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之妻多娇宠 第四章美人如花

时间:2018-10-06作者:栗子好吃

    清晨的薄雾之中,姜千娇就那样鹤立鸡群的站在庭院里,身姿宛如临风春柳,相貌尤胜九天玄女,灼灼其华,宜室宜家,美的令人目眩神迷。

    吴氏见女儿突然的站出来,惊吓过后,心中更是大急。

    娇娇这般无双姿容,若是被那煞神瞧上了,掳了回去糟蹋怎么办!

    她慌忙也跟着站了起来,挡在了姜千娇的身前,竭力遮住女儿的容貌,结结巴巴的说道:“秦,秦将军,这是妾身的女儿,受惊了在说胡话呢,您,您不用理她······”

    姜丞相的女儿?

    秦萧目光沉沉,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身后的姜千娇看了一会儿,却是缓步迈下了台阶,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他过来干什么?

    是不是看上娇娇了······

    吴氏顿时慌的心惊胆战,恨不能地上赶紧开条缝能把女儿藏进去。

    秦萧就这么一步一步不慌不忙的走到了吴氏母女的身前,淡漠的扫了眼如临大敌像老母鸡一样护住女儿的吴氏,抬手轻轻一挥。

    身后跟着的亲兵立即应声,上前将吴氏拉了开来。

    吴氏拼命的挣扎,张嘴欲喊,但却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人用布条堵了嘴,押在了一旁。

    “你们······”

    姜千娇见这些兵士对母亲无礼,有些焦急,下意识的就想上前拦阻,刚迈出去一步,就被人拉住了手腕,往回一带。

    她立时就有些站立不稳,斜斜的倒了下去,砸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之中。

    “你就是姜千娇?”头顶上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隐隐还含着一丝讽意,“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果然是身娇体软,玉暖香浓啊。”

    这话,已经是在明晃晃的轻薄了。

    姜千娇难免生气,用手撑在秦萧的胸膛上,用力将他推开了些,紧咬着唇瓣抬起了头来,脸上因为羞恼而起了一片细细的绯红,显得玉瓷似的肌肤更加通透,如雪中的红宝石一般。

    离的这么近,她终于是看清了秦萧的容貌。

    跟想象中的穷凶极恶,煞气腾腾不同,秦萧竟是长的极为出众,凤目薄唇,修眉挺鼻,五官犹如被精心雕琢过一般,真真是仪表堂堂,俊美无俦。

    更难得的是,他身上有种凌然高华的气质,配上那淡漠矜贵的眉眼,与其说他是杀人如麻的武将,倒是更让人觉的他是位遗世独立的大家公子。

    不知怎的,姜千娇觉得自己没那么紧张了。

    “你不是要找密室暗格吗?我带你去,你放了我的家人。”

    美人果真是美人,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这么娇柔甜糯,似春风拂面一般,勾的人心中痒痒的。

    “姜小姐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

    秦萧微微俯身凑近她,温热气息拂过她白嫩嫩的脸颊,带起一阵细小战栗。

    “你现在不是在跟我谈条件,而是应该,求我。”

    姜千娇哪里听不出来他话中的讽意,一时脸色微变,眼角都有些发红。

    作为千娇万宠的丞相府嫡女,她何时低声下气的求过人?

    可现在情势不由人,在强权和威胁面前,小小丞相千金的尊严,又算的了什么呢?

    “求你······”她软软的开口,底气明显不足,“秦将军,请你不要为难我的家人。”

    这温顺的态度似乎是取悦了秦萧,他轻笑了一声,抬手让人给丞相府的家眷松绑。

    “姜小姐,带路吧,若是我发现你在说谎的话,那惩罚可不就是绑一绑这么简单了。”秦萧收手拢袖,负于身后,抬眸看了眼姜千娇,慢条斯理的说道。

    姜千娇抿了抿唇,憋着心里的一股气,抬脚走在了前头。

    看着她迤逦纤细的背影,秦萧的唇角微微轻勾了下,吩咐亲兵不许跟着,自己则不紧不慢的随着姜千娇的脚步,出了院门,消失在重重屋舍之间。

    姜千娇说她知道父亲的暗室密格,并不是一句谎话。

    很久以前,大约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她曾亲眼见到过父亲姜如盛出入过那个暗室。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暗室,稚子懵懂,时间一长,便忘在了脑后。

    只不过今天秦萧提起这个来,让她蒙上一层灰的记忆似乎略微清晰了几分,为了母亲和家中诸人的安危,便是不确定,她也只能赌上一赌了。

    那地方,在姜如盛的书房,离着吴氏的院子并不远,沿着石板路绕过一个小池塘,再走几步就到了。

    姜千娇在穿过池塘边种着的一排排柳树时,那随风轻舞的柳絮,飘飘荡荡的,勾的她蓦地想起了当年的那一段往事。

    那时她因为午睡早醒,见乳母丫鬟都在打盹,她闷的慌,便偷偷溜了出来玩耍。

    往池塘里丢了几块石子,又捡了根柳条胡乱绕成了个圈儿当花环带在了头上,想着去叫父亲看看得声夸奖,便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姜如盛素日在家常待的书房里去。

    正门有小厮守着,她打算给父亲一个惊喜,便从后头的竹林钻了进去,绕到了书房的背面,那里有扇低低的小窗户,本来是让猫出入的,她身子矮小,从那儿翻进去也行。

    可她刚够着那小窗户打开一条缝,却看见父亲背对着她,在博古架上什么地方扭了一下,那架子竟是一分为二,缓缓的打开了来,露出里面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

    这是什么?

    她一时愣在了那里,等她回过神来,父亲已经不见了,那博古架也合的好好的,并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哎?

    “爹爹,爹爹!”

    她叫了两声,屋子里却是空寂无人,连个动静也没有。

    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

    年幼的姜千娇有些发懵,但是她也懒得去弄清楚,见姜如盛不在,便失望的撅了撅嘴,从竹林里又钻了出来。

    头上的柳枝不知何时掉了下来,落到水坑里脏了,姜千娇跺了下脚,赌气又跑回池塘边,打算再捡根柳枝,做了花环去给母亲看。

    可是她在那儿寻了半天,却是找不到一根看的入眼的柳枝,气嘟嘟的便想着自己去树上折一根。

    正垫着脚踩在石头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抓头上的那飘来飘去的柳枝时,几点柳絮却落到了她的眼帘上,让她一时迷了双眼,顿时站立不稳,从石头上跌了下来。

    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却不知从哪里伸出了一双修长白皙的双手,牢牢的抱住了小小的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