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雪灵之歌 第十章被染之疾

时间:2018-10-06作者:落雪含香

    待我把湿衣脱完扔在地上,然后侧着身子去拿桌子上的衣裙时,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炽热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于是情不自禁的转头看向窗边站着的男人。

    “啊!”我一下蹲在地上赶紧抓着桌子上的衣裙往身上套,对面正平静的看着我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待我把衣裙终于往身上套好时,赶紧趁着他还闭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门口跑去。

    眼看还有一步就要到达门口,心里一阵庆幸,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你想去哪里?”

    我一下撞进一个结实的怀里,然后又被他单手夹在一侧给带到了桌子边放了下来。

    我真真是个有脾气的神族,只是对母亲创造出来的人类不忍出手而已!可也是可以手指他的鼻子发泄一下的吧!

    “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阿黎指了指桌子上的另外一套黑色衣袍开口:“你还未给本君更衣呢!”

    “可我不会。”我脱口而出。

    “本君教你。”

    阿黎一下捉住我的手,把手放在他的腰上,我的血液又一次沸腾起来,耳热脸烧,心跳加速,想必这次我被这污浊之气染的很深吧!

    我赶紧向后抽回手,然后摆了摆手道:“不,你还是自己来吧,我真真是染了那污浊之气,病的很厉害,没气力给你更衣。”

    阿黎嘴角微微上扬果然不再勉强我,自顾自的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我吓的赶紧转身,终是在那裤子滑落时,转了过去,大脑一片空白,所有被污浊之气沾染的症状再次出现。

    身后的男人看着微微颤抖着紧握拳头的女孩,嘴角高高扬起!

    我努力平复着自己所有不适症状,听着身后细细碎碎的穿衣声,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我只好恨恨的在心里鄙视自己,好好的一个神族之人,怎会如此不争气,尽然被小小污浊之气沾染到这方地步,看来以后回了水神宫自己要努力修炼神力方可抵抗住了!

    正想着时,被一双大手一下从后面环住,然后带进一个结实的怀里。

    “在想什么?”

    我吓了一跳,转身回去,正好撞进他怀里。

    “我想我该回去了,不然共斥回来该看不见我……”

    啊黎本来高高扬起的嘴角突然冷了一去,眼里射出一股杀意。

    “本君不许你再提他。”

    “可他是我的未来夫君啊!嗯……”

    啊黎突然低头一口把我含住,空虚之余喘息开口:“本君才是你的未来夫君,知道了吗?”

    我以为我就要在这吞噬中死去时,啊黎终于放开了我。

    “雪儿,跟本君回九黎城吧,等雨停了我们就出发。”

    “我不能走,我是共斥未来的妻子……”

    “嘭!”一声巨响,三步之外的桌子应声碎裂,阿黎眼中冰冷如千年寒冰。

    “本君说了,不许你再提他。”

    我不知他为何突然如此生气,吓了一跳,想必人类的脾气都是如此古怪的吧!本想辩解一翻怕又再次惹怒了他。

    看见啊黎阴沉的脸,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门外再次响起那个男人的声音。

    “禀报尤君,饭食到了。”

    啊黎黑着一张脸冷冷开口:“送到隔壁去吧!”

    外面的男人恭敬的回了“是。”然后命人推开了旁边的房门。

    突然啊黎一下拉住我的手朝着门口走去,我被拖得一个踉跄,差点向前跌倒,看来啊黎人虽好却是个坏脾气的人!

    被啊黎带着直接走向旁边站着黑衣男人的房间,我抬头看左右,这不正是共斥带我过来的房间吗?心里一阵乐呵,刚才不让我回来,这不又带我来了!看来啊黎真是个坏脾气的好人。

    房间里的桌子上此时已经摆了好几盘吃食,啊黎直接拉着我走了过去,一下把我按坐在桌前,然后自己也坐了下去。

    看着桌子上的好几盘吃食,我竟然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啊黎把一碗白色的食物推了过来,放在我面前,然后递给我两只竹子小棍,自己却是拿起一个小壶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了一口,然后把头转了过来,目光停留在我脸上。

    站在门边的黑衣男人见状马上单膝跪地,双手交叠于胸前,然后恭敬开口:“尤君,她非我族类……”

    啊黎嘴角微扬的盯着我,眼睛一眨不眨,我手握小竹棍,正不知如何去使用它对付面前的那碗白色食物时,只听“嘭!”一声巨响,单膝跪地的黑衣男人一下被震飞出了房门,重重的砸向门对面的木质墙壁,可面前的啊黎却仍然嘴角微扬的看着我,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而我却是吓得手上的一只小竹棍掉落在地上。

    “属下知罪,请尤君责罚!”砸落下来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后,重复刚才的动作跪在门外,声音里带着一恐惧。

    啊黎缓缓开口:“回了九黎城,便去领罚吧!”

    “是。”

    作为女娲一族之人,我是看不惯啊黎的行为的,脾气怎可如此之坏,那属下根本就没有得罪于他啊,作为女娲一族所创造的人类,不应该是和平相处的吗?

    于是我有些不快的看向啊黎,开口责备他:“啊黎,他并未放错,你怎可打伤他,而后又欲责罚于他呢?你真真是个坏脾气的好人!”

    啊黎听见我责备他,并未生气,而是把手放在我脸上,缓缓开口:“雪儿,你是这世间本君唯一允许这样对我说话的人,既然是你开口,那本君便免了对他的责罚便是。”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何意,只听他又对着门外开口:“鬼眼,九黎城的那顿责罚便免了吧,记住,她是本君的人,自然也是我族之人,你可明白了?”

    仍然单膝跪在门外的黑衣男人听见啊黎的话,赶紧回道:“是,尤君,多谢尤君赦免之恩。”

    “罢了,你也是为我族着想,下去吧!”

    黑衣男人再次谢过啊黎后,站起来把门带上,房间里又只剩下我和啊黎两人,不知怎的,面对近在咫尺的啊黎,我那沾染污浊之气的病又开始有些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