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47章 猜疑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电话挂断,留下一阵忙音。张宽重重叹一口气,眼睛中已经有了些红血丝。

    “我去找我女儿。梦莹,你负责报案。”张宽揪着自己的头发,我觉得这位年轻的父亲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报案……报什么案?”徐梦莹有些迟疑。

    “危害公共安全!他监视我女儿!”张宽大声喊了出来,声音里面已经带了些哭腔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被狼蛛就这么要逼哭了。

    “这不能够以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立案,”徐梦莹重重叹一口气,“没有证据,没有任何的伤害,我是没办法立案的。”

    张宽的表情十分不甘,但又无法辩驳。他恨着牙说了一句,“你给我立案!往上立案!他在恐吓我!这是恐吓!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危害!”

    徐梦莹没有说什么,而是拿出了一叠卷宗,坐到电脑前,开始操作电脑。我猜测是刚才张宽的说法奏效了。恐吓罪,确实是个可以立案并进行定罪的行为。

    徐梦莹录入信息的手速非常快,灵巧的双手在键盘上敲击,听上去声音倒非常大。我猜着可能是由于他父亲的事情。这姑娘对于自己父亲死亡的消息虽然看上去非常平静,但是从一笑小细节隐约可以看出来,父亲的死亡对这个姑娘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震动。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够保持冷静的思考和合理的行为,这姑娘的心理坚韧程度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这种卷宗录入的事情我没办法参与,就只能够看着徐梦莹的动作。突然,徐梦莹的口袋里想起一阵手机的铃声。

    “好爸爸,坏爸爸……”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儿歌,应该是徐梦莹的手机铃声。徐梦莹听到这个铃声之后脸色煞白,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心中一震,难道……

    徐梦莹接通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嗓门倒是挺大,直接来了一句,“闺女,今晚上吃饭不!”

    这声音好像有些熟悉。我努力的回忆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声音,不就是之前看着孔晓怡,然后非常愤怒地说什么杀了你的,那个声音!

    错不了!这声音,就是徐昌荣的声音!

    徐梦莹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僵在原地,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爸爸?”

    “闺女?”电话那头的中年男子好像有些手足无措,声音中有些不解,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门,“闺女,你怎么了?哭了?”

    徐梦莹深呼了一口气,回答道,“没事,我这边有个案子有点惨,我看了有些不忍心,就哭了。”

    “哎,人有祸福旦夕,这也是没办法的。你好好破案子,帮人家昭雪就好了。”徐昌荣笨拙地劝慰着自己的女儿。

    “嗯,我知道,已经不哭了。”

    就这几分钟的功夫,徐梦莹的声音就已经完全正常了,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冷冷的感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和父亲通话的缘故,冷美人现在看起来还是挺温情脉脉的样子。

    “哎,对嘛,你不要太投入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你不要太过于带入了。”徐昌荣的生意还是大大咧咧的,我觉得这劝慰的方式要我打分肯定打0分,这老爹听上去就是个粗枝大叶的。

    徐梦莹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半天才说道,“爸爸,我一会儿要回来吃饭的。冰箱里面的排骨你先解冻了烧着吧,我好久之前就想吃了。”

    “冰箱里面没有排骨啊?”徐昌荣的声音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回答道,“嗯,我一会儿去买。我家闺女想要吃排骨了,哪儿能没有啊!”

    “嗯嗯,爸爸最好了!”徐梦莹现在的声音彻底变得正常了,她抬起头来,脸上的情绪已经回复了正常,“我今天可能加班晚回来,你好好忙!”

    “嗯,等你回来。”徐昌荣的大嗓门这时候听起来充满了温柔的感觉。都说女儿是男人的第二任情人,可以看出来,在徐家徐昌荣也是很宠爱他的这个女儿的。

    这父女俩的谈话着实有些有趣,就连刚才就沉着脸的张宽也扯出点笑容,客套道,“徐教授还是这么有精神。”

    “我爸声音是这样的。”

    “梦莹的爸爸是教授?”孔晓怡好奇地问道。

    “我爸爸是心理学的副教授。”徐梦莹点点头就开始弄她手上的卷宗。我们不好打断,就在一旁看她弄。

    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够平静下来。徐梦莹的爸爸,刚才打来了电话。但是在狼蛛游戏中,徐昌荣明明已经死了啊!死掉的人怎么可能会打电话?

    难道是狼蛛伪装徐昌荣打电话过来的?我在心里默默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的,徐梦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在之前就已经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了。

    徐梦莹大概也是想到了是不是狼蛛打过来的电话。她绝对想到了这种可能性,这个姑娘拥有绝对的理性,不可能因为是个刚刚死亡的亲人打来的电话就欣喜若狂,她不是这个性格的人。按照她的行事方式,肯定会用自己的脑子第一时间确认这人是不是自己的父亲本人。

    而徐梦莹检验这人的方式也着实非常有趣,她直接尝试着问冰箱里的排骨,来试探这人是不是自己的父亲。

    冰箱里面应该是确实没有排骨的。如果这人是狼蛛直接通过声线来伪装的徐梦莹的父亲,那么这个时候就不会提出冰箱里没有排骨,而是会顺着徐梦莹的说法接着说下去。

    但是在刚才的电话中,徐昌荣明确地提出了冰箱里没有排骨这一点。而且我想他的反应应该是和徐昌荣平时的反应差不多,否则徐梦莹当场就会揭穿他,揭穿这人就是狼蛛的事实。

    明明在狼蛛游戏中已经死亡的人,竟然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活蹦乱跳的?这怎么可能?

    我心中犹自惊疑不定,徐梦莹却开口道,“张队,我已经记录在案了。我认为接下来一步最重要的是根据这个号码追查号码的持有人。”

    张宽大概还在为女儿的安危而心烦不已,这会儿听到徐梦莹说出接下来的侦查步骤,有些焦虑地抓抓头发,“你去查这个事情,我回家看看我女儿。”

    “好的。”徐梦莹回答了一句,接着就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应该是在通过高科技手段追查刚才电话的所属人。

    张宽没多做停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

    张宽是在为自己的女儿做着伪装。

    这让我想起徐昌荣,想起之前的王魁,这些父亲真是太伟大了。

    “我去接我家乖乖啦!”张宽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这道别也因为他自己的伪装而显得尤为的活泼。

    “慢走。”徐梦莹回答道,语气还是那种冷静自持的语气。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