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臣之妻多娇宠 第一章风雨欲来

时间:2018-10-06作者:栗子好吃

    清晨,新日破晓而出,在一片朦胧的薄雾之中洒下点点金光,给陷入沉寂中的丞相府带来了些许生机与希翼。

    可丞相夫人吴氏的主院之中,却仍是笼罩在浓浓的愁云惨雾之中,压抑之极。

    昨夜,宁王的叛军攻进了皇城,厮杀喊叫之声响彻云霄,战鼓擂的如春雷震响,惊得京城中人皆是胆战心惊,惶恐难眠。

    相府的女眷们也是一夜未睡,守在主母吴氏的房中忐忑不安的等候消息。

    丞相姜如盛早前被皇帝紧急召进宫去商议对策,叛军闯宫之时仍未能回来,这若是皇帝胜了还好,若是败了,只怕姜如盛要凶多吉少。

    毕竟,他除了是位高权重的丞相之外,还是皇后的弟弟,皇帝的国舅,这样的身份,让叛军拿来祭旗杀鸡儆猴,真是再合适也不过。

    姨娘张氏听着外头的雄鸡报晓,心中更是恐慌万状,捏着帕子就要哭起来。

    “现在都没个消息过来,只怕老爷是不中用了!也不知道咱们再能不能看到这明天的日头了,哎呀,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闭嘴!”

    主母吴氏穿着件金线绣云纹的大红裙裳,高坐上首,保养得宜的富态面庞上,是厌恶之极的怒意。

    “我看你确实是嫌命长了,满嘴里胡说些什么!老爷怎么就不中用了?待他回来,你倒是把这话自个儿去对他说一遍!”

    张氏往后缩了缩,心中虽委屈不服,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低了头躲到一边擦眼泪。

    吴氏瞪了她一眼,方才转过了头不睬她,只是攥的紧紧的手指,却是显露了她几分焦灼不安的心情。

    刚才张氏的话,其实她已经想到了,若是姜盛元有事,只怕丞相府顷刻间就要大祸临头了。

    可是她心中虽急怕,面上却是不能带出来。

    作为当家主母,她若是乱了阵脚,底下的人更是会乱成一团糟,到时难保不会有什么偷鸡摸狗,趁火打劫的小人来作乱,所以,她只能保持端庄冷静,弹压住这些人。

    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轻轻覆在了吴氏攒紧的手背上,温柔的拍了拍,似是明白她的烦乱心情,在无声安慰她一般。

    吴氏看着那只手,柔若无骨,白皙如玉,指尖如水嫩春笋般,泛着淡淡诱人的品色,漂亮之极。

    这是她的女儿,相府大小姐姜千娇的手。

    吴氏的心中莫名有种骄傲自得的欣慰。

    我的娇娇,不愧于“京城第一美人”的赞誉,连手都能好看到如此地步。

    可转瞬,她想到女儿那坎坷多舛的婚事,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下去。

    姜千娇乃相府贵女,如花似玉,这般出众的家世才貌,本该嫁个高门世家,文武双全的如意郎君,可无奈她的祖父在她襁褓之中时,就为她定了一门亲事,许给了柳家的大公子。

    柳家老爷柳尚德是太渊阁大学士,世代书香,与姜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那柳家大公子柳云霄年方七岁,已能出口成章,讲文解字,世人皆赞其有“神童”之才。

    相府千金与世家公子,这样的婚事,原本是极为相配圆满的,可谁知柳云霄十一岁那年,柳家却突遭大难。

    柳尚德御前失仪,惹怒了先帝,又卷入了一桩贪墨案中,受了牵连,被下旨问罪,最后病死与狱中,柳家上下一百余口,皆流放千里,受尽苦楚。

    柳家出了事,吴氏虽惋惜同情,可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绝不能嫁给一个罪臣之后,耽误了终身的幸福。

    满京城里都在议论相府什么时候退亲,那千娇万贵的丞相千金,又会花落谁家,却不料,姜家老太爷却站了出来,言之戳戳,掷地有声。

    姜家绝不会背信弃义,这门亲事也绝不会反悔,他的孙女姜千娇,只能嫁给柳云霄!

    吴氏听闻这句话,几乎当场晕了过去。

    柳家被流放那边塞苦寒之地,也不知柳云霄活不活的到长大成人,这若是死了,岂不是叫姜千娇未嫁先守寡?

    这简直是把她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呀!

    可再怎么不情愿,吴氏也不能忤逆老太爷的意思,背一个“不孝”的罪名,只得含泪忍了下来。

    后来老太爷去世,吴氏便又起了退亲的心思,闭口不谈与柳家的婚约,想让丈夫去向皇帝求个恩典,退了这门婚事,另择佳婿。

    可姜如盛却是记着父亲临终前的叮嘱,不同意吴氏的主张,夫妻俩争执不下,退亲之事便拖了下来。

    一拖便拖到了姜千娇满了十八岁生辰。

    京中贵女,十八岁还未出嫁的,几乎是凤毛麟角,不是有恶疾就是相貌有缺。

    可姜千娇生的倾城国色,又知书识礼,身体康健,却是也沦为被人暗地里嗤笑打趣的“老姑娘”,这怎能叫吴氏心中不痛?

    “夫人,夫人!”

    管家刘正连滚带爬的从大门处冲了进来,满脸的仓皇狼狈之色,喊道:“败了,败了!”

    吴氏从痛惜女儿姻缘的情绪中惊醒过来,嘴唇哆嗦着,强压住心头不安之感,开口相问。

    “谁败了?说清楚!”

    刘正一把跪在地上,哭喊道:“陛下败了!叛军已经攻占了皇宫,连皇城上头的旗子都换了!”

    什么?!

    吴氏顿时面如惨白,向后瘫软了下来,姜千娇忙扶住母亲,握着她的手,低声劝慰。

    屋子里的女眷听此噩耗,再也忍耐不住,纷纷哭了起来。

    张姨娘哭的尤其凄惨,揽住自己的女儿姜芸芸,哀哀喊道:“这若是被人来抄家灭门,我们可怎么办啊!那些反贼,岂会放过咱们这些女人?我便罢了,可怜我的女儿,难道要被那些贼人糟蹋吗!天哪!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

    姜芸芸今年刚十五岁,生的也是唇红齿白的一副好模样,心气也颇高,立志要嫁个文武双全的世家公子,把姜千娇比下去,给张姨娘争口气。

    可这会子,什么豪情壮志也被打击的烟消云散了,想到自己将会遭受怎样可怕的侮辱,她整个人都被吓的魂不附体,呆如木偶。

    在被张姨娘糊了一身的眼泪鼻涕后,她倏地站了起来,扬言要去自尽保全清白,惊的张姨娘死抱住她不放,又是一阵“儿”啊“肉”的大哭。

    吴氏被这鬼哭狼嚎之声吵的头痛如麻,可这会子,她却也是没心情去呵斥张姨娘了。

    是啊,丞相府若是完了,她死了不要紧,可她的女儿怎么办?

    姜千娇这般的艳色绝世,若是落到那虎狼叛军的手里······

    不,不行!

    “娇娇,你得马上就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