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 第三百一十章:成刺猬了

时间:2018-10-06作者:段小二

    比起司徒那面的甜蜜,浴室这面的楚亦澈就没有那么好受了。身上已经被他用澡巾搓得通红,可是这种痒的感觉丝毫没有得到缓解。把手上的澡巾狠狠地往地上一摔骂道:“这他妈的怎么了?我就知道,一来这里准他妈的没好事。”

    从浴架上拿起洗头膏,挤了一些开始洗起头来,有把浴液涂在浴花上用力的擦起身子。“今天真他妈的见鬼了。”

    当他用水开始冲完头上的泡沫后,头发不一会居然全部竖了起来。就像刺猬一般直挺挺的站立着。并且不是一根一根的,而是一绺一绺的,按都按不下去。

    “卧槽、这又是他妈的怎么回事?”打开花洒又开始冲了起来。可是这头发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隔水的膜一般,任由他怎么冲洗,就是屹立不倒。

    同时身上开始起一些红点,开始只是一两个,慢慢的成了一片一片的,最后布满了全身。楚亦澈彻底的慌了,回想着这两天所去过的一些娱乐场所。会不会是那个姐不干净,自己中招了?顿时把浴室架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打翻在地骂道:“别他妈的让老子知道,不然本少爷让你在这龙城开不下去,居然敢把有病的介绍给老子。”

    “可是不对啊!如果身上的真是什么脏病的话,那自己这头发又是怎么回事?自打自己换了身衣服就开始全身发痒,洗了个头、成了个刺猬脑袋。难道是有人进过我这里?在我衣服上和这些东西上做了手脚?”

    楚亦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月薇,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人,时候自己可没少吃她的亏。想到这里他那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赔钱货、这次下手居然这么狠。你给我等着,咱们这事没完。”

    “还有你个萧天睿、你他妈的一定是帮凶,你们谁也逃不了干系。”骂完以后,又狠狠地搓起了身子。“草、还真他妈的痒。”

    楚亦澈光顾着骂了,还没有注意到下体的毛也沾到了那种黏胶,也开始直挺挺的立了起来。这下好了,穿上裤子也没办法出去了。这可惜这种黏胶只对毛发管用,要不然楚亦澈还指不定想用它干嘛呢?

    “啊!”浴室传来野兽般的怒吼声。没办法,楚亦澈只能从抽屉里找来了剪刀。别想歪了,他这种人可不会自残,只是迫不得已的修剪一下自己下体的黑毛而已。

    大厅这面,楚亦莲带着祝筱郡给所有人敬着酒。楚天尊的目的就是借着这次龙腾的事摆了一次席,为的就是把楚亦莲推出去。商界上的人现在已经知道楚亦莲是旭日的董事长,可是政界上的人他还不熟悉,所以让楚亦莲结交这些人也是其楚天尊的目的之一。当然也可以看作是楚亦莲与祝筱郡的订婚宴,可是祝筱郡的父母不在场,所以楚天尊与洛华商量了一番后决定还是等到祝筱郡把父母接来在办一次比较好。

    这样做第一、是对祝筱郡的尊重。第二、下次的宴席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目的性在里面了。爱情应该是纯洁美好的,到时候所有人只需要的是开怀畅饮,为新人送上祝福就好了。

    司徒博和楚亦莲与祝筱郡碰了杯后也了许多祝福的话,至于他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无人知晓。但有一点楚亦莲很明白,就是这位司徒叔叔私下里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他这般友好。

    楚亦澈围着一块浴巾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着脾气,衣柜里的衣服他是不敢再碰了。自己又出不去,找那些狐朋狗友来帮忙的话,让他们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威信何在?实际上他本就没有什么威信,只是站在老虎后面的一只狐狸而已。真正震慑所有人的就是他的一个身份而已,楚家的少爷。

    “对、给老妈打电话。顺便问问她有什么办法借此事来好好的在奶奶面前告上那死丫头一状。就算奶奶在偏心,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了,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杜荣满脸笑容的招待着这些珠光宝气的阔太太们,看到楚亦澈的电话打了声招呼按了接听键。

    “妈、儿子快死了,您快过来救救我啊!”楚亦澈在电话里哭的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支离破碎。听起来就像是不久于人世了,这是在和亲人做最后的告别一般。

    杜荣听后急忙朝着楚亦澈的房间快步走去。“儿子、妈这就过来,你别怕。”

    杜荣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进入。惊慌的问道:“亦澈、亦澈你怎么了?”

    “妈、你看看我的身上,全是红点。还有我这头发,还有我现在浑身上下都痒的不行了。这时有人要谋害我啊!”

    “亦澈、你这是怎么了?”杜荣看着楚亦澈一身的红点心急如焚。“快穿衣服,咱们赶紧去医院。”

    “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啊?还有那些衣服我可不敢穿,我就是穿了它们才出现这些的。一定是月薇那死丫头干的,还有那个萧天睿,楚亦莲他也一定知情。”

    “妈、他们这些人就是想整死我,这样咱们楚家就全是他们的了。”

    杜荣咬着后槽牙恨恨地骂道:“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去吧!”不过杜荣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楚亦澈的身体了。“这个一会找她们算账,咱们先去医院。”

    杜荣找了个园丁,从他哪里找来一套衣服暂时给楚亦澈换上。母子二人绕过人多的地方,开着车急忙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车上的楚亦澈用手拽了拽身上的衣服,生怕自己的身体会和这些衣服有过多的接触。一脸嫌弃的骂道:“下等人,这衣服都他妈臭的。”而实际上那个园丁一听杜荣要后,那可是把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给他拿了去,也根本不臭。楚亦澈就是如此,永远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哪怕是对于别人的恩情他也会认为是你应该为他做的,从不知道感恩为何物。

    母子二人从医院走了出来,急匆匆的钻进了车里。此时的楚亦澈已经成了光头,由于黏胶的缘故,他不得不把自认为很帅气的四六开全部剪掉。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软膏,痒的症状稍稍得到了缓解,但不是完全消失。至于那些红点医生只是简单的是由过敏引起的,一个星期不要着水,自然消除。

    “亦澈、你确定是那死丫头干的?如果你确定,咱们现在就回去,让你奶奶给评评理。”

    “妈、我一万个确定,一定是她。我今天上午和他们发生了点摩擦,可那也是无心之举。”楚亦澈把上午的事和杜荣了一遍,但他只是狗发狂了,其他避而不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