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31章 他人即是地狱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这个人,不管是身高还是面部特征,完全都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这也非常有效地让我们直接忽视掉了这个人,转而去兴致勃勃地观察旁边那位美女了。

    而大概是由于同性相斥的这种规律,孔晓怡对于美女的态度却不是很热络了。她并没有一直盯着这个美女看,而是也关注了一同进门的那位中年男子,这不得不说是孔晓怡比我们更细心的地方。

    随着孔晓怡这一声提醒,狼蛛暂停了录像的进度。他抬起头,应该是在比对视频中的男人的面部特征和之前趴在沙发上准备杀掉孔晓怡的那个男人的面部特征,最后说道,“这俩人应该确实是一个人。”

    “就是这个人,间接杀掉了这个大厅中的所有人?”我难以置信,转头问狼蛛道。

    “我也不知道,接着看吧。”狼蛛点了播放按钮。这一次我们都对这个中年男人分了些应有的注意力,但是无奈这位美女实在是太过标致,我的目光都忍不住被她吸引了。

    美女的态度非常温和,给人感觉是如沐春风。刚进入大厅,就有好几个人围着美女看,有几个胆子大的,已经走了上去。美女感觉也并不是那种冰山美人,而是比较温和的性格,就算是周围有人找她聊骚也是礼貌地微笑着,回答也非常风趣得体,给人感觉如沐春风。

    而就在这个时候,美女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悄无声息从推拉门的地方溜了进去,他显示围绕着整个大厅走了一圈,然后不偏不倚,正好就坐在了整个大厅的中央。

    这中央的位置这个监控器看的不是很清楚,狼蛛稍微调整了一下机器,应该是把视频从一个监控器转换到了另一个监控器当中。

    “我们还是来看看这个男人的动静吧,”狼蛛说道,语气中带一点揶揄,“那个美女那边的动向,我闭着眼睛都能够猜到。”

    我自然明白狼蛛话语中是什么意思。不管在什么时候,男人看到了漂亮女人都会像是个苍蝇一样直接围上去,就算是在这种生死关头也是丝毫不差。那位美女身边的动向,也无非就是要电话、或者是聊骚,人类最原始的冲动就算是在死亡的威胁中也根本不会消除,反而会因为死亡的威胁而变得更加急迫。

    而这个中年男人的动向则变得有些奇怪了,他径直坐在了沙发上,对于那些想要攀谈的人都不冷不热地几句话打发了。一双眼睛左右瞟着,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他这是在干嘛?”孔晓怡疑惑地问道。而还没等到她的问题说完,监控中就传来了两人厮打的声音,而一边厮打,还一边回荡着一个男人的叫骂声。

    “梦莹明明是问的我的电话,她怎么可能搭理你?你这讲黄段子的猥琐男!”

    “哎呀,这个大厅的厮杀,好像是从那个美女那里开始的,我们好像找错重点人物了。”狼蛛颇为喟叹,尝试着再次更换播放视角,转回那个美女的身边。

    而我,则没有错过那厮杀开始之前男人脸上的微笑。那微笑简直就好像在说对现在的情况是早有预谋似的。

    “等一下,先别忙着切换。”我制止了狼蛛切换屏幕的动作,“那边的情况一会儿再看吧,你们来看看这个男人,他是不是笑的……有些诡异啊?”

    听到我说的话,孔晓怡也跟着凑过来仔细看了看屏幕上面这个男人的表情,接着肯定地说道,“看起来好像是有点。”

    “那咱们先看看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意思。”

    狼蛛现在是出人意料地好说话,他应该也是很想查清楚在这个房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三人接着紧盯着狼蛛手上的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的右边方向想起几声拳打脚踢的闷响,还有女子惊恐的叫喊。不难感受得到,那边的厮杀正是围绕着这一个叫做梦莹的美女展开的。从外放声音中,我能够清晰听到“骚扰”、“动手动脚”之类的字眼。我大概能够猜到,那边的骚动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有人非礼了这个叫做梦莹的美女,然后有人路见不平,接着才演变成了一场斗殴。

    而此时,中年男子所坐着的沙发周围也聚集了一些人,其中有个歪戴着棒球帽的男孩儿,他好奇地问道,“哎,大叔,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起来么?”

    中年男子又是诡异地一笑,“你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他人即是地狱么?”

    棒球帽男孩儿显然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为什么这么说,跟了一句,“大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哎,少年你应该多读点书。”中年男子感觉自己装逼失败,有一点点挫败地感叹了一声,接着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神秘而运筹帷幄的声音,“这是德国哲学家萨特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个体是个独立的个体,而当独立的个体投入到有他人参与的社会中的时候,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对自己施加影响,社会中的每一个他人对自己来说都是地狱。”

    “胡说,萨特明明是法国人……”我看着这视频中的中年男子信口开河,忍不住纠正了他的言语中的错误,被孔晓怡和狼蛛一起瞪了一眼,悻悻地加上了一句,“虽然他的其他话语都是正确了。”

    “老实看视频,没人当你是哑巴。”狼蛛一直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现在这么朝我怼一句,我才突然有点真实感觉。这家伙讲话一直都是进退得体,感觉有些不近人情,我觉得这人简直就不是真实的人类,但是现在这人朝我扔出来一句垃圾话,我才突然有种“这人也是真实的人类”的感觉。

    我的脑子中刚刚冒出类似的想法,赶紧甩甩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自己的脑中。狼蛛是正常人类?开玩笑吧!一个正常的人类怎么可能设计出这么变态的游戏,又怎么可能会对这么多的人的死亡无动于衷?这样缺乏正常人类的情感的表现,大概只有恶魔才能够做出来了。

    不过我现在就算对狼蛛抱有再大的敌意和不满,但是目前也根本没办法控制住他,还不如做点现在能够做的事情为好。我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到视频之中,只看见这视频中的中年男子接着和棒球帽男孩儿讨论着“他人即是地狱”的话题。

    中年男子眼睛根本没有朝着骚乱的来源方向看,但是嘴上说的话却每一条都是关于美女那边的骚乱的。

    “小兄弟,你想想,一个人要是站在这个房间之中,可不可能直接就跟别人厮打开了?当然是不可能的,是因为有其他人在这里,他们才开始打架的。”

    我心中听的好笑,这人说的不是废话么,这些人打架当然是因为有人了,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起来。

    戴棒球帽的小哥也觉得自己被涮了,有些不忿地回了一句,“大叔您这是在消遣我啊,我自己有眼睛,知道这是俩人在打架。”

    然而中年男人后来又慢悠悠地说了句话,这不仅让视频中的那个小哥愣住了,也彻底让我们三人惊住了。

    “对呀,你想想,俩人打架的目的,不就是实现自己的目的,不让对方实现目的么。在这里呢,就直接的是攻击别人的肉体,至于最后的目的,是想致残还是致死,这我可就说不准了。”中年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棒球帽小哥的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接着道,“你想想,这和狼蛛游戏是不是有些像?说到底人世间的规则都是这样的,你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别想让别人实现目标;你想要活,就别想要别人活。”

    接着,中年男人发出了一阵有些令人牙酸的笑声,接着说道,“哎呀,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架,下手稍微没个轻重,一会儿在狼蛛游戏当中可就少了个竞争对手了啊!”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