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24章 算牌与出千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狼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中已经满是汗珠。明明只是过了半分钟的时间,对于我来说,仿佛却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晓怡,加油。”我把象征着庄家权力的发牌机递给孔晓怡。孔晓怡接过,眼睛里面已经有了点点泪痕。

    “白晓,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孔晓怡的眼中满含担忧,她欲言又止,我猜测她想说的应该也就是就算想要感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感谢得上这种话,毕竟现在场上能够确定稳操胜券能够活到最后的人,目前只有孔晓怡一个。

    “没事,等出去了之后你想怎么感谢我就怎么感谢我,要感谢多久都行,以身相许当然也是可以的。”我故作轻松地哈哈笑几声,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让孔晓怡觉得稍微轻松些。

    孔晓怡好像被我的话噎也一下,瞪了瞪眼睛,不过这样一来她比之前放松了不少。我的目的达到,转而带着微笑略有些挑衅地看着朱杨。

    朱杨不为所动。他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冷笑道,“白晓,其实就算是你能够进来了,也无非是同样的结局,没有什么意义的。”

    “我的胜利是必然的结局,”朱杨说的踌躇满志。他一改之前有些害怕对上我的样子,竖起一根指头,好像是在说我一定会输一样。他先把这跟指头指向了他自己,接着又指了指我,“我,肯定是胜利者。只是输家从孔晓怡变成了你,仅此而已。”

    朱杨说的这么笃定,他自己的自信的来源我一清二楚,当然就是他在袖子当中已经藏好的纸牌。在21点游戏当中,玩家拿到的纸牌由开局时发出的两张明牌和后续发的几张暗牌构成,如果他能够以极快的手法调换他拿到的暗牌,使他的暗牌保持在21点一下最大的点数,就能够保证游戏的胜利。

    换句话说,这个游戏是个对老千极为友好的游戏!只要出千,获胜的概率就会成倍的提高!

    狼蛛提出过,在这个桌面上的规矩和赌场的规矩相同,既然赌场中关于庄家的潜规则和这里关于庄家的潜规则是一样的,那么也可以推论,这里对于老千的处理方式也和赌场相同。

    我曾经听在拉斯维加斯混的师兄说起过,赌场中对老千的处理方式和抓奸有异曲同工之妙,讲求的就是抓现行,要是没有现行可抓,那么老千就可以大摇大摆出入赌场,有些厉害的老千还能够直接踩在赌场的头上,从赌场的手里面拿钱。

    我心中对此有数,因此在发现朱杨藏牌之后就很注意盯他的动作,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一无所获。这个物理系的学生,竟然能够出千出的如此天衣无缝,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完成这一切的。

    不能够抓到他出千的现行,我就算知道他在出千也没啥意义。不过因为我之前稳居庄家的位置,所以对于这一问题也没有过多纠结,只是等着坐收渔利。

    不过我现在和孔晓怡调换了位置,已经不能够置身事外。不过接下来的这一局就要确定胜负,这也就要求我需要在一局之内发现他出千的手法。这可是我前几局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我能够在一局之内完成这件事情么?我自己也不能够确定。

    “第5回合21点游戏现在开始,首先请庄家孔晓怡进行首轮发牌。”

    孔晓怡从发牌机中摸出两张纸牌,一明一暗,明牌是q,大牌。暗牌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接着就是为我和朱杨发牌了。看得出来,孔晓怡的手法比我还要熟练很多,应该是在赌场中摸爬滚打过,这姑娘刚才连赢数把说不定并不是运气使然,而是确实有什么特殊的技巧。

    但是就算她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对上出千的朱杨,恐怕也是输多赢少。联想起刚才她对着天花板念念有词的样子,我大概可以确定,这姑娘是在算牌。

    扑克游戏当中,已经出过的纸牌不会再出现,因此玩家有的时候可以根据已经发出的纸牌来判定后续还有什么牌没有出,厉害的玩家甚至可以直接计算出下一张拿牌和停牌的输赢率。这种直接通过技术的手段考量的是脑力,在平常的游戏中还算有点看头,但是赌场中比拼的毕竟是运气,所以算牌者可谓是过街老鼠,赌徒不待见,庄家也不待见,但这并不妨碍仍然有人为了赚钱练就一手绝世记牌和算牌的手艺。

    为了防止算牌这种情况的出现,21点会使用多副纸牌,比如这次就使用了4副纸牌,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算牌,从而直接得出下一张的点数,由此来确定自己应不应该要牌。

    然而,就算是4副纸牌已经是很大的数额,几乎可以直接导致算牌者算不出接下来一步的纸牌,但有些厉害的人,还是可以通过已经有的数字推算出后续一张扑克是大牌或是小牌的概率。概率虽然并不能够保证百分之百的正确,但至少可以提供一种最为可能胜利的选项。

    然而,孔晓怡虽然知道纸牌的计算方法,但我却并不知道。我正面对上朱杨,实在不能说是有什么胜算。

    朱杨原本是孔晓怡的上家,我现在和孔晓怡调换位置,他仍然是我的上家,比我先拿牌。朱杨手上一张6,一张5,这是非常稳妥的点数,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是胜券在握。

    我手上则是一张3,一张5,点数合计刚好是8,牌的点数比较小,似乎凑齐21点稍微遥远。不过我也并不着急,首轮发牌并不会直接决出胜负,真正刺激的是第二轮发牌之后,因为此后的牌都会以暗牌的形式发到每一个玩家的手中,而不管是爆掉还是拼点数,都是在这一轮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前两轮发牌都波澜不惊,朱杨看着我,露出了胜券在握的微笑。

    我也回报以客气的微笑,第三轮,才是真正的决胜局。

    朱杨第四轮发牌的时候过掉了纸牌,而长久没有开口的我,这时候悠然开口说道:

    “朱杨老弟,你怎么过掉了这张纸牌呀?”我悠悠地说道,“我可要提醒你这么一句,自己手上藏好的纸牌,已经没有可以换的了哦?”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