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雪灵之歌 第七章她要生了

时间:2018-10-06作者:落雪含香

    共斥走后,我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百无聊赖的坐在桌子前倒了一杯水,只等着他快些回来,然后便可以带我出去逛逛!

    “哐嘡!”一声,支撑窗户的叉杆被风吹得掉落下去,窗户开开合合,大风把已经飘落下来的雨点吹进了房里。

    我站起身去把窗户关好,却听见窗外不断奔跑的声音,还夹杂着人类的哭叫声,于是我把窗户推开至最大,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房间的窗户斜对着的正是共斥刚才带我过来客栈的那条大街,此时大雨已下,人们为了躲雨不断地向着各处奔跑。

    突然街旁一个顶着大肚子的女人拉着一个长到腰际的孩子在奔跑中被人撞倒在地,那小孩本想去扶她起来,却也被身旁冲冲奔跑躲雨的人撞了一下,跌倒在那大着肚子的女人身边。

    “娘亲,你怎么样?”孩子从地上站起,想要再次去拉女人的手。

    女人此时脸色惨白,艰难的道:“小刚……你赶紧去那边躲雨,娘不行了,刚才摔倒,想是动了胎气,娘要生了!”

    孩子一脸稚气的看着正抱着肚子疼的冷汗直冒的女人道:“娘亲,我们一起过去躲雨啊!何为要生了!”

    女人此时似乎是痛到了极致,用力推了孩子一把。

    “快去……去,快去找东西过来遮住我……”

    ……

    娘亲说过,天下所有的人都是我女娲一族的孩子,而我,作为女娲之女,遇到这样的事情,当然要管上一管的。

    虽说我神力低微,不能滕云腾云驾雾,可从这窗口飞向不远处的女人还是没问题的,于是我踏上窗户,从窗户里飞身而出,稳稳的落在那对母子身边。

    弯腰去扶那女人,边开口道:“你好,人,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女人抬头见是一个头发被发巾包住,身着一身水色服饰的十四五岁男孩,赶紧摆手道:“小兄弟……我……要生了,你赶紧带着小刚去找一点可以遮住我身体的东西过来,快……”

    “啊!哦!”我见那女人脸色实在痛苦,也不管何为“要生了”是什么意思,只如她所说,去找东西遮住她的身子。

    此时雨点已经密集砸落了下来,大风合着大雨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对面正站在屋檐底下躲雨的众人此时正对着那女人指指点点,却没人愿意过来帮忙。

    我看着空荡荡的大街,根本没有有什么可以遮蔽这女人身体之物,身后的女人更是痛的撕心裂肺。

    “啊……孩子,你怎么……来的这么不是时候……啊……谁来帮帮我……”

    听着身后女人的吼叫,我也是急得如同热火之上的蚁群,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只见一对人马从街头那面奔驰过来。

    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男人,他一身黑衣,头带斗笠,斗笠用黑沙围住周身,让人无法看见他的面目,身后挂着一块飞扬的披风,随着马儿的奔跑向后长长扬起。

    我一下来了注意,正好这东西可以遮住这女人的身体,于是随着奔驰的马队靠近,我一下冲了上去向着马队挥手,口中急吼:“喂!停一下,停一下!”,欲拦下飞驰的马儿。

    可那马儿哪有要停下之意,更是加快了步伐朝着我飞驰而来,同时一炳黑色的武器从马队里飞出,直指我眉心。

    眼看就要躲不过,我赶紧运起全身神力在自己面前结下一道结界墙挡住飞来的巨剑。

    “当……”一声巨响,声音划破风雨,回荡在整条大街上。

    我被这股力量震得向后退了数步才停了下来,胸口一阵剧烈疼痛,喉头一热,鲜血从口里喷涌而出,头脑也跟着一阵晕沉,就要向着旁边倒去。

    不行,我不能倒,不能!

    就在头要砸向地面时,我赶紧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终是让自己恢复了一些神智,用单膝跪在地上,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我这边身子刚稳下,就觉到脖子上传来一股比雨水还要冰冷的上百倍的东西抵在脖颈上。

    “说,是谁派你来的?”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谁派我来的?这个问题还用问吗,自然是我自己派自己来的了。

    我伸手摸了一把被雨水冲刷得几乎睁不开的眼睛,然后开口:“并未有人派我来,是我自己冲上来的。”

    话才说完,只觉脖子上一疼,架在上面的剑已经划破我的皮肤,鲜血和着雨水快速的滴落下来。

    “不说,我就现在要了你的命。”

    我是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仗势,六千多年了,天山之上安宁祥和得只有我去伤害虫鸟走兽,并没有谁敢如此伤我,到了水神宫,更是米虫混日子渡日,哪有人管我死活,今日这般情形,我该如何辩解是好呢!

    心里默念着:娘亲!救我!

    脖颈上的兵器慢慢的不断向我皮肤里压去,我很没骨气的把手举了起来,赶紧开口:“好,好,我说,我是……是……老树派来的!”

    好吧,老树,别怪我不厚道,借你大名一用,真心不知道自己有谁可以出卖,就只有你了,反正海角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你的!

    于是我说老树时心中未有一丝愧疚,只是不知千里之外的老树现在莫名的打了个喷嚏,口中自语:“万年未打喷嚏了,竟是所未何事呢!”

    可站在我身后的人听见我的回答,仍然不满,仍冷冷开口:“老树是谁?”

    “这……”我正想着如何解释老树的身份时,刚才的那一行马队已经让马停了下来,骑在马上朝着我慢慢的走了过来。

    在最前面的男人的黑色围纱斗笠被雨淋的不断向下滴雨,他轻轻抬起左手。

    “千手,把她带回去再审。”

    那斗笠男压着声音,可我能听出这声音低沉有力,带着一股如同水神一般的威严之气。

    “是。”

    “等一下!”

    我和我身后的男人同时发出声音,而我脖颈上的那冰冰的武器又向着里面压了一点,痛得我龇牙咧嘴。

    “找死!”

    斗笠男人想是发现我并没有恶意,于是开口道:“让她说。”

    “是。”身后的男人终于把架在我脖颈上的武器撤去了半分,我甚是感激面前骑着高头大马的斗笠男人。

    我赶紧抬头隔着斗笠看向那男人,眨巴着眼睛,指着对面正痛吼着的那大肚女人道:“你能把你的披风脱下来借给她遮挡一下吗?她说她要生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