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9章 刽子手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刚开始看见周文斌笑的时候还觉得如释重负,但现在看到他泪流满面,大概也猜到了,他手上拿到的牌已经超过了21点,难逃血腥爆掉的命运。运气就是如此嘲弄,本来赢面很大、风险极小的12点牌,然而就是遇上了

    我心中觉得有些遗憾。老实说,这些人当中我最能聊的来的就是周文斌,这时他难逃一死,我当然觉得伤心。

    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周文斌抹抹眼泪之后直直地看向了我。

    “白晓博士,请你给我个痛快吧。”

    周文斌求个痛快,我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指明要我给他个痛快。

    “周哥,你还是换个人吧,”我深吸一口气,“我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要我动手你可能要遭些罪。”

    这只是我推辞的理由之一,真正的原因是,我根本下不去手。在盘选庄家的过程中,他和孔晓怡是唯一对我表示同情的人,并且这人真的挺好相处的,我下不去这个手杀掉他。

    “白晓博士,死在你手里也是我的荣幸啦,毕竟是国内不世出的天才,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呢。”周文斌故作轻松地笑笑,“麻烦您动手吧。”

    “叮,”液晶屏的响声又一次在房间中突兀地回荡起来,“玩家周文斌手中点数已大于21点,周文斌已经成为输家玩家,即刻进行处决。死亡原因:爆掉。”

    周文斌转头看到了消息,脸上的微笑明显有些挂不住了,不断催促着我,“白晓博士,请快些动手吧。”

    我咬着牙,双手握紧了坐在桌前。我前26年从未杀过人,现在又怎可能下得去手!

    而在我犹豫的时候,周文斌的脸已经开始膨胀!我一咬牙,起身来到周文斌的身边,卡住他的脖子。

    “白晓博士,别因为杀人而愧疚,”周文斌的脸已经膨胀了起来,说话已有些吐字不清,但他仍然尽力咬清楚每个字。

    “你想活下去,就只有别人死,这世界本身就是这样的。你在丧尸游戏当中,虽然没有杀人,但是既然活了下来,那就已经构成了别人的死亡,这和杀人本身没什么两样。你早就已经是手上沾满鲜血的罪人了。”

    周文斌说话说得非常快,但吐字清楚,说的话声音也很低,应该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得清楚。听到后面,我甚至能够听出他隐含的痛苦和强忍的哭腔。我狠下心去,双手逐渐收紧。

    “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你明白这一点,我死的也有些价值……”

    周文斌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我双手冰凉。其实我之前也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我总是自欺欺人,认为这些人并不是我自己亲手杀死的,因此并不能够算是我杀掉了他们。

    然而周文斌则让我清楚地意识到了,是因为我的缘故,这些人才死掉的。所以其实跟我亲手杀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当然不会愚蠢地认为是因为我害死了这些人,所以我就应该去死什么的。这种圣母逻辑在我这里并不适用。但不可否认的是,我迄今为止的生存,是拿别人的命换来的。没有别人的性命垫脚,我怕是在第一场就折了。

    只有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并且明白自己随时可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才能够真正严肃地对待这个游戏。

    周文斌想要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的难道就是这一点。

    “我清楚,我都清楚。”我低低说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自己心里面却知道,自己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自己刚才为止都还有一种这是个游戏的感觉。

    如果说这场21点真的是赌场当中的游戏,其实狼蛛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我们并非没有筹码,我们是有自己的筹码的。

    我们的筹码,就是自己的性命!

    我双手冰凉,发出下一张纸牌。非常幸运的是,后面所有人拿到的纸牌都没有超过点数,没有人最终爆掉。

    “第二场21点游戏结束,玩家李闯、周文斌点数超过21点,最终爆掉,淘汰出局。其余玩家为赢家,直接进入下一场。”

    第三场21点扑克游戏,仍然是我开牌,我手上一张明牌为10点,另一张为k,大牌一副,我自然没必要拿牌了。

    崔艳怀疑地多看了我两眼,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接着开始拿牌。一轮拿牌之后,崔艳的脸色明显变得更加不善了起来。

    崔艳手上的两张明牌,一张7牌,一张2牌,又摸到了一张7点,这样下来就正好16点,又是回到了那个尴尬点数了。

    “靠!”崔艳毫不掩饰自己的懊恼,往椅背上重重一靠,“老子手气怎么这样!”她盯着自己手上的牌,半晌之后突然望向我,目光如炬,语气狠厉,“白晓!我刚才那回合就在注意你了!你运气一直很好,该不会你一直在出千吧!这次你敢亮出你的牌么!你这次该不会又是一步登天的20点或者甚至是21点吧?!”

    “是20不错,”我玩弄着手上的扑克,从容回答道,“但你要说出千就血口喷人了。”

    “看吧!没错!又是20!”崔艳的漂亮脸蛋因为她那诡异的笑容而显得有些可怕,“这么凑巧?每次游戏的20都在你头上?老子这把怎么就没有个20?”

    “崔艳,你冷静,现在没有20点,我怎么记得你刚才好像拿到过20点么?”

    刚才那局中崔艳确实拿到了20点,当时还非常开心,嘻嘻哈哈笑个不停呢。

    “你上把拿到了,那是说明你有运气了;你这把没拿到,就没运气。运气这种事情悬得很,怎么可能说的准。”我一摊手,状似无辜,“你不该直接就说什么我出千,说到底都运气问题。”

    “哼,怎么可能全凭运气,”崔艳咬牙切齿,“你要是真的全凭运气,有为什么每次都能够一步登天,在头一回合拿到大额的牌?”

    “牌都是发牌机发的,我不可能做着什么出千的事情。”我已经放弃跟这个疯狂的女人纠缠了,懒懒地指了指发牌机。随即又补上了一句。

    “况且我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呵,你还真信运气就能够帮你拿到21点?”崔艳明显完全不信。

    我微微一笑,“我信,我非常确信。”

    “因为我这运气不太一般,我这可是,庄家的运气。”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