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 第一百九十八章:交代

时间:2018-10-06作者:段小二

    当张雁利来到电梯旁,刚刚按下按钮,到了一楼电梯门刚刚打开,他的嘴就被一直强而有力的手给捂住,脑袋一沉便被压倒在地上。他想要出声出自己就是报警的人,可是嘴巴被捂的生疼,只能发出点嗯嗯呜呜的声音。

    几名特警做了做手势后,他便被压了起来,被两名特警带了去。此时整座楼所有的监控和楼道都已经被警方控制。刚才也是有人在监控上认出电梯里的人正是张雁利,所以他刚一出电梯就被控制了起来。

    在楚亦莲来到这个区之前,警方的人都已经到达了。当楚亦莲表明身份后他的车可以停在附近,但不能带过于靠近。毕竟上面的人交代了,他可以在现场,但绝不可以和匪徒发生正面冲突,更不容许他受一点伤害,所以他们三人乘坐的车又多出一队警力来做到万无一失。

    周虹和那群人从房间走了出来,周虹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把手枪和子弹,他自己的身上也有。当他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开口叫道:“表哥,表哥。”可是那里还有张雁利的影子。暗叫一声“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难不成……”

    周虹连忙看了看入室门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这就证明张雁利是自己出去的。可是他想不明白,这张雁利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单独出去。连忙轻轻的撩起窗帘朝楼下看去,发现楼下人头攒动,虽然没有看警灯,但是他心里明白他已经被出卖了。咬着牙骂道:“姓张你他妈的敢出卖我。兄弟们抄家伙。”

    几个人同时从腰间掏出手枪,其中一人走到门口顺着猫眼向外望去。转过头道:“外面没人。要不要现在出去”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门的左右两边都已经站满了特警。爆破装置也已经安好。

    周虹知道一直在这里呆下去迟早完蛋,现在他必须冲出去,不定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刚要下令的时候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破声打破了这座区的宁静。门被炸开了。那个离门最近的人瞬间向后飞出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后晕了过去。

    几人见状连忙举枪一边对着门外射击,一边向着内室退去。而门外的特警一人从左面向右面跃去,另一人从右面向左跃去,在身子滑过门的一瞬间,二人同时朝着里面连开三枪,又有二人应声倒地。

    退回内室的一个为首的一把抓着周虹的领子骂道:“这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还没行动警察就找上门了?”

    周虹用手一推,把抓在他领子上的那只手推开回道:“我这里警察不可能这么快找来,不会是你的人有鬼吧。不然为什么你们刚来警察就跟着来了。”现在的周虹完全是狗急了跳墙,他心里很清楚是张雁利出卖了他,但是他现在就是不肯承认,也不能承认。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抓只有死路一条。

    “放你娘的屁,老子的人要是有鬼,现在就不会死了三个。倒是你的那个表哥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他妈的还想知道呢。不定下楼干什么的时候被抓了也不准。不过你们放心,只要我周虹出去了,老子还有钱,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还有你那几个死了的兄弟安家费我一分都不会少。”

    这是张雁利被戴上手铐带了出来。楚亦莲示意想和他对话,所以他被两名警察压着带到楚亦莲身边。这张雁利刚被带过来,萧天睿上去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好了天睿,我过先替他保管这条烂命的。”萧天睿听了楚亦莲的话这才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楚亦莲盯着被萧天睿打了个乌眼青的张雁利问道:“你就是张雁利?人称艳哥的人?”

    张雁利抬头看了看楚亦莲那张冷酷的脸又连忙低了下去。木呐的点了点头。

    楚亦莲冷笑一声后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突然倒戈了?要知道你这种人但凡有一点希望都不会轻易的把自己送上绝路。而你明明可以做最后一搏的,但却偏偏选择出卖周虹,这是为什么?”

    楚亦莲见他不话,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往自己面前一拉,冷冷的道:“我这个人天生好奇心重,你可以选择不,但你这条烂命能不能报的住我就不知道了。”

    张雁利听完楚亦莲的话后,连忙道:“楚少爷、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啊!你不能食言的。”但见楚亦莲不搭理自己,知道不把事情出来是不行了。他本身也不笨,从这两天的事就可以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对下药这种手段深恶痛绝,所以他有些害怕,不敢出如何发现周虹的计划的。同时他也没有想到楚亦莲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会问他这个问题。可是眼前的这位大少爷可不是他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能蒙混过去的,也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全部了出来。

    张雁利颓废的回道:“楚少爷、你的没错。但凡有一丝丝希望我都不会这样做。有谁希望自己的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但是比起死我还宁肯选择监狱。俗话得好,蝼蚁尚且偷生,好死还不如赖活着么。”

    楚亦莲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废话我不想听,重点。”

    “哪天我们刚刚逃到这里,他递给我一瓶水。当时没觉得什么,可是当我拿在手里的时候,发现瓶子上端有些许水渗出。平时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这是用比注射胰岛素的还要细的针头注射的。而且只从上端注射,第一不会察觉,第二因为瓶子上端要比中间厚,所以水也不会因为左右摇晃或是挤压而渗出。这次可能也是我运气好吧,他给我的这瓶我拿在手里感觉到有一些湿润,所以心中就开始怀疑。”

    “当时他给我,我又不能不喝。所以我只能喝上一口。喝完之后我马上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后很均匀的把水又吐到袖子上。当时我正好穿的的是件黑色运动衣,所以不是很显眼。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找了个地方开始睡觉,同时把吐上水的那只胳膊压在身下。果不其然,这周红没一会就还是摇我,我就知道这瓶水是下了药的。再后来他自己进房间开始打电话,他打给了很多人,因为怕被发现,我不敢太靠近,所以有的事我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有一样他的很大声,大概的意思就是要自己走,并且许诺把我留下来。所以我才会……”完事情的经过张雁利又把头低了下去。

    这张雁利也算是经过一些风浪的人,然而此时他有些不敢去看楚亦莲,因为每次看到楚亦莲那张愤怒的脸,他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恐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