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 第一百六十五章:吵架

时间:2018-10-06作者:段小二

    秦良瞅着楚天尊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样?我这苦茶劲足吧。省的你这火大没处发,正好给你下下火。我平时看书要是犯困就喝它,喝完马上精神百倍。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一点到你府上啊!以你那脾气就该喝这个。”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知道你喝不惯。我这苦茶啊可不是谁都能喝得了的。”完秦良起身从自己的包里又拿出一盒茶叶。茶叶盒很,也很精致,同时也便于携带。

    楚天尊有些不服气拿起杯子把茶水一饮而尽后道:“谁喝不惯,也没觉得有多苦么。”

    秦良只是笑了笑,把楚天尊杯子里的茶水倒掉后。又给他沏了一杯新茶放到他的面前道:“老楚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这次的事情的影响的确恶略,可是你真的不能就因这一件事去否认了整个通海的领导班子。”

    “里面不是你的家人,你当然站着话不腰疼了。今天就该把你这老不死的放在前面,看看你现在还能不能这么轻松。”完楚天尊干脆侧了侧身子直接背对他。

    秦良哈哈一笑后道:“好好好,我该死,我老不死行了吧。再了,你看看你的这是什么话。你老楚的家人难道就不是我秦良的家人么?再者这梓墨不也在么?难道我这当爷爷就不担心?”

    “你那是不称职。梓墨这孩子我喜欢,哪像你一套做一套,老眼昏花的分不清个麻油或醋的。你看看你的那些孩子,除了板着脸就是板着脸。”楚天尊的这句话是他们年轻时候常用的一句话。就是形容一个人分不清事情的好与坏,和不辨是非有着相似的意思。

    “我楚烈火我忍你很久了,你没完了是吧。”秦良一直忍着。可是这楚天尊显然不给他面子,一个劲的和他唱反调。在对子女的教育上他们二人有着共同点,就是只专注于子女的成就从而忽视了亲情与关爱。这也是他们上了年纪后聚在一起经常讨论话题。现在楚天尊这样实实在在的戳了一下秦良的痛楚。因为他知道除了秦梓墨有些叛逆外,秦良的其他子女都被他教育成了不苟言笑,即使是在家庭聚会上也是一副严谨的样子。

    秦良顾也不上别的直接开口道:“你称职行了吧。亦莲时候是多活泼的一个孩子,硬生生的让你带成个不会笑的孩子。还有月薇,多漂亮可爱的一丫头,若不是我干儿子子烨的出现怕是现在都走不出阴影吧。这拿教育子女这事来的话,你还好意思我?咱俩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谁。”

    秦良这么一顿时又点燃了楚天尊的怒火。楚天尊用手一拍桌子站起来喝道:“不子烨这孩子还好,一我就一肚子气。”

    “子烨是我救得,一开始也是在我楚家生活的。你倒好,硬生生的给抢了去当了你的干儿子,我都怀疑是不是你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逼他的。”

    秦良也不甘示弱,也用力一拍桌子起身喝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啊!自己什么样就把别人成什么样。告诉你子烨是自愿的,再了要不是我也喜欢月薇这丫头,你连个孙女婿都捞不住。还真以为我秦良没孙女啊!”

    “再了子烨姓秦,我也姓秦,要是成了一家那叫亲上加亲,更好。”秦良故意拿话气着楚天尊。

    楚天尊把拐杖往地上狠狠的一戳吼道:“你敢。”

    秦良哼了一声后接着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子烨他父亲当年就是我的兵,倘若子烨真当了我秦家的女婿,他父亲若是泉下有知也可以安心了。”

    楚天尊被秦良的话激的已经是怒不可遏。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也直接开口吼道:“你二良子还好意思提及子烨的父母啊!简直是笑话,他父母怎么死的?你这当领导的首先难辞其咎。”

    秦烁与白璐的死本和秦良没有太大的关系,是内部出现了叛徒才让二人相继丧命,秦子烨也是偶遇楚天尊才捡回一条命。但那个时候秦良在部队也是身居要职,所以现在楚天尊故意把矛头指向秦良也算是狠狠戳住了秦良的一个最大的痛点。

    “你这简直是胡八道。”秦良用手指着楚天尊骂道:“难怪古人常无商不奸,你这死老头子自从从了商就开始颠倒黑白,是非不分。是不是你楚家这家业都是靠着你这张嘴忽悠别人得来的?”

    楚天尊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吼道:“你血口喷人。别以为你在中央当个一官半职就有多了不起了,要我看就是昏官一个。”

    “你奸商一个。”

    此时的二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那声音比年轻人都要洪亮,这可把门外的张秘书给急坏了。郝立祥在走之前有些不放心,所以特地的把他留下来好照顾一下。一是、二位老人若是有什么需要他可以帮忙解决一下,二是、他们要是问些什么问题的话这个张秘书也好回答。

    这张秘书在门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出了一脑门子汗。以前他留下来招待的都是一些下属官员,民营的企业老板或是群众等。这些人那个敢在这里吵,起码见了他也是得笑脸相迎,可是里面这两位今天还真是让他犯了难。他知道郝立祥现在忙的不可开交,让他回来有些不现实。就算郝立祥回来自己也必是挨一通批。

    里面秦良指着楚天尊的鼻子不停的骂着奸商,楚天尊把手里的拐杖也是晃来晃去骂着昏官。这时楚天尊的拐杖在秦良面前一晃,拐杖直接擦着秦良的鼻子掠过。

    秦良用手摸摸了后骂道:“好么,动手是不?这么些年了都没打过架,今天没别人正好打个痛快。”

    楚天尊哼了一声后喊道:“好啊!来啊!你瞧瞧你那样子,和我打架你什么时候赢过?再了要不是每次有司徒拉着我,你个老子那次站得起来?”

    “我那是看你岁数大一直让着你懂不?不知道好歹。”秦良道。

    “呦呦、果然是官子两张口啊!真会。我从十几岁就认识你了,打了这么些年你赢过一次么?来来来,这次拿出你真本事。”

    完这些,秦良往上撸了撸袖子。楚天尊也把手中的拐杖一扔,一副准备开打的架势。要这二人从年轻时就没少打架,可以是从十几岁打到了青年,又从青年打到了中年,只是后来聚少离多便没得打了。这在外人看来也许认为二人关系很僵,但这一幕要是放在司徒洪涛的爷爷司徒上清眼里根本就不叫事。

    张秘书看到这番情景哪里还顾得上多想,这要是真动起手来,随便那个磕着碰着他都交代不了。连忙跑到二人身边站在中间。那话的语气急的,给人的感觉都快哭出来了。

    “秦老、楚老、您二位老爷子消消气。是我们工作不到位,如果二位不解气你们就打我,可千万别伤着自己啊!”完冲着同时跟进来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人便都站在他们二人左右。这么一站这两人即使想打也没法打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暖妻有毒,boss来伺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