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43章 现场勘查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是的,这也是我有疑惑的原因。”张宽点点头,完全相信了我前来的原因。

    “我们的技术人员也对这个事情非常的发愁,他们都是专门搞人体组织研究的,也搞不清楚这是个怎么回事儿呢。如果白晓博士您愿意来的话,我们欢迎至极。”

    张宽非常真诚地说出这番话,这下反而是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摸摸自己的鼻子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能不能够胜任,不过我感兴趣,我会好好尝试的。”

    “哪里话,能够有您的帮助我们就已经非常的感谢了。”

    张宽这么真诚,搞得我险些露馅。徐梦莹倒是老神在在,这妹子感觉是个老油条,对于这些事情都非常在行似的。

    “现场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了,我们进去吧。”张宽不愿意多浪费时间,带我们进去了。

    别墅的内部已经全部被处理完毕了,地板上已经不见那些人的尸体,但是房子中间的血腥味道还是久久不能够散去。

    “我们最后进入现场的时候,首先被吸引的是这个血腥味。找了一圈我们都没有发现尸体,最后发现尸体在楼上。”

    张宽介绍了这个房子的大体构造。我和徐梦莹当然不用听他讲这些,但是我们都不能够显露出我们曾经来过这个房间,所以也只是耐着性子听他说。

    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整个房间中除了二楼被炸开头颅的两具尸体之外就没有别的尸体了,这一点着实让我非常惊讶。难道狼蛛直接将尸体处理掉了?

    “现场的尸体就只有这一处么?我记得在那个文章中可是写的有很多处的啊!”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惊讶。我不能够暴露出我曾经来过现场的事实,如果暴露出来了,我会直接被列为重点嫌疑人的。我还不想被列为重点嫌疑人呢,想到这一点,我便牵扯出了孔晓怡之前写的那篇文章,毕竟这篇文章和我们的经历一模一样。

    “现场的尸体就只有这一处。那位记者写的文章,我们看了看,觉得很有可能是艺术加工,但是非常奇怪的就是颅骨炸裂这个地方的描写,非常的详细,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张宽严肃地说道,“你想想,颅骨炸裂,普通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地这么详细?而且这位记者手上的照片和现场的照片是一模一样,如果说她跟这个案件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话,我自己都不相信的。”

    张宽说的有道理,如果我之前从来没有加入过狼蛛游戏知道孔晓怡是清白的,我差点都要以为孔晓怡确实就是这件案子的嫌疑人了。

    “但是,那个可是一个记者啊,她怎么会有手段办到这些事情。”我努力为孔晓怡开脱,“一个小小的记者,可能连这个房子的钥匙都弄不到,连门都打不开的吧!”#)&!

    “确实,你说的我们都有想到。比如你看看,这间房子的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张宽指着门锁说道,“你看看这个门锁的撬痕,手法很专业。我想这人应该是个惯犯,至少经常溜门撬锁,但是这位记者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我其实也不愿意相信她就是犯罪嫌疑人。”

    “但是她的那篇报道对于案发现场的还原性实在是太让我们惊讶了,我在想她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而至于钥匙的事情,其实她可能还有同伙之类的。”张宽烦躁地弄着自己的头发,“但是我也说不准,她那边还在进行审讯,到时候会有结果的。”

    张宽说孔晓怡在审讯,这让我有些不淡定了。在我的印象中审讯就是严刑拷打,我在担心孔晓怡那个小身板能不能撑得住。

    张宽看我有些不淡定,笑着解释说,“这些所谓的审讯,其实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的。审讯真的就只是找你喝茶聊天,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咱们现在讲求文明执法不是么。”

    “哦,这样啊。”我打个哈哈。不能够让他们看出我对孔晓怡过于关心,这女孩名义上还是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一个女孩子。我赶忙将话题又转移到尸体死亡的方式上面去了。$^@^

    “200斤的能量,如果能够从人的颅骨当中直接爆发出来,那可是相当了不得的能量呢。”

    我轻叹了一句,接着说道,“其实我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最大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这种能量。你想想,如果人体真的能够爆发出这样的能量,如果正确地加以引导,是不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

    张宽显然没想到这一点,他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哈哈,这一点我之前是一点都没想到。我们的检验科医生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事故的话,能不能够防止。嘿嘿,我该怎么说?大概是你们物理学人的脑洞比较清奇,想象力比较丰富?”

    张宽这是赤裸裸的吐槽了。我摇摇头,“最多也就是脑洞清奇了,嘿嘿。我最近在研究所休假,晃悠到这附近,刚好遇到这个徐梦莹然后又说起这个事情,我就过来了。”

    我顺带解释了一下为啥我一个科学家没事跑到鄂尔多斯晃悠。我觉得我虽然说不习惯谎话,但是真话说一半这种事情还是能够做到的。

    “走吧,我们上二楼去看尸体。”张宽没有跟我搭话,只是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半天,最后才说道。“看了尸体你大概就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了。”

    我跟着张宽上了楼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态有一定的变化,我总是觉得这楼梯跟我之前跟在狼蛛身后上楼的样子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现在是跟着张宽一起上楼,我能够确定我自己的安全吧!

    张宽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漫声介绍起了这个房子。

    “这件东方花园的别墅,是普通的独栋别墅中的一种,板楼,坐北朝南。这个房子主人家现在在国外,一年也就回来清清灰尘。这别墅好像也出日租,但是最近应该是没有人租进来,毕竟这一片离城区也挺远的,交通不方便,大概没有人愿意花这个交通的费用到这大老远来。”

    “这犯罪嫌疑人倒是很机灵,”徐梦莹插嘴道,“这种有时会租出去,但是主人又长期不在的房子是最好下手的。毕竟如果主人真的长期不在,而房子里面突然有人了,邻居们肯定会立刻发现。最好就是这种经常短租的房子,嫌疑人稍微有点手段就知道这房子什么时候是空的,只要是空的他们就能够鸠占鹊巢。”

    我不懂刑侦,就听着徐梦莹讲着。张宽也点点头,“所以我说了,犯罪嫌疑人,其他这个撬锁的人,肯定是个惯犯了。也就是这一点我们才没有对孔晓怡直接逼供,或者是用其他的设备进行逼问。”

    说话间我们两人已经来到了楼上,张宽让出身子,好让我能够仔细看着这两句头骨爆开的尸体。

    “你看看,这个尸体。”张宽指着唐奇的尸体,神情漠然地说道。

    “尸体的颅骨部分已经全部炸碎,在周围成放射状四射开来,根据痕迹进行联网追踪和现场还原,我们确定了尸体损毁的方式就是颅骨爆炸。”

    “你可以看到,这个尸体的头部已经完全的被毁掉了。整个头部就还剩下一半的下颌骨连着脖子,”张扬挑衅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白晓博士,您还是想的如何使用能量,而不是人的生命很可贵之类的问题么?”

    张宽的意思展露无遗,他是在指责我把人的生命当成儿戏呢。他大概是期待我看到这个人尸体之后一脸震惊,然后再跟我老神在在地科普一下人的生命的重要性,最后再期待我涕泗横流幡然悔悟。

    切,这是什么鬼想法,中二日漫看多了吧?

    唐奇是在狼蛛游戏中丧生的。狼蛛游戏中,我对于生和死的体验,比起一般人深入了不止一倍,张宽想要跟我科普人命的重要性,嫩了点吧!

    我慢悠悠地开口说道,“这真是太让人难过了。这人看起来应该只是中年受挫了,他上面应该还有老婆孩子呢。”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