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上古玄皇 第9章 兄弟情

时间:2018-10-06作者:秋文子

    萧寒一口气就道出一大堆关于美食方面的见解,就算是在桐庐长大的萧景也听得眼花缭乱。

    苏莹掩面一笑,道:“看不出来,萧寒小弟还是一个吃货。”

    “那是当然,如果苏莹姐愿意在桐庐多呆几天,我可以带你吃遍桐庐的所有美食。”

    苏莹自然听出萧寒话中挽留的意思,不过她却将目光移向萧景。

    萧景皱起眉头道:“小弟、父亲,我和莹莹恐怕今晚连夜就要走。”

    “这么急!”萧岳和萧寒同时惊道。

    萧景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学院有规定,没有毕业之前,学员是不能回家的。”

    “这一次我之所以能够回来,恰好是有任务经过桐庐,经过我几次申请,学院才同意我顺道回家看看。”

    萧岳脸上才刚恢复的几分红润,立马就消散了几分。

    ”父亲,这些年我在外面闯荡,是孩儿不孝,总让你牵肠挂肚。”

    萧岳带着几分慈祥的笑容看着萧景,说道:“没事,年轻人嘛,在外面闯一闯也好,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走南闯北,在外面结交豪友。”

    “而且,当年我也不是在外面闯荡的时候认识你们的娘亲吗!”萧岳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明显向苏莹看了一眼。

    苏莹似乎也发现到了萧岳的这个眼神,脸上竟忽然一下就升起了红晕。

    也不知道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还是用来表达其它用意,苏莹从身后的中年男子手中接过一个精致的盒子。

    “你看我,一来就光顾着吃美食。”

    苏莹站起身,走到萧岳面前,双手将木盒递给萧岳。

    萧岳微微一蒙:“这个木盒……竟然是槐檀木精做的。”

    槐檀木精可是三品上等材质,可铸武师级战兵,如此珍贵的材料,竟然只为了做一个木盒。

    苏莹笑了笑,道:“我早就萧景说伯父身体有暗伤,曾被冰魄气源丹伤及丹田,因此侄女便给伯父准备了这枚九花烈阳丹作为见面礼。”

    “什么?这盒子里面装的竟然是……九花烈阳丹!”

    萧岳一惊。

    要知道即使是最次的九花烈阳丹,都是四品中等丹药,其价值堪比十个萧家的总和。

    如此珍贵的丹药,难怪要用槐檀木精来盛装。

    萧岳手指略带颤微的打开木盒。

    “好精纯的烈阳之气,这枚丹药竟然达到了五品,堪称是九花烈阳丹中的极品。”

    萧岳神色激动,“好,好,好,多谢侄女,有此丹药,纠缠我十几年的暗伤终于可以根治了!”

    送完萧岳的见面礼之后,苏莹又走到萧寒身边,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张精致的卡片。

    “至于你这个吃货,姐姐我也不知道送什么礼好,就送你一张我们云轩商会的黑卡吧!免得你以后在桐庐胡吃海吃,付不起账被人追得满街跑。”

    “云轩商会的黑卡!”萧景大惊,“你竟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他,你就不怕他拿着这张黑卡把天给捅一个窟窿。”

    “三弟,你也真是的,别人送什么东西你都敢收,还不赶快把卡还给莹莹。”

    萧寒白了萧景一眼,但面对二哥的指责,也只好装作不敢不从的样子,把卡还给苏莹。

    苏莹不满的盯着萧景,把卡硬塞回萧寒的手里,“拿着,这是我送给萧寒小弟的,要你管!”

    萧寒看了看手里的黑卡,感觉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真的很是为难。

    萧寒偷偷的偷看了萧景,与其看人纠结,还不如遵从本心,送上门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于是乎,萧寒便心安理得的把黑卡揣进怀里。

    “你……”萧景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

    “你什么你?我送萧寒小弟东西,这是我和小弟之间的事,关你什么事!”

    直到苏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萧景还狠狠地盯着萧寒。

    “你小子,知不知道你收下的是什么?”

    “知道,云轩商会的黑卡嘛。”

    萧寒漫不经心的说道,“这张黑卡是云轩商会顶级贵宾的象征,享有很多特权,而且还可以透支无上限,哪怕以后透支数额过大,持卡人已经还不上,云轩商会也仅仅只会收回黑卡,不会对持卡人追债。”

    萧寒靠近萧景耳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据说这种黑卡只有云轩商会宗家,或者宗家人的亲家才能持有!”

    萧景满脑子黑线,他以为三弟在桐庐这个小地方,不知道云轩商会黑卡的意义有多大,结果没想到这小子在自己不在的这两年里,还偷偷的了解了不少东西。

    “知道你还收……”

    “正是因为知道我才收下!”

    萧寒再次压低声音道:“二哥,作为男人,一定要主动一点,人家苏莹姐姐已经这么主动了,难道你就看不出来?”

    说完,萧寒便装作不在理会萧景的样子,埋下头抓起一只迷踪蟹海吃起来。

    “你小子……乱说什么!”

    萧景的脸一下子就变得跟猴屁股似的,他很想要呵斥萧寒,但又害怕声音太大不好收场,最后只好作罢。

    ……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虽然仅仅只是短短半日的相聚,不过却让萧寒感到了一个家庭应该有的温馨。

    桐庐城外,夕阳不知不觉间就落下山头,天上星星点点,或许是中秋刚过,升上枝头的月亮依旧是满月,不过却没了中秋时节的那份皎洁。

    萧寒和萧景两兄弟走在前面,苏莹则陪着萧岳走在后面。

    萧寒和萧景两兄弟则边走边聊,聊起了很多小时候事情。

    不知不觉间,他们便到了小时候经常来玩的富春江畔。

    江边的虫子很多,一到夜晚就尽情的拉开嗓门,叶子也沙沙的从旁伴奏。

    “还记得吗?小时候你和我都特别喜欢来郊外捉蟋蟀,但那时我们的胆子都很小,非常怕黑,只有大哥带着,我们才敢夜晚来郊外。”

    “是啊,想想小时候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心理追求,有你,有大哥,有父亲,有母亲,就感觉有了全世界。”

    萧寒上一世身为摩羯界最强大的武圣之一,受万人敬仰,但是真要比较起来,萧寒觉得还是这一世的童年,才是他最美好的时刻,最值得回味。

    萧寒这一句话,其实是综合了前世九百年的记忆而发出的感叹,并没有深意。

    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萧景抬起头,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道:“三弟,我知道你对我当初去枫翎学院有异议。”

    萧寒一愣,他没想到二哥竟然歪曲了他的意思。

    还没有等萧寒分说,萧景又继续说道:“其实我当初和你一样,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离开桐庐,出去闯荡。”

    “直到后来我们母亲过世的时候,我才渐渐明白,有时候,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着,还要为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我们在乎的每一个人而活着。”

    萧景将目光转向萧寒,“你真的以为我们的母亲当年是生病去世的吗?”

    萧寒一懵,随口答道:“难道不是?”

    萧景低下头想了想。

    “是,但是也不是。”萧景说道:“如果当初我实力够强的话,母亲就不会死。”

    “当年母亲患的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病,如果当初有武尊级别的强者出手的话,就完全可以把母亲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但是当初我没有那个实力,大哥也没有,父亲也没有,整个桐庐都没有这个级数的人。”

    萧景的的眼角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晶莹的液体。

    “说到底,母亲就不是生病去世,而是因为……弱!”

    “没错,就是‘弱’,这个字很贴切,因为我们都很弱,我们都不得不任由命运的摆布。”

    萧景擦拭掉自己眼角的泪水,语气坚定的道:“从母亲过世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我不能任由命运摆布了,我要反抗,我要这该死的命运不能再夺走任何一个我在乎的人。”

    萧寒轻轻的拍了拍萧景的肩膀,他没有想到母亲的过世,竟然对二哥的影响这么大。

    “我明白你心情。”萧寒说道:“其实我和你一样,都不想再让命运夺走任何一个家人,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也会像今天你保护我一样保护你。”

    萧景嘴角一咧,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是吗?那我可是很期待那一天。”

    萧景笑了,萧寒也笑了。

    不过很快二人都同时止住了,萧景看了一眼四周,除了苏莹陪他们父亲聊天以外,便没有任何异常,于是他从自己衣袖中拿出一卷发黄的古籍。

    萧寒似乎也明白这东西非同小可,于是接过古籍后,小心的翻开古籍的第一页,借助月光,依稀可以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可以为天,地可以为天,天地万物皆可以为天!”

    萧寒一愣。

    “这卷古籍竟然是……《仙凡通明经》。”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