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50章 手机的主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如果按照这个假说所说的,平行世界是存在的,而两个世界中的观测者,就是这样的一个重要身份。

    根据薛定谔的假说,黑匣子一旦不再存在,所有的可能性坍缩成唯一的一种。在这次的狼蛛游戏中,孔晓怡就是这个使可能状态坍缩成一种的人物。她虽然只是个记者,并且只是报道了自己看到的东西,但是实际上,她做的事情就是裁定了另外一个世界中的最后的状态是否会真是存在。

    我刚开始看到这个假说的时候只是觉得这假说一定是个无稽之谈,但现在,事实明明白白摆着这里,我实在不能够想到有什么其他能够解释这一现象的说法。

    我在这边沉思着,孔晓怡那边却发出了一声呜咽,我分出心去看她那边,女孩抽抽搭搭地竟然是哭了起来。

    孔晓怡是个非常敏锐的人。她应该是不知道薛定谔的这些假说,也不知道什么世界状态和坍缩。但是之前在狼蛛游戏中死亡的人最后都还活着,只有她报道出来的两个人死了,无论如何都是非常诡异的事情。

    孔晓怡现在情绪濒临崩溃,她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是我杀掉了他们,是我干的!”

    我看到孔晓怡开始哭,心中也是乱了起来。管他什么薛定谔陈定谔,现在先把女孩劝好了才是着的。

    “别哭了,当时是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么?与其说是你杀掉了这些人还不如说是我杀掉了这些人。”

    我语调轻松地说,同时紧张地注意孔晓怡的反应。我不太会安慰人,不知道自己的这样说孔晓怡能不能够接受。

    孔晓怡低着头,应该是在思考我的说法,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说道,“没事,不是你的错,当时我们都看到了是什么情况的。”

    我松了一口气,我这个判断果然是正确的,对于孔晓怡这种老师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的人,我就是应该转移她的注意力。

    “没有任何的证据,我们只能够通过你给我们的照片,给你定下初步的嫌疑,”徐梦莹也跟着说道,“虽然张队刚开始看到照片的时候一口咬定你肯定就是犯人,但是我毕竟当时是在里面,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会好好跟张队讲的。”

    我暗叫一声不好,徐梦莹的理解好像出现了偏差,她好像理解为孔晓怡是在为自己成为了犯罪嫌疑人而发愁,而这显然不是现在孔晓怡所担心的。

    果然,女孩儿摇摇头,有些忧虑地说道,“不是,我是在想,明明在之前的狼蛛游戏之中除了我们三人外的所有人都死掉了,但是在现在看来,至少徐先生是活着的,您也看到了,谭良飞还活着,但是我之前刊发出来照片的两个人却死掉了……我在想会不会是我的报道的缘故。”女孩说着苦笑了了一下垂下头,说道,“但愿只是我想多了吧。”

    这下徐梦莹也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因为平时公事公办地比较多,女警官对于这种说法并不是很接受,只是皱着眉头说了句,“你多心了。这种诡异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

    这下子孔晓怡也说不出来了。我看着女孩儿迷惑的表情,终于有些放心。看来孔晓怡其实根本不知道所谓的观测者假说,她对于自己是否应该对这些人的生死负责,其实只是因为单纯地觉得只有被自己报道过的人死掉了,因此觉得比较奇怪而已。

    “晓怡,这边一个是警官,一个是个科研工作者,我们都比较讲究证据的。你只是怀疑自己导致了这些人的死亡,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你自己就不要多心了。”

    我接着劝着孔晓怡。女孩儿好像终于信服了我的说法,脸上的表情不那么难看了。

    虽然劝服了孔晓怡,但是我还是不停地想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合理的解释。观测者,这个已经在物理学领域消失了数十年的理论,这个被无数的物理学家讥笑过的理论,真的就是这个狼蛛游戏的诡异事实的真相么?

    我实在是拿不准。没有更加充分的证据之前,一切的推测都只是毫无证据的推测而已,都不能够作数。

    我晃晃脑袋,强迫自己先不要再脑袋中构筑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我现在手上没有足够的证据,现在还是应该着眼于能够查清楚的东西。狼蛛游戏的真面目这样的真相,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不管是推理还是调查,都完全没办法进行。

    “我们先来看看我们手上已经有的资料吧。我们有什么能够拿出来调查的?”我长出一口气,伸出手指关节,在桌上敲击着。

    “咱们想到一块去了。其他的事情我们现在再怎么假设也只是假设而已,还不如做点现在能够做的调查之类的事情。”

    徐梦莹说着就拿出了纸笔打算记录。这姑娘真是个非常干练的警察,办案子也有自己的一套心得。

    “我想想,现在我们手上有的证据,就只有这个电话号码。从这个电话号码中能够查出什么东西来?”

    徐梦莹一拍脑袋,“哎呀,我当时提到狼蛛的短信和手机号,其实本来就是想要直接追踪的。当时刚好张队也急着走,我就直接加了一句,当时确实想要就着这个线索接着往下面追查的,但是后面光想这个诡异事件去了,忘记了这件事情。”

    徐梦莹说的羞愧,但是实际上我们三人都有责任。我加了一句,“徐警官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当时三个人都在场,都听到了你实际地说法。我们其实也应该催促一下你的。但是不知道怎样,我也给忘了……不管怎么说,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徐梦莹点点头,她做实事做惯了,反而好像对于社交这些东西相当生疏,对我的回答也是不温不火点点头,接着却做她自己的事情了。

    她这样表现无可厚非。我对于这些东西并不是非常在意,这会儿偏着脑袋去看她手上的工作。

    这大概是公安系统中独立出来的一个通信查询系统,徐梦莹一边操作着一边给我们解释着。

    “这个是通信数据库,跟运营商直接合作了的。通过这个数据库可以查到这个号码的持有人的状况,还有就是在之前的一些通话记录,这个系统也能够直接查到。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好用并且方便了。”

    徐梦莹说着就在数据库的界面输入了电话号码,界面一阵查找,最后跳出来了一个名字。

    “就是这个人,我点进去,可以直接调用他的数据。”

    我看到最后跳出来的这个名字,有些说不出来话了。

    怎么可能是这个名字。我额头上冒出冷汗,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朱杨,19岁,f大的学生……”

    然而不管我再怎么冷静,这信息就是明明白白摆在这里的。而让我最终确定的人,则是最后一次的通话记录。

    最后一次的通话记录,正好就是在刚才孔晓怡打出去的那一次。

    “可以打回去么?这样可以立刻追踪手机的所在地。”

    我当机立断。在刚才孔晓怡和狼蛛通话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这么干了,但是大概是因为张宽的女儿毕竟面临危险,徐梦莹也刚刚遭受了父亲死去的消息有些沉重,我和孔晓怡毕竟不是警察,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也就不太会应对这些事情。

    “打回去,对的,我之前没有想到。”徐梦莹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位女警察或许并不如她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平静,毕竟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她的家人,想必她的内心也无法平静下来。

    徐梦莹打通了电话,电话嘟嘟地响起忙音,与此同时,徐梦莹手上操纵着计算机在追踪着电话的归属地。

    “能找到么?”我有些紧张地问道。电子通信领域的事情我不是很熟悉,还是要她告诉我。

    “现在的技术手段没办法直接追踪,不过只要接通了就好办了。”徐梦莹也有些紧张,紧接着又沮丧地说道,“其实最好的机会是在刚才的时候直接进行追踪的。我当时太紧张了,整个人都傻掉了。”

    “是我们没想起来。”孔晓怡跟着安慰道。

    “先别想这些了,看看能不能够追踪上。”

    徐梦莹点点头,手指不停在电脑上操纵着,市区地图上面的光标一闪一闪,最终集中在了一点。徐梦莹呼出一口气,“就是在这里了。等一下我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

    徐梦莹边说着边打开了地图,声音一下子呆滞了。

    “这不是就是在那个别墅么!”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