思考的,”徐梦莹看到我脸上不相信的神色,似乎是觉得有些受伤,嘟着嘴道。

    “我这么说,其实是在想,过了狼蛛游戏之后现实生活中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你知道,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我有些感兴趣了,徐梦莹的推测或许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理有据,这样就很值得让我听听了。

    “你想想,之前在狼蛛游戏中,有什么东西是发生了改变的?”徐梦莹板着手指数,“你要说死了人,其实这些人也没死。死掉的两个人,狼蛛自己还觉得非常懊恼,应该并不是他本意想要他们死掉的。除此之外,其他人,包括我爸,好像都不记得狼蛛游戏了。他应该也不是想要通过这个游戏产生什么影响力。还有就是选拔出来我们这些人,但是他最后直接把我们放走了,我觉得他的目的也不是我们这些人。”

    “其他对现实生活中产生的影响,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最后达到我们账上的133万块钱。这是个大数目,直接打过来的,没有税。所得税本身其实也是应该我们自己交的,这个倒是无所谓。”

    “关键的是,如果我们在后面的游戏当中输掉了之后,这些钱,是收回还是怎么呢?”

    我身体一僵。钱,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没有考虑过。

    “洗钱……能大概讲讲是什么原理么?”我以前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个概念算是知道,但是并不知道其中深层的原理。

    “洗钱么,就是把脏的钱给洗干净。”徐梦莹也干脆,直接就跟我解释了起来。

    我听着解释就乐了,这玩儿我呢?

    “哦,合着就是掉到粪坑里面的毛爷爷,拿到水龙头下面洗洗,就是洗钱了?”

    “真是这样。”徐梦莹看我跟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也不由得噗嗤一乐。

    “‘洗钱’这个词,源于二十世纪,也是就是上世纪初的时候,这个起源地是在美国。当时美国旧金山一家饭店老板发现肮脏的钱币常常会弄脏顾客漂亮的手套,于是就将在饭店流通的钱币放进洗涤剂中清洗。”徐梦莹说着摊摊手,“你看,我就说过,这是真的洗钱嘛。”

    “别贫了,我说正经的。”

    徐梦莹听到我的口气稍微正经了些,也收起了她的嬉皮笑脸,开始了正经严肃的科普。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其实所谓的洗钱,就是把脏的钱,也就是赃款,给掩盖成合法的收入。现代意义上的洗钱是指将走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卖淫犯罪、贩毒犯罪或者其他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金融机构以各种手段掩饰、隐瞒资金的来源和性质,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的行为。”

    “简明扼要来说,洗钱只指‘通过合法的活动或建设将违法获得的收入隐藏、伪装或投资的过程’。狭义的洗钱是指为了掩盖犯罪收入的真实来源和存在,通过各种手段使其合法化的过程。这些犯罪活动主要包括:贩毒、走私、诈骗、贪污、贿赂、逃税等。”

    “这玩意儿还有广义的么……”我有些蒙了,还会有人把合法收入弄成不合法的收入?

    “也有,但是要少一些。广义的洗钱除了狭义的洗钱含义外,还包括另外的三种洗钱方式,不过确实遇到的比较少,你们不知道是很正常的事情。”徐梦莹显得非常得意,这是她自己的职业,她精通于此,当然有理由为此而感到骄傲。

    “第一种洗钱方式,是把白钱洗黑,把合法资金洗成黑钱用于非法用途,比如把银行贷款通过洗钱而用于走私”

    “第二种要复杂些,但是也很有必要,特别是对于某些金融从业者,不过不算非法。比如把一种合法的资金洗成另一种表面也合法的资金,以达到占用的目的,即把白钱洗白,如把国有资产通过洗钱转移到个人帐户。”徐梦莹摊摊手,“这个里面也说了,是表面合法,至于深层合不合法,就要完全看他的手段了。”

    “第三种洗钱的方式,其实也是白钱洗白,不过这个的目的就是完全的非法了,逃税,还有就是逃避监管,这是很恐怖的。比如把合法收入通过洗钱逃避监管,如外资企业把合法收入通过洗钱转移到境外。”

    我之前完全没有听过这些东西,觉得让自己大开了眼界。“所以呢,狼蛛是想用洗钱这种手段达成什么样的目的?”

    徐梦莹有些迟疑了,她想了一小会儿,缓缓摇头道,“这,我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他就是想要洗钱。你想想,除了洗钱,其他事情怎么可能会动用这么大数额的钱?”

    “如果不是洗钱也应该是其他的金融犯罪,”孔晓怡也顺着这条线开始思考了,“诈骗?这不像是啊,伪造货币更不可能了。”

    孔晓怡好像对这些东西也有些熟悉,我刚开始还有些惊讶,但是后来又想明白了。这妹子可是个记者,而且年龄好像比我大些。虽然我问她年龄的时候被她以“女人的年龄是秘密”这种胡扯的理由给糊弄过去了,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个长着娃娃脸的合法萝莉,其实比我和徐梦莹的年龄都大,是个经验老道的记者。之前那篇报道,可不是随便一个小记者都能够写的出来的。那可是上百万的点击量,只有熟知用户g点的人才知道这样草流量的东西应该如何行文。

    “金融诈骗啊……他的目的是赚钱么?”我沉思道,“赚钱,他的目的如果真的是赚钱的话,就不会给我们转这么多钱了。”

    “钱这东西可不好说,”孔晓怡嗤之以鼻,“钱啊钱啊,永远都不够用。”

    “我倒是觉得够用就好?”我呆呆地回答道。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我是真心从来不计较什么钱的数量。

    徐梦莹鄙视地看我一眼,“你大概是做研究做傻了,你也不想想,金钱背后可是有很多东西的,钱权一家,而权力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如果狼蛛真的是追求这些东西的话,我倒觉得他很可能做出狼蛛有些这种疯狂的事情。”

    “狼蛛是个追求钱和权力的人么?”我问道,同时也是在问自己。

    在狼蛛游戏中,虽然狼蛛没有直接参与游戏,但是根据他之前的反应来看,狼蛛游戏中的每个游戏都是他设计的,这就意味着,他至少应该是具备了这种级别的智商。

    既然他能够设计出这种游戏,那么他通过正常的渠道,想必也能够获得常人难以企及的金钱和财富,他何必大动干戈采用狼蛛游戏这种方式呢?

    “我不觉得他是个会追求钱和利益的人。”我想了想,最终摇摇头道。狼蛛这人岂止是不追求钱和利益,他是在送钱,这可真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

    “费力不讨好,嘿嘿,费力不讨好,讨好不讨好这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孔晓怡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硬币,抛起来又接住。“白晓儿,你别看我这样子,我毕竟是个记者,混迹过三教九流,见识过的人算是数不清了。你这样的人,凤毛麟角,也就只有学生娃儿还有你们这些科研工作者这么天真了。现在社会上面,谁不向往金钱和欲望?这两关,没有人能够迈的过去。你就信姐一句话得了,我看过的例子,不比你做的实验少!”

    徐梦莹则双手撑着脑袋,有条不紊地说道“你知道,现代社会的杀人事件,其实很多是冲动杀人,很少时候是谋杀。”

    徐梦莹在大多数时候给人的印象就是个不说话的美人,但是她现在这样条分缕析,给人的感觉就完全是个干练的警官的感觉了。

    “现代社会中的谋杀案件,很多时候都是有明确的作案动机的。你知道,我们国家的谋杀案件基本都是死刑、死缓或者无期,犯罪的成本非常非常高。这就导致了犯人在作案前需要对自己的作案手法、动机等等进行深入考量,谋杀案件其实会很少。一般来说,冲动杀人好破案,谋杀不好破案,所以这也不是一件坏事情。”

    “一旦某人决定了要谋杀别人,应该是由非常严格的作案动机。根据我们公安系统去年的白皮书显示,所有的动机当中最明显的作案动机,你可以猜猜是什么。”

    还没等我开口,孔晓怡就抢答了,美女记者想必是看过这份文件,“有情杀我记得。”

    “没错,情杀,后面就是财务纠纷、然后就是权力斗争,还有家族事务。”徐梦莹一项项列着,女警官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工作模式,我觉得这样的她才是真的好看。有句话说是工作的男人是最性感的,那大概是这个人没见过工作的女人。工作的女人也是很性感的呢。

    “可是这个案子,不能够算成是谋杀案,”我字斟句酌。之前在在两位女孩儿面前已经犯过一次丑,我实在不想我一世英名又毁掉一次,还是稍微斟酌用词要好些。

    “确实不能够算成是严格的谋杀案,”徐梦莹接过话头,她还是一只手指在桌上敲击着,应该是她思考的惯用方式,“但是你想想,当时狼蛛听说死人的时候,是什么态度?”

    我回忆了一下,回答道,“有点懊悔吧,感觉是做试卷在不该错的地方丢分了,这种感觉。”

    “对,我就是觉得这里不对劲的,”徐梦莹右手握拳,然后又轻轻舒展开,“你想想,如果真是之前完全没想过杀人的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可能会害怕,因为死了人。”

    孔晓怡跟在我后面说道,“也可能会惊慌失措。如果是个正常的市民,应该在第一时间叫警察和医生,要么就是联系记者,”孔晓怡说到这里自嘲地笑笑,而后又收敛了表情严肃道,“所以徐警官你的意思是,狼蛛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游戏是可能会死人的?”

    “至少做好了准备,”徐梦莹比划了一下,“他的反应很及时,并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我不相信这是个没有准备的人作出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即兴发挥然后达到了这种水平,我只能说这人确实厉害,我们整个公安系统都不是对手。他如果来我们技术科,我想他今天发出去的东西半年就挣回来了。”

    徐梦莹指的是钱。虽然我仍然不承认狼蛛是个爱财的人,但是她这么说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至少我明白了狼蛛的反追踪模式全开的时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做好了准备,死人了,其实应该以谋杀立案了。”徐梦莹最后总结道。

    “立案,能够申请逮捕令,”孔晓怡对于执法程序想当了解,看来应该没少做过类似的报道,但是她的口气却非常沮丧,“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现在根本没有他的任何线索,更说不上追踪和逮捕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