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49章 过失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一片沉默之中,徐梦莹出声打破了沉默。

    “我再给我爸去个电话。”

    电话两声忙音之后,大嗓门的徐昌荣接通了电话。

    “喂爸,你看看家里面还缺什么,我一会儿买回去。”

    徐梦莹一贯清冷的声音在家中好像显得尤为欢快起来。不过她提出的这个请求,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哦,还差,还差酱油啊!记得要买以前那个牌子的啊!”

    徐昌荣的大嗓门叮嘱了一句,但是随即又补充道,“嗯,你要是实在是不想去就算了,咱们今天晚上做菜不用酱油也行的。”

    “没事,我一会儿下班应该还是比较早的,你看看直接把这个酱油的瓶子给我拍个照片发过来。”

    “好吧。你等我。”

    徐昌荣说完了就是悉悉索索一阵,应该是在摸索手机上面的摄像头。

    徐昌荣打开了摄像头之后就拍了个照,照片上面确实是酱油瓶子。但是徐梦莹却还是说道,“不对啊,爸爸你换个摄像头。”

    我灵光一闪,大概明白了徐梦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徐梦莹的真实目的应该不是想要徐昌荣拍什么酱油瓶子,她应该就是想要确认徐昌荣就是本人。

    “相机没对么?”徐昌荣有些懊恼,“哎呀,爸爸老了不太会用相机……”

    “没事儿,爸爸你慢慢弄。”

    又是几声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徐梦莹的微信上面就是一个一条新的信息。

    徐梦莹手机上面的信息,赫然正是徐昌荣的照片。

    徐梦莹神色凝重,但是语气还是蛮轻快的,“爸爸,我这边看到了哈。”

    说完了就挂掉了电话,房间中我们三人一起呆呆地看着这照片。

    这照片明显就是徐昌荣刚才才拍摄的照片。与狼蛛游戏中的中年男人相比,这个徐昌荣非常和蔼,看起来没什么架子。但是听张宽说这人好像还是什么教授,我也只能够感叹人不可貌相了。

    “我爸爸,确实还或者。”徐梦莹的声音有些颤抖。冷美人遇到了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平复自己的内心情绪了,竟然有些哽咽了。

    我们在狼蛛游戏中看见了在我们面前死亡的那些人,竟然还没有死么!

    我的身体有些僵硬了。难道我们在狼蛛游戏中看到的那些死亡都是假的?但是我身上那件有血迹的衬衫又是怎么回事儿?

    冷静,白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静。我调动起自己的大脑。我自己身上那件外套上的血迹,到底是谁的呢?

    在狼蛛游戏中,飞溅出血迹的人有不少,在第一轮中就有王魁等人。在所有人中,王魁和徐燕身上喷涌出来的血迹是最多的,因为他们是自杀的,直接照着自己的动脉割下去,他们俩人当时离我很近,他们的血迹很有可能是喷到了我的身上。

    而在第二轮中,大多数人都是因为点数过小心肌梗塞死亡的,唯一飞溅出血迹的人,就只有朱杨和李闯两个人。

    在第三轮中,我和孔晓怡到楼上的时候,整个楼上的所有其他参与者就已经被徐家父女给解决掉了。我的身上不可能沾染上他们的血迹。

    我查看着我的黑外套上面的血迹方向,回忆着之前的游戏中这两个人的位置,和可能会向我飞溅过来的位置。用自己的物理学知识推算着血迹可能在空中划出的轨迹和可能在我衣服上面的标记……

    我回忆着,不停在脑中做着各种各样的推算,最终的推算结果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不管是王魁还是徐燕,他们的血迹本来应该是溅到了我身上的,但是在我外套上面的血迹中,都始终找不到他们的血迹。

    会不会是我的推算错误?我一愣,随即摇摇头。我这个人也真是的,怎么忘记了,我上一次写出错题应该是在小学了。而且这是我最擅长的物理,最擅长的流体推算和力学,我这是不可能推算错误的。

    那么剩下的解释就只能够是,这血迹本来是在我的衣服上面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血迹最后居然消失掉了。

    衣服上面仅存的两大片血迹,只可能是朱杨和李闯的,因为只有他们两人的血迹会形成这样的形状。

    其他的人的血迹,就这么凭空消失掉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之前狼蛛对我们说过的那番话,他说,那两个人确实是死亡了,但是并不是因为他死亡的,而是因为这些人本身的愚蠢,以及孔晓怡自己的过失死亡的。

    要说是这些人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死掉的,这还有些可以解释。这种价值观正不正确我暂时不评判,反正狼蛛是一直认为自己是完全正确的,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过错,这些人就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输掉了比赛,从而死掉的,自己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

    但是为什么,在刚才的通话中,他要加上一句这些人也是因为孔晓怡的过失而死亡的?

    我的心中有了一种猜测,但是心中的不安马上胜过了知道了这种猜测给我自己带来的小小满足。虽然我能够自圆其说,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孔晓怡在这个案子中就是唯一的一个应当被责备的人。

    在长久的物理学历史中,有这样的一种假说,那就是如果一个空间是完全独立于外界成立的,那么这个空间中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对外界产生影响,这个空间中发生的一切都是未知,即使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它仍旧是“未知”的。

    但是一旦外界中有了一个“观测者”,有了这个观测者看到了这个独立空间中的一切,这个独立空间中发生的事情就对外界施加了影响,这个空间中发生的事物就变成了已知和真实。

    而在我们的狼蛛游戏的事件当中,独立空间是在发生了狼蛛游戏的空间,而观测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狼蛛本人,因为好像只有他能够决定什么东西发生在外界,什么东西没有发生在外界……

    不对,狼蛛自始至终没有提他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按照他的性格,如果他真的是观测者,他不可能不说出来。

    难道,他真的不是观测者?我有些狐疑不定,如果他不是观测者,那么观测者还能够有谁?

    我沉思着,不经意瞟到了孔晓怡。一直阳光而温柔地微笑着的孔晓怡,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看起来好像有些闷闷不乐。不对,岂止是有些闷闷不乐,而是有些惊慌了。她的双臂抱着自己的双肩,背也在发抖。

    她在害怕些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我在看她了,孔晓怡抬起头来,冲着我挤出一个笑容,“白晓,”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无助,“你说,是不是因为我给那两个人拍了照片,他们才死亡的?”

    我实在是有些心疼她这样,柔声回答道,“怎么可能呢,你别瞎想。你只是拍了个照片,他们怎么可能就死掉了?”

    “可是,”孔晓怡的声音有些颤抖了。我能够从她的声音当中感受到她的无助和惶恐,“我没有拍照的那些人,就没有死掉的啊!”

    我心中一震,但是还是安慰着她,“不可能,你想多了。你难道还有什么特异功能?你之前能够想杀人就杀?不可能的,你又不是狼蛛,你是个正常的女生。我还觉得你很厉害呢,这么好的报道,我自己是根本写不出来的。如果没有你的报道,估计也没人会去注意到拿那边的别墅,更别提惊动警方了。”

    表扬对每个人都是适用的,孔晓怡也不例外。女孩听我在夸奖她的报道,有些羞涩而骄傲地笑了。

    “嗯,我当时就是想要引起警察的注意才想要写那个报道的。我想我自己的力量确实很小,而且我要是直接去警局报案肯定没人相信,而且这个事情好像也没什么严重的后果,我还是想要把事情闹大。但是事情要是真的闹大了对所有的市民也不太好。我就想出了这个真真假假的招数,”紧接着,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当然,我也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到你……”

    “是啊,找到都有这个经历的人,在面对警察的时候就会比较有说服力的。”我加了一句,“我当时也很想找到你,但是根本找不到,就只能够先报案了,没想到警局里面就遇到了徐梦莹,我还是挺好运。”

    孔晓怡看看徐梦莹,又看看我,不说话了。我看着女孩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有些沉重。

    而此时我也觉得内心非常沉重。孔晓怡,她确实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但是如果她的位置不同,她能够曝光出来的东西,也会有不一样的能量。

    狼蛛游戏中的一切都没有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而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的,就只有这死掉的两个人,朱杨和李闯。

    在独立空间中,唯一能够对现实世界中产生影响的东西,就是被观测者给观测到,然后对现实生活中产生影响的东西。

    只有孔晓怡观测并报道了朱杨和李闯的死亡。其他人,虽然有描述但是没有照片,这种情况下别人不一定信服。

    最终指向的答案,唯一而残酷。

    孔晓怡是观测者。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