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雪灵之歌 楔子命定的姻缘

时间:2018-10-06作者:落雪含香

    女娲补天时,陨石坠落人间,人界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布雨之神日夜施雨也不能将火熄灭,人间犹如炼狱。

    雪之精灵被陨石之火唤醒,耗尽一身灵力化为白雪飘落在地,人界迎来世间第一场雪,终于将陨石之火扑灭,自己也元神散尽而亡。

    女娲大神花费五千年终于收集齐了雪之精灵的元神,用半生修为化为精血滴落在她的散碎的魂魄上,让雪之精灵再次苏醒,成为女娲坐下第一传传人,名以白雪命之!

    阑雪悲城,良辰暖殇,晕一地秋殇悲凉……

    我在雪地里疯玩了一上午,即便鹅毛大的飘雪落在我身上,也不觉有半丝冷意,只觉得冰凉舒爽,很是舒服!

    娘亲做好饭唤我时,肚子正好饿的咕噜一阵响!

    今天的菜式与往日不同,特别的丰盛,我夹起一块肉便往嘴里送。

    “雪儿,你吃饱后,娘亲有些事需要交代于你!”

    娘亲是个非常美的人,比天山上的雪还美,其实我从未见过天山上的其他人,因为我没有出过天山,只心里觉得她美,便是最美了!

    我含糊不清的边咀嚼着肉片,边点头回答她:“嗯!娘亲,您说雪儿听着呢!”

    从记事起,就一直住在这山上,身边只有娘亲一人,我与她话甚少,几乎说不上一句除了吃饭睡觉以外的话语。

    等我终于咽下最后一口饭时,娘亲见我摸着有些滚圆的肚皮,便知晓我已吃饱,开口道:“雪儿,如今你已十六,而今天下战火连年,仙,人,魔,三大族为分天下,民不聊生,而我女娲一族自开天以来,便以守护创造人类而存在,无奈我年前因损耗太多神力,如今将进入沉睡之中,许百万年后才可苏醒……”

    母亲从未如此话唠,我听得沉沉入睡,以致好多话都没有听见,直到她说自己要沉睡过去,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娘亲,您这不是好好的吗?为何会陷入沉睡呢?”

    娘亲有些责备的看了我一眼,终是不忍责备,接着道:“共斥,乃水神之子,从今往后,你便随他前往水神宫居住,待你满八千岁后便嫁与共斥吧!”

    共斥,乃是这六千年来年来天山上的第一位客人,但是他与我和娘亲有些不同,声音不似我和娘亲般,有些粗犷,可他对我极好,抢着为我做很多事情,我很感激他。

    可娘亲说的嫁与他是什么意思呢,今天娘亲说的话实在是让人难懂的。

    “娘亲,我虽然很想出去看看,但是待雪儿看遍天下之人事后,雪儿便回来陪着娘亲守着天山可好。”

    娘亲轻轻捉住我有些冰凉的手,眼睛里尽是柔情。

    “雪儿,共斥是个好归宿,以后你便明了,天下之事为娘纵使活了百万年也未能看透,看透便是无心之时,为娘只愿你一世安宁,让我女娲一族得以传承即可!”

    娘亲与我说了很多,直到共斥出现在门口时,她才没有再说那些莫名的话。

    共斥是个很有教养的孩子,先进来给娘亲鞠躬行礼后,才坐下。

    “共斥啊!我已与你父亲商谈妥当,以后代我照顾好雪儿!你们一会儿便出发吧!”

    共斥覆又站起来行了一礼。

    “请女娲大神放心,我共斥一定照顾好雪儿!”

    “如此我便欣慰了!”

    娘亲一直在交代着,这让我心里隐隐不安,一下抓住她的手恳求。

    “娘亲,可否不要让我和共斥离开!”

    娘亲轻轻握住我的手。

    “雪儿,你上世乃是雪灵所化,水神之子与你结合,是天大的姻缘,你需知珍惜才是。”

    ……

    在娘亲的不断劝说中,我终是点头与共斥离开天山,但是我心里是抗拒所谓的嫁与共斥的,虽然我不知道何为嫁,可应该不是我想要的吧!

    娘亲目送共斥带着我腾云驾雾离开天山。

    她一身七彩长裙立在雪中,大雪飘洒在她身上,高贵美艳,眼中不舍之意难掩。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什么叫离别之伤,眼睛有些酸痛,脸上一片冰凉,雪片更密集的飘落下来。

    共斥把我护在身侧,不忘问我是否觉得冷,我摇了摇头。

    “我天生喜欢这雪片,天山之上又终年积雪,所以我不会冷的!”

    我说的真诚,可共斥以为我说谎,脱下身上的青水色披风把我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手里捏着母亲给的碧玉簪子,上面感觉还留有母亲的余温,这是她最喜欢的簪子,她一直戴在头上,可不知为何她今天竟然把它给我,她说:“雪儿,我们母女一场,虽然时光短暂,也是缘分,你便留下这簪子做纪念吧!”

    其实娘亲是帮我擦在头发上的,可我觉得这是她喜爱的东西,怎么舍得佩戴呢,于是取下,握在了手心里,毕竟这是娘亲沉睡前,给我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

    我是真心喜欢雪的清凉的,可这披风裹的我实在是不怎么舒服,于是我稍微用力挣了一下。

    可这共斥实在不怎么会看人脸色,他见披风要滑落,覆又给我裹上。

    “共斥,请你把披风收起来吧!”

    共斥转头看我,见我脸色微红,于是开口:“雪儿,你不必害羞,我知道你以为我们这般太亲密了,可两千年之后,你便是我的夫人,何况披这披风也无大雅的。”

    我实在是不知道他口中的夫人是何意,应该是两年后与他很了解彼此的意思吧!所以并未反驳。

    可我实在被这披风裹的难受,伸手想把披风拉开一些,却在与共斥的一拉一裹中,簪子掉落了下去!

    “啊!你放开我!”

    我惊讶的看着那碧玉簪子从祥云上向着地面坠落,一下挣脱开共斥的控制,跟着跳了下去……

    我以为像我这样只有六千年修为,神力浅到比普通人强了那么一点的的神砸向地面,该是怎样壮观的场面了!

    好在我是幸运的神,落在了一团软绵绵的地上,应该是我喜欢的大雪接住了我吧!

    可身下发出的这声闷哼声,实在让我有些不确定,是否是我喜欢的雪接住了我,可坠落的太高,头脑晕沉的紧,实在是没有力气转身看看身下,只睁眼看了天空一眼,便睡死了过去……

    不知昏昏沉沉睡了多久,只觉脸上被晒的生疼,虽然不愿,还是不得已敛了敛眼皮子,刚睁开的一条细缝便被强烈的阳光刺的生疼。

    我揉揉眼睛,努力的坐了起来,就被身边一股臭味熏得差点又晕死了过去。

    一看左右,这里尸横遍野,绿头蝇虫鸟兽正聚集在这里,吃食着这满地的腐烂尸体,我的动作惊起一片乌鸦绿虫!

    我从未见过如此境地,在天山之上常年积雪,圣洁之气缠绕,突然落入这样的地方,我竟一下慌了手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