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500章 火热的吻,一个接一个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慕少凌手指间夹着香烟,姿态优雅的对着烟灰缸弹了弹:“把人找出来,问出主谋,不管用何种手段。”

    他的声音,阴寒,低沉,听到人的耳朵里分外好听,却无由来的让人背脊发凉。

    “是。”董子俊颔首。

    他知道,老板这次是动了真怒。

    ……

    慕少凌折回了病房。

    因为阮老爷子高龄,加上他身体不是太好,阮漫微便先带着父亲回去了。

    阮白又安慰了李妮好一会儿,等好友惊吓的心情平复下来,她才嘱托董特助送她回家。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慕少凌跟阮白。

    阮白定定的望着慕少凌,一身休闲服的他,贵气依然,灯光打在他如雕塑般的俊颜上,让他的五官显得愈发的深邃,迷离。

    这个太过耀眼的男人,可惜桃花太多。

    她不由得想起了他参加宴会时候,手机那边,那一道娇嗲的女声。

    尽管很想问出口,但阮白略苍白的小嘴儿动了动,最终没有问出声。

    她曾说过,要给予他百分百的信任,那自己就不该疑神疑鬼。

    慕少凌感觉到了阮白的欲言又止,长腿一迈,走到她的病床前,坐了下来,将她柔弱的身体抱入怀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成为他的一贴安慰剂,只要抱着她,他冰冷的胸口便浮现一抹暖意。

    阮白就像是融入了他血脉里的一份细胞因子,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情绪。

    “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担心李妮?不用担心,其实李妮在宋北玺那里,除了受了点惊吓,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有我在,宋北玺不敢做的太过分。”慕少凌怜惜的拥着阮白,以为她还在担心李妮的事情,这样安慰她。

    “嗯,我知道。今天的事情真的要谢谢你。”阮白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将他抱的很紧,仿佛怕失去他一般。

    慕少凌深解阮白的性子,她将自己抱得这么紧,证明她在害怕什么。

    他抬起她的下巴,果然看到,她清澈如许的眸子里,淌着一抹来不及收回的忧伤。

    他愣了一下。

    慕少凌突然想到,在宴会上,自己跟阮白通电话的时候,林宁突然插进来的声音。

    火热的吻,一个接一个的,落在阮白的额头上。

    慕少凌边吻,边跟她解释:“今天是林老太太的寿辰,我去了林家为她祝寿。跟你通电话的时候,插入声音的那个女人是林宁,我在陪她逢场作戏。今天那个女人只是挽了我的胳膊,不过,来医院的时候我在附近的酒店浴室冲洗了好多遍,我已经将她的味道全洗掉了。你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一种沐浴露的味道?”

    看他一本正经的向自己解释,甚至还捋起袖子,将胳膊往自己鼻子上凑,阮白难受的心,倏然就释怀了。

    她执起慕少凌的手,把玩着他修长干净的手指,脸上扬起一抹干净的笑:“我相信你。我以前说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相信你,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捕风捉影。只是,有时候明知道你在做戏,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难过。大概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渴望独占,希望独有,哪怕别人看一眼,都觉得是在抢。”

    爱情真是奇怪的东西,它萦绕在两人间,连接着两颗炙热的心,就像是被谁下了蛊毒。

    有时候它甜如佳酿,有时候却苦如药丸。只要拥有了它,那就相当于同时拥有了幸福,甜蜜,兼酸楚,疼痛。

    慕少凌抚摸阮白细嫩的脸颊,她的皮肤真的极好,细腻的连一点点毛孔都看不到。

    在她脸颊上深深吻了一记,他对她保证道:“我知道现在你的心里不好受,我也一样。跟那个女人做戏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等处理完这事件,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你成为名正言顺的慕太太。”

    “嗯。”这一刻,阮白埋首在他怀里,笑颜如花。

    ……

    次日,双胞胎听说阮白醒了,闹着要来医院看妈妈。

    慕少凌便带他们来了医院。

    慕软软扯着哥哥的手,胆怯的站在麻麻的病床前,粉嫩的小脸挂满了泪珠儿。

    她只喊了一声“妈妈”,眼泪便像两道流淌的小溪流,汩汩而下。

    阮白对女儿招招手。

    等她走到自己跟前,阮白心疼的为女儿擦拭眼泪:“宝宝,不要哭,妈妈没事。”

    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慕软软依然忐忑不安,尤其是当她看到麻麻打着石膏的腿,更是咬紧了嫣红的嫩唇。

    想到妈妈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软软就忍不住责备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非要闹着去洗手间,妈妈也不会为了推开她,被车撞了。

    慕软软和哥哥从小就缺乏母爱,阮白的出现,弥补了他们母爱的空缺,还有对亲情的渴望。

    软软很喜欢这个温柔可亲的妈妈,但自己却害的她出了车祸。

    她好担心,万一妈妈因为这件事,不喜欢自己了怎么办?

    阮白握着女儿柔软的小手,小女孩小小年纪就爱美,尤其当她外出的时候,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必须连头发都得梳的一丝不苟才会出门,但今天她却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理。

    齐肩的发披散在慕软软小小的肩膀上,微微有些凌乱,衬托得女孩本就精致小巧的脸蛋,愈发的稚嫩了。

    说实话,这一对双胞胎阮白都极喜爱,但情感上,她更偏爱女儿多一些。因为湛湛从小自理能力就很强,而且聪明过人,不需要大人投注过多的注意力。

    软软虽然也很聪明,但毕竟她是女孩子,被慕少凌养得娇气,偏偏心理上这孩子又很敏感。

    因而,阮白对女儿更怜惜一些。

    看到女儿愧疚的表情,阮白便知道,这几天她肯定一直活在自责中,这让她心头一痛,对女儿越发的心疼了。

    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阮白安抚了一阵:“乖孩子,妈妈真的没事。你们两个是上天赐予妈妈最美好的礼物,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继续爱你们,只要你们平安健康就好。”

    母子连心。

    大概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觉,作为他们的母亲,阮白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送给他们,同时也会下意识的为他们摒除一切潜在的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