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44章 神秘短信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张宽看我对于眼前的这一幕这么淡定,觉得有些惊讶,他瞪着我说道,“白晓博士,您难道没有从这之中感受到血腥或者是恐惧之类的情感?”

    我淡淡地说道,“生命是非常可贵的,如果想到这一点,再看这些血腥的场景,就不会觉得恶心,只会觉得怜悯。”

    这当然只是我的漂亮话,我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血腥场景的时候,整个人完全站不住。但是周文斌之后让我自己亲手杀死他,这让我觉得,人的生命是非常可贵的,对于血腥的场面能够更加有忍耐力。

    但现在,诡异的是,不管是周文斌,还是齐猛,还是我们狼蛛游戏的第一轮中遇到的那些人,全部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连血迹都没有留下。现场唯一死亡的人,就只有孔晓怡在报道中拍下了照片的那两个人。

    难道是因为孔晓怡的报道这两个人才出现的?这个想法一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就立刻被我自己否定了,孔晓怡只是做一片报道而已,纸上写的东西,怎么可能成真了呢!

    但是我脑中的这一想法又挥之不去了。我不禁想到了我们物理学中的著名的那个薛定谔的猫的问题。那篇60页的论文用两三句话解释的话,就是事物在没有进行直接观测之前,所有的状态都是不确定的……

    我摇摇头,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这只是区区一个房间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复杂的物理原理。尸体不见了,那就一定是狼蛛将尸体藏起来了,仅此而已。

    “白晓博士,您真的让我非常佩服。”张宽看了我一眼,回答道。

    并不是这样的,我默默地说。在不久之前,我还是个除了科研什么东西都完全漠不关心的人呢。

    “所以现场看来就是,有两个人死亡,两个人都是坐在凳子上面死亡的?”

    我急于岔开话题,便问起了现场的情况。其实这现场的情况我可能是在所有人当中最明白的,因为在现场的所有人当中我是唯一一个经历过这轮狼蛛游戏的人。

    因为颅骨爆裂死在凳子上面的人,一个是李闯,另一个人是朱杨。

    “是的,就是如您所见一般,”张宽抬手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死亡的愿意基本上都可以断定了,我们的法医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尸检,应该是脑干损伤直接导致的躯体死亡。躯体的其他器官都还是好的,就是脑干已经完全没了。”

    “现在的问题在于,颅骨到底是怎么破裂的。”张宽烦躁地抓抓他自己的头发,摊摊手。#)&!

    我是这个“奇观”的第一见证人,这场景当时给我的感觉也是挺震撼的。现在听着张宽反复质询着,也不由自主地调动了自己的脑力去努力思考。

    “会不会是这人本身含着什么东西,比如吞服了炸药之类的东西,然后最后死掉的?”

    我尝试提出了一个假设,但是很快得到了张宽的否定。

    “不可能,这也太荒谬了。就算是吞服下去之后又如何引爆呢?”

    我陷入了沉默。在二楼的两具尸体看上去触目惊心,地上是一些尸检人员清理出颅骨炸裂的方位之后做好的标记,而至于颅骨的碎片,已经全部被收集好了放在了一起。留个全尸,现在听起来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俩人的身份确认没有?”徐梦莹问道。她是纯粹以一个警察的视角去提的这个问题。

    “没办法通过牙齿的痕迹确定,但是这俩人身上都有身份证件,已经通过身份证件确认了这两个人的身份,都不是本地人。”

    “这个人叫做李闯,是湖南人,无业游民;另外一个叫做朱杨,f大物理系高材生。”

    张宽又是习惯性地抓了一下头发,我感觉他的头发都要给抓秃了,“这俩人八竿子达不到一着,我们从他们身上只能够查到一张机票,其他的完全就查不到了。”

    我本来想要提醒张宽追查一下他们的手机,看看能不能够从聊天记录当中追查到狼蛛这个人的相关信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最终忍住了没有开口。

    “一般来说,查案子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通过作案的手法和动机,来确定犯罪嫌疑人;一种则是直接通过犯罪的可能性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再来还原现场。总之,一个案子的结案需要完整的证据链,需要我们知道犯罪嫌疑人和罪案现场两个信息。”张宽总结了一句,“现在我们对于这个案子的作案手法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果要等的话也只能够等孔晓怡认罪之后等她的口供。”

    “我见过这记者姐姐,我觉得她应该不是嫌疑人。”

    “别这么早下定论,毕竟没有人光从外表就能够看出来谁是嫌疑人,谁不是嫌疑人。”张宽摆摆手。我其实挺害怕他从我的话语中推测出来我和孔晓怡的关系,但是张宽现在显然心里面乱糟糟的,根本顾不上管我之前的那句话到底说的是什么。

    张宽身上的低气压都要冒出来了。我和徐梦莹很识相地站在一边。我想现在应该没有人愿意触这个霉头。

    没想到我们不愿触霉头,但是还是有人不会看气氛。一个小侦查员从外面闯了进来,喊道。

    “张队,孔晓怡说要见你。”

    张宽一挑眉,“行,我们回去。”

    “我们到这边之后第一时间控制住了这个大记者,但是没想到她居然一言不发,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这会儿她主动找我,我想应该有什么要跟我讲的吧。”

    我们和张宽一道赶回了警局,在审讯室里见到了孔晓怡。刚开始见到我的时候孔晓怡还是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但是她很快就收敛好了表情,正襟危坐道,“张警官您好。”

    “你就别跟我在这儿客套了。”张宽死死地盯着她,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他是个警官,本身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说吧,为什么写出这样的报道,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报道旁边的那个别墅还发现了一模一样的现场?”

    “我也不知道。我都说过了,我就是取材听别人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最后觉得很不错然后写下来了。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故事就变成了犯罪现场。”孔晓怡耸耸肩,“你想想,我们的线人,或者说是取材人,这些人是我们的命根子。你关我几天没关系,如果是伤害到了我的线人,这叫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一行混?我干脆就别混了我。”

    “她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态度,”张宽非常无奈,冲我们笑笑。

    “别说了,你就说说你为什么叫我们回来吧。”张宽也没办法,只能够转移话题。我刚开始还以为警方控制了孔晓怡,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很容易就吃亏了,现在才发现我真是太天真,孔晓怡这种女孩子怎么可能吃亏,如果说徐梦莹是带刺的玫瑰,那么孔晓怡就是夹竹桃,你看她特别无害,但是她的毒性都是隐藏的,等你注意到你就死掉了。

    “我主动提出要招供,难道不是好事情么?”孔晓怡戏谑的一笑。

    张宽也就只能够瞪着他了。我想如果他能动手的话估计早就动手了。

    “呵呵,不逗你了。我这边刚才收到消息说,我的线人终于说可以联系他了。”

    张宽的瞳孔猛地一缩,我本来以为他是想问线人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他问的却是,“什么?你在这里居然可以用手机?”

    孔晓怡笑呵呵,“当然可以呀,这还是拜托了你的好同事呢!”

    一旁的狱警翻着眼睛看天花板,孔晓怡接着说,“嗯?张警官你可别老是责备人家,你要想想,如果不是他的话,你手上的这个信息就拿不到了。”

    张宽吃瘪了,他也就只能够瞪着这个女孩儿,片刻才说道,“你的线人怎么说的?”

    孔晓怡悠悠说道,“我的线人说,他想见你。”

    我听得心中一惊。孔晓怡哪里有什么线人?这个案子就是我们的亲身经历,孔晓怡稍微改编了一下,然后就直接放到了网上。

    所谓的线人就是知情人,孔晓怡在这里说的是这个案件的知情人,那么就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

    狼蛛本人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