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十三章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第13章爆掉

    狼蛛从推拉门走出,留下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刚才未发一言,直到狼蛛从房间中走出,她才颤声发问道,“他说的‘爆掉’,到底是什么……”

    刚才站着的那个出言不逊的刀疤脸粗声粗气说道,“傻女人,没有听到狼蛛之前说的么,如果手上的牌比21点大,这种情况就叫做爆掉。”

    女人留着大波浪头发,神情中满是惶惑无助,“爆掉,爆掉……”

    金边眼镜眯着眼睛,缓缓摇头道,“经历过刚才那件事情,邓老弟,你还觉得狼蛛所谓的爆掉,真的会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他这么一提醒,刀疤脸也咂摸出味儿来了,“你是说,他说的爆掉,也是死掉?”

    “可能还是了不得的死法,爆掉,爆掉,嘿嘿,会不会真的就是整个人,嘭一声,就爆掉了?”另一个站着的挑染短发女人笑嘻嘻地说道。从这女人的脸上根本看不到别人脸上的惊恐等情绪,她好像真的很享受这场狼蛛游戏似的。

    “省省吧,崔艳,就你不嫌事儿大。”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个男人不耐烦地出声道。这人大概30岁左右的,身上穿着一套西装,样子就好像是普普通通的公司白领。

    崔艳笑嘻嘻地没有说话,房间里面一时死寂。片刻之后,金边眼镜率先啧了一声,“怕个毛线,不就是个死么,刚才谁还没经历过了。”

    金边眼镜这句话让我瞬间明白,这些人估计都是经历过第一次的丧尸选择游戏,见过血腥画面的。这让我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危机感,这些人既然都能够通过第一轮的丧尸游戏,那么想必智商和情商都有过人之处。与这些人相比,之前第一轮丧尸选择游戏中的哪些对手玩家完全就上不了台面了。

    我挨个细细打量他们,这些人脸上的表情虽然有的紧张焦虑,有的比较淡然,但是除了那个站着的大波浪女人之外,剩下的人都没有出现刚才丧尸游戏中那些人脸上惊恐的表情。面对将有的死亡威胁,这些人都足够冷静。

    靠在沙发扶手上的青年符合着金边眼镜的话。这青年纹了个大花臂,戴个鸭舌帽,说话的时候身子老是颠一颠的,带着他的鸭舌帽也跟着颠一颠的,有点嘻哈青年的感觉。

    “周哥说得好,一死(哟)百了!”

    这人说话还带rap,整个大厅中的氛围因为他这句话而稍微缓和了些,就连最惶惑无助的那个大波浪女人都跟着稍微翘了翘嘴角。

    “新人,自我介绍呗?”金边眼镜一边笑一边把目光转向了我和孔晓怡二人。

    这些虽说是后面游戏的生死对手,但现在也是难兄难弟,还是相互信任比较好。更重要的是,现在还在休息阶段,如果这些人想要对我们不利,那狼蛛是管不着的,我还是尽量跟他们打好关系。

    “我们都是经历过第一轮狼蛛游戏的人,应该与在座的各位一样吧?”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剩下几人都点点头,表情有些沉重,我快速带过了话题。“我是白晓,现在供职于一家国企,做技术研发的人员。”

    我故意隐去了自己的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在这里,大家都是“生存”的竞争者,我还是不要太过招摇,这样大家后面可能会认为我是有力的竞争者,因此不停针对我。

    孔晓怡听到我话表情有些惊讶,应该是在想我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多嚼舌根,稍微欠一下身子介绍了自己,“孔晓怡,目前是一名记者。”

    孔晓怡刚说完,短发挑染的女子就打了个口哨,“哟,记者姐姐!我可佩服记者了。我叫崔艳,酒吧服务员。”

    “你就老老实实告诉别人你是特殊服务员,大家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西装男表情有些戏谑,但崔艳也并不以为忤,而是嘻嘻一笑,表情魅惑道“唐大哥,我要不今晚就给你,服务一下?”

    “哈哈哈,我等着!”姓唐的西装男眼神有些露骨,伸手啪一下打在崔艳的屁股上,转头说道,“我叫唐奇,公司中层管理。”

    剩下的人也一一作了自我介绍。金边眼镜叫做周文斌,现在在自主创业,急需资金。花臂嘻哈青年叫李闯,是个酒吧驻唱歌手,现在急需一笔钱来组建乐队。大波浪的女人叫做杨欢如,是个全职主妇,想要买房缺首付。刀疤脸叫做齐猛,现在是个网吧看场子的,不过看他气场和样貌,应该是个混社会已久的黑帮头头,他没说自己参加狼蛛游戏的原因。

    一言蔽之,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缺钱,多半都是为了孔方兄才聚集于此的。他们本意其实也并不想参加狼蛛游戏,在丧尸游戏的过程中才发现,这个变态游戏的真实面目。

    屋内的人一一介绍完毕,我环视一周,发现还有个站在窗边的青年,刚才起就一直抱着手臂冷眼看着我们。出于礼貌,我出声道,“这位老哥,请问你是……”

    “朱杨,20岁,大学生,”青年的介绍简洁利索,表情也冷淡,或者说是冷漠。他迟疑了一小会儿,加上一句,“物理系学生。”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半个同行啊。

    “白晓博士,我久仰您大名了,”朱杨咬着嘴唇,“中国物理界的希望,高能物理天才,嘿嘿,我一直以您为榜样呢!您还说自己现在供职于一家国企,我知道那是z研究院吧?那可是我们国家最顶尖的研究院啊。还有您也不是普通的技术研发人员吧?史上最年轻的特聘研究员,这名头是不小的啊!”

    房间里面剩余的人都好奇地着我,唐奇夸张地大叫,“哇,科学家!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科学家呢!”

    我强笑着点点头。虽然这些目光中都是好奇,但是我还是明显地感觉到,有几道目光中隐隐含着不善。

    这是当然的,在这个狼蛛游戏中,想要找到解法,就要努力思考,这不只是关乎运气,也是关乎智商的较量。刚才还是普通人的我,与大家的起点一致,这场游戏就是一场俄罗斯轮盘赌,是纯粹的运气比拼。但是现在,我的身份被大家知晓,人人都知道我的获胜潜力,会针对我也就在所难免。

    我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朱杨,这小子,看上去不言不语,心里面算盘倒是鬼精!

    “哎呀,国宝级的人物呢,怎么现在过来玩儿这个,找刺激?”周文斌也微笑着凑了过来。

    我趁机说道,“哎,还不是工作太累。我之前工作太拼命,老觉得自己记忆力下降,做事情效率低下,差点被开除。去医院看病,我直接被医院确诊为抑郁症。来参加这个也是听说可以治疗抑郁症的。”

    在我说出自己记忆力下降的时候,我能够明显感觉到那几道充满不善的目光稍微缓和了些。我心中一阵嗤笑,果然,什么好好相处,在真正的生存面前都是屁话。

    “没想到是这么个游戏啊。”李闯看上去也是松了口气,笑着说。

    “没想到啊。”我跟着叹口气,语气夸张。大厅中众人一阵哄堂大笑,空气中充满了愉悦的气氛。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