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雪灵之歌 第十一章饮酒

时间:2018-10-06作者:落雪含香

    于是我把头转向另一边看着窗外,窗外仍然风雨交加,不知共斥现在怎么样了?

    “你在想他?”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于是顺着他的话说出自己的想法:“嗯,下那么大的雨,不知共斥现在怎么样了?”

    “白雪,你知道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她自己死过一次了!”

    转头看着莫名发火的啊黎,其实我是真的担心共斥的,毕竟在水神宫这么多年,他一直很照顾我,就像一个大哥哥一般,对我无微不至,而啊黎,他的脾气真真太大了,虽然我和他相处只短短半日的功夫,却让我觉得他太难琢磨,总会莫名发脾气,让我有些惧怕他!

    “啊黎,你怎的又发火了呢?”我转头看向他,想找出原因,帮他改了这坏毛病。

    啊黎没有回答我,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喝下,看着他喝完酒,脸上一阵平静,想是心情舒畅不少,在水神宫无聊之时,我是会偶尔看一下书的,虽不关呼于人类,于是乎还是知道书中有句话这般写道:“一饮解千愁,再饮复忘忧。”,难怪老树告诉我人世间男子多喜饮酒了!

    于是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在他杯中,倒满一杯,然后学着他的刚才喝酒的姿势饮下一杯。

    “咳咳!咳……”

    啊黎眉头紧皱,我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从眼角渗了出来。

    待我终于停止咳嗽,就看见啊黎的眉头也已经舒展开来。

    “既不会喝酒,却还一口饮下一杯,真是本君见过最笨的女人。”

    我把杯子放下,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烫,头也有些晕沉起来,有些不解的开口:“我刚才见你喝着甚是美味的,怎的到我嘴里便变成如此苦烈呢?”

    于是,我和啊黎开启谈论起烈酒之事,头脑又晕沉的厉害,早把刚才共斥话题忘到了脑后。

    为了把嘴里的苦烈除去,我伸手去盘子里抓了一个圆形的白色食物放在嘴里,有一股清甜之味,味道很好,一下便盖住了嘴里因刚才喝酒的不适。

    啊黎拿起桌上的那两根小竹棍,夹住一块肉放进了我面前的婉里。

    “来,尝尝这块牛肉。”

    我用手抓住碗里的肉片往嘴里送,嗯!肉质有些粗糙,不过味道还不错,只是弄了我一手的油腻,很不舒服。

    啊黎再次把眉头皱起,细细的看着我,然后把那一双小竹棍递到我手中。

    “给你。”

    “哦!”

    我接过那双小竹棍,学着他的样子用小竹棍去夹肉片,却发现肉片太滑,努力了很多次都没能成功,有一块肉片更是调皮的从盘子上跳起,正好朝着啊黎飞去。

    完了,这次啊黎该又要生气了!可我也是委屈的紧,谁让我现在头脑晕沉,手又不听使唤,眼前的肉片变得有些模糊,连啊黎也好像变成了好几个,至于几个,我是数不清的,毕竟这数字正不断地在变动,仔细一看倒是有两个或是三个,或是五个,却是不能确定的。

    于是为了确定啊黎变成了几人,我对着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朝着他的脸上摸去。

    只见对面的啊黎表情变换的无数次,终是在我的手碰到他的脸时,一下把它握进了手里。

    啊黎嘴角上扬,缓缓开口:“不会喝酒还敢一口饮下这一盅烈酒,白雪你究竟是个怎样的傻女人?”

    “嘭!”一声巨响,房间门被一下从外面推了开来,一个身着一身银白色锦袍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脸上怎可是用愤怒来形容。

    “放开她。”

    迷糊间只觉着腰上一紧,被带入一个温热的怀里,觉得这地方靠着特舒服,于是不自觉的往里蹭了蹭。

    门口的男人见到这个动作,只更是气得脸都绿了。

    “雪儿,你在干什么?”

    我睁开迷糊的眼睛,看见站在门口的共斥,见他自己幻化成好几个模糊的人影,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共斥,你回来了吗?我好像病了,与上次一般,许是沾染了污浊之气,而此次确是太过严重了……”

    共斥看着迷糊着醉眼的女人,目光里射出一道冷光看向啊黎。

    “你居然让她饮酒!”共斥话音刚落下,人已经朝着对面的一对男女扑了过去。

    啊黎一手护住怀里的女人,一手迎上那带着一股强大神力的男人,可只半招不到,啊黎已经拜下阵来,于是他飞身到床边把我扔在床上,复又朝着共斥飞了上去。

    房间里桌椅碗碟横飞,连带着房间的窗户和木门一并化为碎片。

    “你尽然能与我平手,究竟是何人?”

    “一个你不想与之为敌的人,可惜,当本君在遇见她的那一刻,你我已注定成为了敌人!”

    “她已是我未来的妻子,只等时日一到,我与她便会成亲,我与将她的婚姻将会受到三界同贺,你,不过是此次她来人界的一个过客吧了!”

    “既是未来之事,那便不作数,所以她仍未是你的妻子,今天若是杀了你,那成亲之事更不可能发生了!”

    说完一黑一白又扑了上去……

    我在床上看着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不断地在房间里飞,本想上去阻止,无奈头脑晕沉的越来越厉害,只在旁边吼了两句,叫他们别打,却也是舌头木纳发麻。

    于是只好站起身来,从床上跳下,想要过去把两人劝开,不想看着已在面前的床沿竟是向前伸出一寸,我一个脚下不稳,向着身后倒去,然后,然后便没了然后,已没了知觉……

    不知睡了多久,待我悠悠转醒,只觉得头痛欲裂,身上被什么东西磕的我生疼,转眼看了下左右,又看了看身下,才发现自己此时正睡在一间破烂的木篷里,木篷外此时人声嘈杂,大雨仍然“哗哗!”的下着。

    我用力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从临时搭建的草木床上站起,想去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落雪第一次混潇湘,希望喜欢的小主们收藏留言,落雪感激不尽,一定努力码字!谢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