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38章 监控调用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唔……”

    我缓慢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间酒店的房间中。

    我的脑子还停留在之前的那种混沌的状态,毕竟才刚刚睡醒,我一时间有些闹不清楚这到底是在哪里。

    我睡着之前,应该是在吃晚饭。跟谁吃的?

    好像是跟两个妹子,一个男人一起吃的。两个妹子,一个叫孔晓怡,另一个叫罗梦莹……

    我一个激灵,狼蛛游戏的记忆一下子来到了我的脑中。我从床上猛地坐起。如果我之前是在鄂尔多斯的那间别墅中,那我现在为什么会在这个酒店中?

    难道是狼蛛在我昏倒的时候把我从店里面弄出来弄到了酒店中的?

    我猛地惊醒,第一反应就是找到手机确定现在的时间。之前在游戏中的时候我全程都在狼蛛的别墅之中,完全说不清已经过去了多久。

    还好还好,我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现在才不过是第二天而已。如果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在这段时间中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相应的不太难查清楚。

    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我必须从房间中出去,弄到更加足够的信息才能够做出下一步的判断。我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从楼梯上面下楼,抓到一个服务生就问我现在是在哪里。

    大概是我的样子太过于急切,服务生有点被我吓到,但是最后还是告诉我,我现在是在客来酒店中。看我着急同时又有些衣冠不整的样子,服务生还问我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我摇摇头,大概想起来了这个客来酒店是我当时来鄂尔多斯订下的酒店。当时我傻傻地以为这个所谓的狼蛛游戏是个帮助抑郁症患者的大好人,而这个狼蛛游戏是个单纯的帮助别人走出抑郁症的游戏。我当时非常兴奋地赶到了鄂尔多斯之后,就订下了这间酒店。毕竟狼蛛当时就提供了一个玩游戏的地方,我在鄂尔多斯肯定还是要有一个落脚的地方的。

    我谢过服务生,拍拍自己的脸颊,顺势就在楼梯旁边坐下了。既然是我自己订下的酒店,就表明并不是狼蛛帮我订下的酒店,顺着这条线索能够查出来的东西确实有限。

    不过我从晚宴之后的事情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那么会不会我回酒店都是狼蛛帮我的?我沉思着,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酒店的前台很有可能见过狼蛛,而这样的话说不定会对他有什么印象。

    我下到酒店的一楼,对酒店的前台问道,“您好,我想问问昨天有没有一个戴着蜘蛛面具的人来过?”

    狼蛛随时都戴着一副面具,如果真的是他送我回来的,那么这些酒店的前台人员应该对他有些印象。

    前台的人员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摇摇头说道,“抱歉,我没什么印象了。”

    前台人员说没有印象,那应该就是没有了。毕竟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就直接送我回来,前台应该会觉得有些印象,至少也应该觉得比较奇怪的。

    不过,会不会是狼蛛自己也觉得戴着面具行动胎位显眼,所以才选择了没有戴面具这种行动方式呢?我眼珠一转,回答道,“唔,是这样的,昨天我在外面喝醉了,有人送我回来的,这人有东西掉在我这里了,我想确认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知道你们这里肯定是有监控录像的,请问你们能不能借我调用一下监控录像呢?”

    酒店的前台人员瞪了我一眼,好像对于我给他们找事情这一点感到非常的不满,但是最后还是转身往里间走去,过了一会儿领过来一个穿着工装的人员。

    “这是我们保卫科的工作人员,我已经把先生您的情况给他讲过了,他会带您去调用监控录像的。”

    前台小姐的说话语气是冷冰冰的,好像对于我这种找事儿的行为有些不满,但是我现在也根本顾不上这些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这一点。

    保卫科的技术人员带我到了一个满是电脑屏幕的地方。他介绍说这是整个酒店的监控室,如果要调用前厅的监控视频的话就一定要在这里调用。

    我点点头不言语,这些事情我其实不是很懂,就全权交给人家技术人员来处理吧。

    技术人员的手下动作不慢,三下五除二就调出了昨天一整天的视频交给我。他们技术人员其实特别忙,现在也还有急事,就只能够交给我一个人看。我并不介意,直接就在监控室驻扎下来,查看监控录像。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回来的,最后就直接能够把整天的视频加速通看了一遍,就算是这样还花掉了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但是就算是我花掉了一个小时,从我入住酒店的那一天的视频看起,一直到我刚才醒来的时候的视频,都完全没有拍到我回到酒店的画面。酒店的视频中就只拍到了我从酒店出去的照片,而没有拍到任何我从外面回到的视频。

    我搓搓自己的脸。不可能,怎么可能是我从酒店出去了,但是没有从酒店的外面回来?这完全说不通啊!

    我拍了拍旁边正在看监控的技术人员,说明了一下我现在看到的情况。

    技术人员那边现在还在忙事情,这会儿一下子被我打断了,他其实脸上的表情相当恼火。他耐着性子听我讲了一番情况,最后一翻白眼道,“哎呀,这个情况,很可能是你根本没有看到你出去的视频啊!而且你现在不是好好站在这么!既然你人都没事你还计较什么!既然你都知道是你朋友送你回来的,你后面见到他们的时候再好好感谢他们不就得了。”

    我摸摸鼻子。技术员说的有道理,如果我是真的喝高了或者是神志不清了被朋友送回酒店,应该至少会推断出来到底是什么朋友,至少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直接找上酒店的监控录像设备。

    技术人员显然是没有耐性帮我再清查一边监控录像。而我对于我自己的视觉记忆能力还是非常自信的。虽然不能够说是过目不忘,但是看过的东西我至少都能够有个印象。我不可能对于自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有看到。

    我仔细地思考着。我没有找到自己从门口进入的监控录像,那么我会不会是从地下通道进入的呢?我随即摇摇头,我觉得这种情况还是不太可能发生。我之前已经问过了酒店的工作人员。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地下车库的进出都必须凭借入住证明实名进入,如果是有车就更不可能进出了。

    我又推测了一下,觉得最有可能的还是从正门进出,因为正门中有时会进出一些大型的清洁设备,如果有人把我藏在这些清洁设备中搬运进入酒店,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我醒来的时候我的房卡正好是插在房间当中的,送我回来的人肯定是找过我的口袋,最后找出了我的房卡的。

    我又把录像倒回去看了看,最后看到一个清洁工模样的人进出了酒店。在之前的监控中就只有这一个人带着大型的设备进出了酒店,如果说有一个人隐蔽地带着我进出了酒店,那就一定是这个人没跑了。

    但是这个人带着非常低的工装帽,我就算是把视频给拉地非常近也没办法看清楚。想必前台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我有些丧气地叹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从这条线索追查就算是没办法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