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545章 果然跟阮白是母女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吴姚宏的话,宛若一颗重磅炸弹,狠狠的砸到周卿的身上,瞬间爆破!片片碎片扎到她心脏深处,一抽一抽的疼……

    周卿以为自己听错了,死死的抓着吴姚宏的胳膊,苍白的面容一片怔然:“姚宏,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女儿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当初生产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死胎!”吴姚宏的胳膊被周卿抓的生疼,她“嘶”了一口冷气,直白的说:“阿卿,你能不能轻点,你抓的我好疼。”

    周卿松开了吴姚宏,表情似乎一喜,但随即黯然下来,她喃喃自语不敢置信的道:“不可能的,我女儿不可能还活着,我生的的确是个死胎!当初我抱着那个宝宝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僵硬的没有任何温度了,我记得清清楚楚!”

    提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周卿又开始流泪了。

    孩子就是她盔甲,同时也是她的软肋。

    吴姚宏掏出纸巾,为周卿擦眼泪,她心疼的说:“阿卿,你的眼睛不能再流泪了,之前因为你坐空月子的时候,流了太多的眼泪,落下了现在夜晚看物不清的病根,再不好好保护你的眼睛,难道你真的想变成一个瞎子吗?这么多年你真的活得太辛苦了,现在是时候知道真相了。昨天我逛街的时候遇到了雅莉,你猜我看到和听到了什么……”

    她将在绣品店遇到张娅莉跟另外一个陌生女人的事,还有她们之间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周卿。

    周卿听完以后,整个人呆若木鸡!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满眼的痛苦,让她难以相信的摇头……

    如果,吴姚宏的话是真的……

    那张娅莉实在是太可怕了!

    太可恨了!

    ……

    a市的午后,天气陡然阴沉了下来,随即,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咖啡馆的的橱窗玻璃被雨滴扫到,晕染出大小不一的圈圈。

    周卿坐到玻璃窗前,望着玻璃上的水圈,眼神却不停的向外张望,似乎在急灼的等待着什么。

    “你找我什么事?”一道傲慢且不悦的女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周卿转过头,就看到满身珠光宝气的张娅莉。

    张娅莉正收起还在滴着雨水的伞,有些不耐烦的坐到了周卿的对面。

    “雅莉,好久不见,我只想找你叙叙旧。”周卿淡定的坐在那里,一身恬静又温柔的气度,跟张娅莉的傲慢形成截然对比。

    张娅莉内心十分不屑的看着一眼周卿,看她身着朴素的模样,心里开始对她吐槽不已。

    明明是林书记的女人,她自己也经营着偌大的集团,但她这一身衣服,还真是简单的很。

    还有,周卿身上根本没有任何饰品,别说脖子上佩戴什么名贵项链了,就连简单的耳饰都没有。

    唯一的配饰,就是周卿无名指上那一颗不大不小的钻戒。

    不过,在张娅莉眼里,那小的不行的钻戒太单调,且显得小家子气极了。

    果然跟阮白是母女,两人都喜欢素衣素面,且都不喜欢戴首饰,看着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看到曾经那个让自己艳羡和嫉妒的女人,还没有如今的自己衣着华贵,张娅莉顿时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

    “想叙旧什么时候不行,非要挑这样的鬼天气,你知不知道我很忙,再说下这么大的雨,你还让我来这里赴约,我刚买的裙子会被弄脏的。”张娅莉夸张的抖了抖身上的连体裙,似乎上面真的沾染了脏东西一样。

    事实上,她的裙子洁白如许,连滴水珠都没沾上。

    “雅莉,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向你求证一件事。”周卿并没有理会张娅莉的刻薄,反倒真诚的直视着她的眼睛。

    “你想问什么?周卿,我们两个曾经是关系不错,但毕竟也有那么多年没有联系了,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叙旧的。哦,你是要跟我商量你女儿跟我儿子的婚事吗?这个我可真做不了我儿子的主,你知道少凌他向来很有自己的主见,哪怕我是她的母亲,也干涉不了他的决定。

    当然,若是宁宁执意想要嫁入慕家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她能收服少凌的心,让少凌心甘情愿的娶她,我绝对举双手赞成他们的婚事。我想你不知道,我也很喜欢宁宁,特别希望她能成为我儿媳妇,我……”

    张娅莉的话被打断。

    “雅莉,今天我找你来,不是要谈少凌跟宁宁的婚事。儿孙自有儿孙福,做父母的干涉不得,既然慕少凌不喜欢宁宁,我自然不会强求。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让宁宁嫁入慕家!”周卿客观冷静的说道。

    “那你叫我来,不是谈孩子们的婚事,是想做什么?难道是你公司出了什么财务危机,要我说服我儿子给你公司融资?这个我可做不到!”张娅莉吹了一口自己新做的指甲,冷笑道。

    “雅莉,我只想问一句,我的亲生女儿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请你如实告诉我!”向来温柔的周卿,此刻声色俱厉的望着张娅莉,似乎要把眼前的女人看穿。

    张娅莉的心脏猛地一跳,瞳孔骤缩,肩膀也下意识的抖了下。

    她抬头望向周卿,强装镇定,笑容讽刺:“周卿,你是不是想女儿想疯了?你女儿都死了二十多年了,我记得你当时还抱过她的尸体,哭得眼睛都快瞎了,现在竟然问我她是不是活着,你真是不可理喻!咖啡你慢慢喝,恕我不奉陪……”

    张娅莉豁然站起身,拎起自己的包包,就要往外走!

    周卿却猛地拽住她的包包,死死的不撒手!

    她有一种得不到答案,便不死心的决绝:“张娅莉,当初是不是你联合那个妇产科医生,用死婴换掉了我的女儿?”

    张娅莉心虚的眼神闪烁着,双瞳眼球控制不住的转动了几下,便义愤填膺道:“周卿,我看你真是疯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告诉你,你女儿就是死了,是因为你难产而害死了她,你不要再做那种你女儿还活着的白日梦了,疯子!”

    她使劲的掰开周卿的手,挎起自己的包,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踩着尖细的高跟鞋狼狈而去!

    可如今的周卿,不再是那个二十多年前,因为生了死胎而有些疯癫的女人,现在的她兰质蕙心,睿智内敛。

    刚刚与张娅莉谈话的过程中,周卿一直注意她的动作和表情。

    尽管她现在跟张娅莉生了罅隙,但两人曾经闺蜜那么多年,她还是格外了解张娅莉的。

    刚才张娅莉跟自己对质的时候,她肩膀不经意的缩了下,眼神也不停的向右转,那是她说谎话时候最爱做的小动作,恐怕这一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周卿现在基本能确定,她的亲生女儿还活着,这个事实,让她又惊又喜!

    但与此同时,她又衍生一种无力的悲哀,这么多年没见,不知道她可怜的女儿究竟活在世界上哪个角落?

    女儿,会不会恨自己抛弃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