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552章 阮白心里发甜又发酸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下班的时候,阮白的姑姑给她打来电话,说老爷子最近一直念叨她,念叨好久没见孙女了,不知道她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而且老人家也想湛湛和软软了。

    最近阮白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加上她的身体之前处于恢复期,跟爷爷的联系一直都是电话,视频。

    这次接到姑姑的电话,她决定下班后就去看看爷爷。

    她本来想带双胞胎一起过去,因为两个宝宝在老宅,慕少凌又出差去了外地,倒是有些困难。

    阮白知道,慕老爷子对自己的态度不太明朗化,而张娅莉根本不待见自己,她去老宅带宝宝出来的话,无疑是自寻羞辱。

    思前想后,阮白决定自己去看爷爷,她让司机直接将自己送到了爷爷住的小区。

    ……

    家里。

    阮老爷子看到阮白,果然非常的激动,拉着孙女不停的问东问西,问她身体恢复的如何了?问未来孙女婿怎么没有一起跟着回来?

    更是不停的询问湛湛和软软的情况,问他们长高了没有,有没有听她的话……

    虽然老人家的话分外啰嗦,有些话甚至要对孙女重复三四遍,但阮白依然耐心的一一回答,没有丝毫的不耐。

    说完了话,阮白将自己带来的几盒膏药递给了爷爷:“爷爷,您的腰椎不好,我给您买了几贴膏药,您试用下效果怎么样,这膏药早晚各用一贴,希望对您的腰椎有所改善。”

    阮白知道爷爷的腰椎不好,稍微一活动就疼的厉害。

    因为阮老爷子年龄大了,动手术有一定的风险,医生并不建议手术,平时只能吃药缓解着。@[email protected]!

    阮白闲暇时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改善爷爷腰椎的毛病。

    这些膏药的来源,还是有一次阮白无意中听到家里两个保姆的谈话。

    其中有一个保姆就有类似的严重腰椎病,她说因为年轻时候自己过度劳累,导致腰椎每天就跟用锤子锤似的生疼,后来她在老家敷用了某中医自研的特制膏药。

    用了一段时间后,疼痛缓解了很多。直到后来,她腰椎疼痛的症状越来越轻,才得以重新出来做保姆。

    因而阮白就多了个心思,让那保姆帮忙代购几盒膏药,她打算让爷爷也用来试试。*$&)

    这次过来探望爷爷,她恰好将膏药带了过来。

    阮老爷子笑,接过来,不过却对那膏药并不抱什么希望,但他还是打趣道:“你这孩子真是孝顺,什么都想着爷爷,爷爷没白养你啊!爷爷这都是老毛病了,吃多少药,打多少针都不管用,你以后也别花那个冤枉钱了!爷爷老了,一只脚都已经踏进棺材里了,还不知道能陪你们多久……”

    说着,老爷子的老花眼有些湿润,语气里也多了几分伤感。

    “爷爷,您才七十多岁,在我看来还年轻着,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您一定会长命百岁,到时候我还要您看着湛湛娶妻,软软嫁人!”

    阮白抱着阮老爷子的胳膊,就像小时候一样亲昵。

    阮老爷子哭笑不得:“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黏人?”

    阮白傲娇的说:“就算我再大,在爷爷面前那也永远是小孩子!我要一直黏着爷爷,像小时候一样。”

    阮老爷子慈爱的摸了摸孙女的脑袋:“马上又要做妈妈了,嫁人后可就不能再像在家里这样娇气。你婆婆那人看起来不是好相处的,遇到什么事情咱们能让就让,不跟她一般见识。当然,要是她太过分了,咱也决不能忍气吞声,一定要告诉少凌。我看少凌那孩子是个有主见的,他对你好,不会什么事情都对他妈言听计从,你要找他做主,千万不能自己忍着委屈,知道吗?要是少凌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爷爷,爷爷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找他算账!”

    爷爷的维护,让阮白心里发甜又发酸,她一点都不怀疑爷爷对自己的爱。

    她瘪了瘪嘴,故作轻松的说:“我知道的,爷爷,您放心吧,我跟少凌结婚后就会搬出来住,不会跟婆婆住在一起,我们平时没多少交集,就不会产生什么矛盾。而且,少凌对我很好,他绝不会欺负我,我欺负他还差不多!”

    阮老爷子欣慰的说:“那就好,我孙女就是个有福的!”

    阮白扶着阮老爷子坐下,体贴的说:“爷爷,您先坐在沙发上休息,我去厨房里帮帮姑姑,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你怀着孩子行吗?”阮老爷子不同意,拉着阮白的手不松开。

    “没事的,爷爷,医生都说孕妇不能常坐,要多运动运动才行。”

    阮白说服了爷爷让自己去厨房帮忙。

    刚进入厨房,她就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不禁惊叹道:“姑姑,好香啊!”

    阮漫微一边拎着锅铲回望侄女,一边淡定的回答:“给你做的你最爱的糖醋排骨,还包了你喜欢吃的虾饺,等姑姑将饺子下锅里,一会儿咱们就可以吃了……”

    “真的好香,姑姑你的厨艺又大涨了,好厉害!我先吃一块排骨……”阮白洗干净了手,像个调皮的孩子似的,她直接从盘子里捏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入嘴巴里。

    排骨刚出锅有些烫,阮白被烫的“哇”的叫了一声,看起来格外调皮。

    “你这孩子……”阮漫微假意的嗔责了阮白一句,宠溺的摇了摇头。

    她这个侄女已经做了妈妈,却还是这样的天真烂漫,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也曾做过豪门的媳妇,知道豪门媳妇有多难当。

    一入豪门深似海。

    豪门最是讲究规矩,礼仪,尤其那些顶级豪门,一旦走进那样严苛的婚姻围城,各种规矩能将人的天性给消弭的一干二净,最后变成一块没有灵魂的枯朽木。

    但想到那个强势又魄力的侄女婿,阮漫微又忍不住想,万一侄女是个例外呢?

    有慕少凌这样的男人护着,爱着,或许阮白是幸运的,她希望侄女能永远的保持这样的纯净的初心。

    正当阮漫微继续炒菜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鼻腔猛地涌过一阵热流。

    一滴滴的鼻血又控制不住的,顺着阮漫微的鼻孔流下来。

    血滴落在锅铲上,鲜红的刺目……

    ……

    说两句:已经开始在为认亲做铺垫啦,周卿林文正这些人又不是神仙,掐指一算就能准确定位亲生女儿的具体位置。立即认亲不现实,总要有个合理自然的过程。

    等不及的,完结再来看,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