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之妻多娇宠 第七章世事无常

时间:2018-10-06作者:栗子好吃

    姜千娇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

    落日余晖透过雕花扇洒了进来,将妆台上的那支金簪折射出点点星芒,引得姜千娇不由自主的就看了过去。

    这簪子,好像就是她昏迷之前握在手里的那支吧······

    “娇娇,你醒了?”

    坐在床边的吴氏见她睁开了双眼,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一把握住女儿的手,急急的询问。

    “感觉怎么样?可有哪儿不舒服?头疼不疼?”

    姜千娇没觉得自己有哪儿不舒服。

    大约是因为睡了一个好觉的缘故,她现在头不疼眼不花,浑身都松快了许多,除了,肚子有点饿。

    不过现在,也顾不上吃东西······

    “娘,我没事,家里怎么样了?”

    她从枕头上抬起身子,坐了起来,乌黑长发如瀑一般的在肩头散开,更衬得她小脸雪白,嘴唇嫣红,天生一个娇娇媚媚的美人胚子。

    姜千娇容色无双的美貌,一直是吴氏引以为傲的资本,可现在,她却是半分也高兴不起来。

    高门之女,跌落尘埃,多得是觊觎其美貌前来争抢践踏的豺狼,而如今风雨飘摇的丞相府,压根就护不住她的娇娇。

    想到那个秦萧就这么毫不避讳的将姜千娇抱在怀里送回来,还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女儿的闺房,她就恨的牙根痒痒。

    竖子无礼!

    这么多人都瞧见了,若是有什么闲言碎语的传出去,姜千娇岂不是清誉全无,还怎么抬的起头来?

    “姓秦的说你献宝有功,便让人放了我们,带着那些叛军走了,这些狂徒,简直是没了王法了!”

    吴氏咬着牙,恨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又握紧了女儿的手,紧张兮兮的问道:“娇娇,他没对你做什么吧,你献的到底是什么宝?”

    什么宝?

    我也想知道是什么宝贝,能让宁王派人来这么兴师动众的找啊······

    姜千娇摇了摇头。

    “我在他进密室之前就晕过去了,所以,他到底带走了什么,我并不知晓。”

    “这姓秦的小子,果真奸猾!”吴氏气的捶了下床铺,半响,又颓然的叹道:“我们家如今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由着人宰割了。”

    姜千娇微垂了眸子,抿了抿唇道:“父亲还没有消息是不是?”

    吴氏点头,又是长叹了一口气。

    “听说那些已经向宁王投诚,愿奉他为新君的朝臣们,都得了赦免,宁王还大张旗鼓的给他们府上送了赏赐,这才不过一天的功夫,人心都变了,以往跟丞相府交好的那些世家和大臣,如今都对咱们避之不及,我派人带了重礼去走动,想让他们帮你父亲求求情,可谁知,他们竟是连门都不开······”

    世态炎凉啊。

    姜千娇默默握紧了母亲的手,轻声安慰。

    “母亲别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说明父亲现在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我们别自己乱了阵脚,再想想办法。”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吴氏的眼里满是忧愁。

    ‘“就连你大哥,如今还在淮南赈灾,可陛下都倒了,他这个钦差也成了个笑话,不被牵连问罪就是大幸了,也帮不了你父亲什么,还有你······”

    她伸手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语气里既心疼又无奈。

    “好端端的一个闺阁千金,要去跟秦萧那种虎狼之人周旋,都怪娘不好,护不住你,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你嫁了那柳云霄算了,虽说要吃些苦,也强过性命不保,遭人羞辱。”

    姜千娇听见“柳云霄”三个字,眼睫颤了颤,轻声道:“娘,那个姓秦的将军说,柳公子······他早已去世了。”

    吴氏怔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柳云霄死了?

    这个消息若换作平常,吴氏只会感慨下,然后就抱怨柳家拖累了她的女儿,让姜千娇平白得个“克夫”的恶名,再然后就会立即着手,给女儿另外选个好人家。

    反正她的娇娇是京城第一美人,又是相府千金,皇后的亲侄女,还愁没有世家子弟来提亲吗?

    可眼下,却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柳云霄死了,这就意味着姜千娇的最后一条退路也断了。

    姜丞相若是出事,包括姜千娇在内的全府人都难逃一劫,姜丞相便是平安回来,也会受新君打压猜忌,丞相府也不可能再有往日的容光,姜千娇也就别想再找到什么好亲事了。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啊!

    “秦萧是怎么知道的?”吴氏只觉得喉头发苦,干巴巴的说道:“不会是他故意诳你想霸占了你吧?”

    姜千娇踌躇片刻,又轻轻勾了头,声音软软的。

    “宁王殿下的封地确实就在江北,秦将军说在江北遇到的柳公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再者,他现在这样的权势,又有什么必要诳我呢?”

    吴氏的手一紧。

    是啊,秦萧如今的身份,若是当真看上了娇娇,直接抢了去就是了,哪还会费口舌编什么瞎话来骗人?

    “这么说,真的死了······”

    吴氏的脸色更加的灰败,攥着女儿的手欲哭无泪。

    “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这柳云霄的死讯怎么不早几年传过来,也不用耽搁你到现在了!”

    “娘,别这么说。”姜千娇轻声道:“柳公子也是个可怜人,他没什么对不住我们家的,好歹看在祖父的面上,您让人给他烧些纸钱祭品吧,也算是尽了咱们的一点心。”

    吴氏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娇娇心善,娘会去安排的,说起来,那孩子还是我看着长大的,若是柳家没出事······唉。”

    姜千娇垂眸,手指无意识的轻捻着身上盖着的大红苏绣锦被,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感受。

    世事无常,转眼高楼起,宴宾客,转眼就楼塌客散,满目荒凉,哪有个鲜花不败,烈油常烹的好事呢?

    就好比这上等的绸缎被子,今天还能盖在自己身上,明天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用它了······

    “夫人,夫人!”

    有丫鬟匆匆进来禀报。

    “门上有人送来了拜帖,邀大小姐去夜游赏灯。”

    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