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48章 生死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张宽走后,整个审讯室中就剩下我、孔晓怡和徐梦莹。

    徐梦莹还是冷着一副脸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孔晓怡则是抱着双臂哼着歌儿看着窗外。房间中一时间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沉默的分为了,大声道,“徐警官,晓怡,你们怎么看?”

    孔晓怡挑挑眉毛,回答道,“怎么看?徐警官现在不是在查么?”

    我一愣,凑到徐梦莹的电脑跟前看了看。

    张宽临走前给徐梦莹布置的任务是搜查狼蛛电话的所属人。现在的电话卡都是实名制的,我们已经有狼蛛的电话号码了,找到他的身份应该不是难事。

    但是现在徐梦莹根本没在干这件事。女警察调出了户籍信息,查看着户籍。而这户籍也不是鄂尔多斯市本地的户籍,而是苏州的户籍。

    徐梦莹,她为什么要调用苏州的户籍呢?

    我疑惑地看着这两个女孩儿。孔晓怡应该是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了有几年了,但是她长相是清纯可爱类型的,打扮地也很甜美,看起来就像是大学生甚至是高中生一样。大概是因为职业是记者的缘故,她嘴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温柔的笑容总是能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徐梦莹则是个冷美人。在之前参见狼蛛游戏的时候我看过她的录像,在录像中她表现地羞涩懂礼,但是根据她后面的表现看,这应该只是她表现出来的表象而已。真实的徐梦莹,冷静自持,同时又能够有很强的逻辑分析能力,给人的感觉高高在上。我瞟过她的警官证,这妹子和我是一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处事的感觉总让我觉得她比我大好几岁,大概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徐梦莹做事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老道干练的感觉。

    但是现在这两个妹子似乎在心照不宣什么,然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有些烦躁,想要抓住一个人问问,而就在这个时候,徐梦莹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了。”

    什么好了?我凑过去一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脸。

    这人我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这正是在狼蛛游戏第三轮的视频中最先死掉的那个男孩儿。

    “谭良飞,19岁,大学生。还是个小少年呢。”徐梦莹颇为可惜地摇摇头。

    “我当时看到了这人的帽子,帽子上面绣的是苏州的虎丘和拙政园,”徐梦莹比划了一下,“我觉得这人是苏州人,就查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苏州人。”

    我听着徐梦莹的说法,隐隐约约猜到了她究竟想要干嘛。

    她已经知道了这人的籍贯和姓名,剩下的就是去这个地方找这个人。中国重名的人可有不少,但是同一个籍贯重名的人就很少了。再加上大概的年龄信息和外貌特征,就能够确认这人到底是谁。

    这人在狼蛛游戏中已经死亡了,但是在我面前显示的,赫然是这个叫做谭良飞的人的信用卡记录。

    “金融记录,当然包括信用卡和储蓄卡的记录,我们警方都是可以随时进行调用的。”徐梦莹看到我震惊的样子,解释了一句。

    我摇摇头,因为实际上我根本不是因为徐梦莹能够调用记录而感到的震惊,我感到震惊主要是因为,这人的信用卡记录在今天都还有使用。

    “现在还不能够确定是本人,”徐梦莹说了一句,但是这时她的语气中已经没有多少肯定的成分了。她自己也清楚,从狼蛛游戏之后遇到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够断定这记录到底是真是假,到底能够说明什么问题。

    “能调用这个人的监控录像么?”孔晓怡插嘴问道。徐梦莹摇摇头,“不行的,我没有这个权限。”

    孔晓怡咬着嘴唇,“这个权限,谁有?”

    “市里面的领导,或者省厅的领导,反正我没有。”徐梦莹耸耸肩膀,“我可以请求技术科的同志帮个忙。”

    徐梦莹回答问题的时候感觉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我猜她应该是因为刚才自己的父亲打过来的电话而心神不宁。

    “徐梦莹,你要是想要去看看自己父亲的情况就去看吧,这是人的正常的情感。”我看她实在是静不下心来,索性开口建议道。

    没想到徐梦莹的反应倒是非常大,“没,我不用。”

    孔晓怡没有说话,她挑挑眉毛,挤过了徐梦莹说道,“让我来看看。”

    我有些好奇了,徐梦莹都觉得没有办法,孔晓怡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记者虽然没有什么权限调用监控录像,但是我们可以口口相传查证。像我们这种所属在固定报社的自由撰稿人,还是认识很多人的。”

    孔晓怡在电脑上麻利地操作着键盘,一边问道,“你看看,他买东西的那家店是哪里?”

    徐梦莹看着电脑上的卡机记录,回答道,“晶晶百货。”

    孔晓怡手上打字不停,嘴里面还在念念叨叨,“苏州,晶晶百货……找到了。”她打开的是个地图,大概是想确定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紧接着,她登录了自己的qq和微信,在苏州的那个分类栏下面仔细地查找着。

    “我们记者,还是有很多的线人的。这些线人分布在全国的各个地方。我找到离这个晶晶百货最近的一个线人,他可以帮忙去问问晶晶百货的工作人员到底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人。”

    孔晓怡一边手上不停发布着信息,一边飞速跟我们解释着。

    徐梦莹感觉有些不服气了,咕哝道,“我们警察也有类似的系统,我们也可以问我们兄弟警署的人员,拜托他们拜托我们去查……”

    “我们这个不需要记录在案,主要就是互帮互助。”孔晓怡言语中感觉有些好笑。我自己也觉得而有点滑稽,这个徐梦莹看起来是一副御姐的样子,感觉又有点高冷,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倒是出乎意料有些孩子气。

    “我直接去问他帮我做事情,这是基于信任,这好像有些像都市怪谈之类的东西,但是确实存在,我们记者朋友也因为这个系统而获益颇多呢。”孔晓怡有一搭没一搭向我们解释这个系统的构造,眼睛则是不停盯着屏幕。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沮丧了。出了狼蛛游戏之后,主要是孔晓怡和徐梦莹两个人在做事,我好像就是个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的背景板一样。我除了分析和推理完全没有一点的价值,是个无用的人。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抑郁症又有些犯了,但是那又如何呢?我说的是事实。我的所谓高能物理的最新进展,除了发表几篇论文,得几个奖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难道真的像狼蛛所说的,我就只适合狼蛛游戏这个环境?我摇摇头驱散自己心中的这个想法。狼蛛游戏是个罪恶的游戏,我不能适合这个游戏。

    但是狼蛛说的确实是事实,比如我现在这里,就没有任何的用……

    “有回复了!”孔晓怡兴奋地一声叫喊把我从沉思中拉出来,“我这边的线人有个人刚好在晶晶百货的附近,她找到了相关的工作人员。”

    “谭良飞使用信用卡的时间是今天上午11点,是买了一条裤子和一顶帽子。”

    徐梦莹直接说了相关的重要信息,孔晓怡依言全部录入进去。没到两分钟她那边有了回复。

    这回复是一张图片,孔晓怡点开大图。图片上面,一个阳光少年上身穿着t恤,下身牛仔裤,靠在栏杆上面看商场楼下的表演。

    孔晓怡的线人随着图片还发来了几句话,孔晓怡直接念了出来,“这边的售货员小姐姐说,这个少年当时给她的印象还蛮深刻的,因为比较帅,他买了东西之后就直接靠在栏杆上面看下面的表演了,小姐姐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要微信号。这人的照片我现在都能够直接发给你看。”

    画面上,少年的笑容生气逼人,灿烂而闪耀,没有一点点死人的样子。

    孔晓怡面色凝重地抬起头说道,“至少在现在为止,谭良飞还活的好好的。”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