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雪灵之歌 第五章人界,我来了

时间:2018-10-06作者:落雪含香

    共斥见我点头,嘴角上扬的更甚,伸手轻轻抬起我的下巴,吓了我一跳。

    “额!共斥,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共斥此时正坐在我身侧,眼睛轻轻注视着我,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想要逃离,于是赶紧道明自己来意,想尽快离开这里回冰璃宫。

    “你说!”共斥显然压着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目光从未离开我的脸。

    “共斥,两天之后你能带着我和你一起去人界吗?我想去那里看看。”我赶紧开口,因为共斥的目光让我说话有些急。

    共斥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把放在我下巴上的手收了回去,然显然在压制着什么。

    “雪儿,我真希望这两千年快点过去!”

    共斥答非所问,我“啊?”了一声,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共斥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马上反应过来,他回答的并非我的问题,于是再次开口:“雪儿,人界现在很不安宁,所以你还是在水神宫里等着我回来吧!”

    人界很不安宁的说法并未让我对人界的向往少一丝分毫,老树口中的人界是多姿多彩的,我心中的人界也一样多姿多彩,想来共斥不安宁的说法只是因为不想带我去吧!

    我有些怅然若失,但是任然不死心开口:“共斥,我真的很想去看看,我便只去一次,也会听你安排的,你就带我一次可好?”

    共斥无奈伸手轻轻揉了揉我的头,然后才开口:“雪儿乖,人界现在正直雨季,河提泛滥成灾,更是人魔争夺的战场,所以我不便带你去,等人界中原安定之后,我再带你去如何?”

    共斥态度坚决,我再三努力,他仍未所动,我只道他嫌我麻烦不愿带我前去,既是不成那我也只好另寻它法,于是起身告退。

    共斥见我起身,脸色不悦,赶紧起身过来拉我的手,我以为事情有所转机,赶紧笑着道:“你可是改变主意了?”

    共斥摇头,眼里无奈。

    “雪儿,我是想与你说,你乃女娲之后,拥有强大的治愈能力,只是你不曾发掘而已,而你以后将常年住在这水神宫里,怕你闷的慌,所以我寻了几本册子给你,让你提升治愈之术,明日我便命人送到冰璃宫里给你。”

    想来这便是共斥刚才要与我说的事了,只是自己想着去人界的事,忘了他说也有事与我说了。

    谢过共斥之后,我便与他告辞离开,不想被他一下抱住。

    “雪儿,我送你回去吧!”

    共斥说完,已经抱着我迈出了宫门,眨眼之间已经进了冰璃宫。

    我再次谢过共斥,可他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额!共斥啊,那个我有些困了!”

    坐在桌子边,见共斥的眼睛从未离开我,我摸摸鼻子开口,想他听见我的话应该会离开冰璃宫才是。

    不想,共斥居然开口道:“我今夜便留在冰璃宫里,雪儿要是困了,可以上床歇息!”

    说完又要过来抱我,被我一把挡住:“你还是回去吧,你老看着我,我实在无法入睡啊!”

    共斥无奈又坐回凳子上。

    “雪儿,你已经是我命定的妻子,虽然我今夜住在冰璃宫里有所不妥,但我实在是想好好陪陪你,毕竟我们又要分开一段时日了!”

    妻子这个词其实老树前些日子有和我说过,他说妻子便是要和男人生儿育女的人。

    可生儿育女这个词我更是不懂了,毕竟,娘亲说过,我是她一半精血所化而成,至于如何生儿,如育女倒也从未与我说过,应该是一起修炼出精血的意思吧!可我真没有要与共斥修炼出精血的意思的。

    “共斥,妻子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论吧!”我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共斥见我困乏,也不再与我争辩,只道:“都听雪儿的!”,然后便坐在那里看着我。

    见共斥不肯走,我也不好再继续赶他,只好任由他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尽然趴在桌子上睡死了过去。

    待我再次醒来之时,已然是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锦被,共斥已经离开了。

    看着已经爬到屋顶的太阳,想必已是正午时分,于是起身洗漱后去找老树,让他帮忙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跟着共斥前去人界。

    到了海角,老树果然一脸责备的对着我道:“雪娃子,你怎的又迟到了!”

    我只好将昨晚共斥一直赖在冰璃宫里不走的事说了一遍,以为老树也会为我的遭遇有所同情,不想老树竟然连连感叹。

    “木头啊,木头,看来雪娃子你的脑袋居然比我这木头脑袋还要木头。”

    我被老树数落的又是一阵莫名,于是我愤愤然的上去敲了一下老树的树干。

    “你才木头脑袋呢!”

    老树感叹半晌,见我一直无解于他的感叹之后,才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雪娃子啊,你情智太低,终是只适合这水神宫里被保护起来,还是不要幻想着前去人界了!”

    说到人界,我又想起今日此行的目的于是开口问老树。

    “老树,你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可以跟着共斥一起前去人界游玩几天可好?”

    老树再次感叹:“雪娃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共斥已然是在等待你成长,然后与你成亲相守,他不会让你去沾染人界的那些污浊之气的,你便好好在这里呆着吧!”

    见老树不愿帮忙,还把人界说成有污浊之气的地方,我甚是愤怒,一下扭着他的一块树皮道:“老树啊,我这是对你的惩罚,你怎可因为不想我去人界而侮辱人界呢!”

    老树“哎呦!”两声,终是投降。

    “老树我也只是实话实说嘛!你不曾见识共斥的保护和占有,不识共斥的深情,实乃木头也,人界之所以多姿多彩乃是因为人界的人心多姿多彩,你去了会吃亏的!”

    老树絮絮叨叨,但是我半句也未听懂,只最后坚决的问他一句,“是否真不愿意帮我?”

    “不帮。”

    我气急站在海角边缘,看着海天相接之处道:“老树,你要真不帮我,等共斥走后,我便用斧头砍了你,把你做成木舟扔下去,从这海角出发,朝着这个方向划去,一直到海域尽头!”

    老树气急,用树枝拍了下我的头。

    “你这没良心的女娃,要不是我告诉你,你会知道海域尽头是人界吗?现在居然想砍了我做舟,哼!”

    见老树生气,我转头嬉笑道:“那你便帮我想办法啊!我去看过之后,便回来讲给你听,也不用砍你了,如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