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 第二百二十章:三天后

时间:2018-10-06作者:段小二

    江强看着看着母女二人的笑容急切的问道:“我你们就别卖关子了,要是我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那…那……”话落江强的表情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他生怕自己酒后出一些不得体的话。他自己倒没什么,就是怕会影响到自己的女儿。

    江婉婷看着父亲紧张的样子有些不忍,连忙道:“放心吧爸、您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反倒是还很煽情呢。”完江婉婷笑了笑后接着道:“就是这酒啊!您为了自己的身体以后还是少喝点为好。”

    江强听后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尴尬的笑了笑同时又用手挠着头:“一定注意,一定注意。不过昨天那酒喝起来和我平时喝的有点不一样,绵柔,甘醇,一时忍不住就喝多了。而且睡起来头也不疼,想必这酒一定很贵吧,我看怎么也得好几百块吧。”

    吴芳没好气的责问道:“好酒你就瞎喝?这要是让人家听到还不得笑话你。”

    江婉婷昨天也没太注意是什么酒,听到江强这样后开始回想着昨天秦梓墨拿出来的酒。想着想着突然张大嘴巴瞪着眼珠子道:“那好像是…好像是茅台羊年纪念版酱香型白酒。”江婉婷一直在旭日酒店工作,所以对各种名贵的酒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吴芳看着江婉婷惊讶的样子问道:“婷婷、这酒是不是很贵啊?”

    没等江婉婷回答,江强就先开口道:“能不贵么,这茅台就我知道,一瓶就得六百多呢。你这几个孩子买这么贵的酒干嘛,咱们请人家来吃饭就是为了感谢人家帮了咱们,可是现在还让人家这么破费。”

    江婉婷有些急,剁了一下脚道:“什么啊!您的那种只是普通茅台而已。而这种纪念版的在市场上卖都快三万一瓶了,要是送到酒店或是什么场所都在五万一瓶的。”

    江强听后猛的咳嗽了起来,缓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道:“什么、三万块钱。我的天呐,这几个孩子有钱烧的么?花这么多钱。那我…那我昨天一顿饭岂不是喝掉了六万?”

    “不止这两瓶,一共是四瓶,昨天他们走后是我收拾的那些东西,现在都放在阳台。”完吴芳急匆匆的把那些东西全部拿了出来看向江婉婷问道:“婷婷你看看这些东西都多少钱?咱们家已经欠了人家的了,可不能在收这么贵重的礼了。”

    “婷婷、你妈的对,这些要是几百块也倒无妨,要是太贵重的话万万不能在收了。咱们家已经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了,怎么能在收人家这些东西。就算人家是好意,但咱们也不能太过分了不是。”

    江婉婷拿出手机扫着盒子上的二维码看着价钱,最便宜的一件礼品也得七千多块,最后加上酒一统计差不多将近二十万。

    看到这个数字后,江强夫妇开始责备着江婉婷。“婷婷、让你去请人家吃饭,你怎么能让人家花这么多钱。这些东西我知道想退是不可能了,这要是在给人家送回去算怎么回事。”

    “是啊!你这孩子怎么昨天晚上不,这事弄的好像咱们请人家吃饭就是为了收礼呢。”

    听着父母的埋怨,江婉婷心里也是委屈的很。“我哪有想到他们会买这么贵的东西,再了他们要买的我那管的了。你们不是也没想到么,怎么现在全都怨开我了。”

    “算了婷婷妈,这事也怪咱们没有交代清楚。婷婷你完了找个适当的机会和司徒一声,把这些东西都收回去吧。毕竟咱们用不到,留着也是浪费。”

    随后江婉婷点了点头后表示了默认。

    不知不觉中三天过去了,一大早楚亦莲等人正吃着早餐。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楚亦莲看到是周伟的电话就知道林逸的事可能有结果了。楚亦莲没有直接接,而是用手在屏幕上点几下打开了免提,依然吃着早餐。

    “亦莲、林逸的事情有结果了,按照你的指示判了个无期。还有那几个人也都一样,想必他们的后半辈子是绝不会走出监狱的大门了。”

    而楚亦莲表现的相当平淡,脸上也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戾气。淡淡的道:“好的,我知道了。对了周叔、那周虹的案子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定罪?”

    “亦莲、这周虹的案子不比林逸。林逸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只是个马仔而已,知道的并不多,所以可以很快结案。可是这周虹牵扯的比较广,而且他的事情也比较复杂,所以一时间还无法定罪。不过现在楚老和秦老爷子正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辛苦你了周叔。接下来林逸的事情您就不用管了,我会叫其他人处理的。”

    接下来楚亦莲要对林逸做的事不是周伟擅长的,而周伟也不想知道楚亦莲要做些什么。双方也形成了很好的一种默契。对于周伟而言你不,我不做也不问。对于楚亦莲来,你只管做好你领域的事情就好,不涉及到你的专业范围的事情也不要插手。

    “对了亦莲、我还有件事得和你一声。”

    “什么事?”

    “就是那个绰号叫蛇哥,真名叫尉富铤的人找到了。”

    听到周伟的话后,四个人同时抬起头。萧天睿拿起手机冲着电话喊道:“这天杀的王八蛋现在在哪?我们现在就过去。”

    楚亦莲也放下手中的刀叉,目光冰冷的盯着前方。暗自心想:“终于找到你了,看来我心里最深的这根刺终于可以拔出来了。你等着,我要让你尝遍这人世间的各种苦难。”秦梓墨也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此时他的眼神里也透着一股冷气。

    而司徒洪涛则和萧天睿一样,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怒。他们这四个人两个人喜形于色,有什么都会表现出来,可以很单纯。而楚亦莲和秦梓墨两个人接触社会比较早,也比较老辣,所以不会把一些情绪表现出来。但是心里的愤怒一点都不比萧天睿他们二人少,所以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是令人生畏。

    电话那头的的周伟稍作了停顿后道:“在找到这尉富铤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他的尸体现在正放在医院里的停尸房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