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414章 你的男人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阮白瞠目结舌的望着慕少凌。

    她原本以为宋北野发生的那次车祸,属于天灾人祸,从没想过竟然是人为导致。

    她更没想过,这个外表谦谦如玉般的男人,私底下行事竟然如此的……狠辣。

    阮白原本想要依靠慕少凌的人脉和力量,想让宋北野受到法律的严惩,她觉得那样就够了,没想到他这么绝,直接给宋北野设计了一场车祸。

    想到刚才这男人和宋北玺的谈笑风生的淡定模样,阮白就觉得不可思议。

    宋北野可是宋北玺的亲弟弟,而慕少凌在他面前一如既往,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阮白只能慨叹,这男人的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

    若是换成心理素质有些差的自己,面对宋北玺那双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精明眼睛,说不定早就露馅儿了!

    阮白舔了舔唇,有些担忧的问道:“宋北野和宋北玺是亲兄弟,若是某天他知道他弟弟的车祸是你设计,你们两个会不会反目成仇?”

    慕少凌闻言,瞟了一眼她娇嫩欲滴的唇瓣,幽深的眸过一抹情动的光。

    轻轻吮吻一记,瞧着阮白羞赧如小鹿般的可爱表情,他勾唇笑了:“放心,我做事没有那么容易留下把柄,宋北玺虽然不是等闲之辈,但你的男人也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阮白还是有些担心的蹙眉:“可是,你……”

    慕少凌英气的眉微挑,沉默的打量着她。

    阮白望着他淡定的脸,轻轻的笑了:“嗯,我自然还是更愿意相信你的,但以后这样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这……其实是犯法的,我们不能以暴制暴,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自有法律的严惩。”

    她担忧的眼神那么明显,让慕少凌心里一阵温暖。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给搂的更紧。

    慕少凌还是觉得阮白太天真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法律是最公平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少数的人,还是凌驾于法律之上而存在着,他们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譬如宋北野就是两者兼有的存在。

    就算按照法律的规定将他给惩处了,只要宋家稍微使用点权力,过不了几天他又能生龙活虎的蹦跶出来。

    对于这种人的惩治,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

    不过,他觉得这些不用告诉阮白,只要她能在自己羽翼的隐蔽下幸福无忧就好,他愿意为她承担一辈子的狂风暴雨。

    ……

    管家恭敬的为宋北玺和司曜,打开了宋家二少的房门,谁料,房门刚打开,便听到宋北野那气急败坏的暴躁怒吼:“滚,全都给老子滚蛋,一群没用的废物,这么久了我这里居然没有一点起色,老子真想毙了你们!”

    接着,一个玻璃水杯便扑面而来,差点投掷到宋北玺英挺的鼻子上。

    若不是他身手好反应快,一把抓住那飞来之物,他的鼻子就见血了!

    宋北玺阴沉着一张艳若桃花的俊脸,走到宋北野的床头。

    房间里有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全是a市在男科方面有着丰富治疗经验的专家。

    此刻,宋北野手里执着一把黑洞洞的手枪,抵着他们的脑袋,吓得他们冷汗涔涔,提着药箱的手甚至都在颤抖!

    他们看到宋北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大名鼎鼎的医学鬼才司曜,几名医生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过于精湛的医术,司曜的名声不仅在a市响亮,他高超的医术更是享誉国际,a市医术界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

    但他这个人性格极为古怪,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有些权贵家庭的病患,即便一掷千金有时候也难以请到他。而有些穷困潦倒的人家生了重病,只要他心情高兴,为别人医治甚至可以分文不取。

    此刻,司曜依然一副不羁的模样,他不正经的调侃道:“哟,咱们a市几个出名的男科医生都聚齐了,怎么,今儿大家都在宋二少这里开会吗?二少这是怎么了,不会是你的小兄弟站不起来了吧?”

    几名被吓得近乎虚脱的男科专家没人敢搭腔。

    毕竟,宋家二少手里拿的可是真玩意儿,不是唬弄人的,他们可没司曜那个胆子调侃宋北野。

    宋北野冷冷的盯着司曜,持着的手枪利落的换了个位置,指着的却是他的脑袋:“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指责我?”

    宋北玺利眸冷冷的扫向自己的弟弟,语气里有一种迫人的强势:“北野,不许对司曜无礼,他是我请来治疗你隐疾的医生。”

    宋北野夸张的大笑:“哈……医生?就他?这个看起来跟弱鸡一样的小白脸?!大哥,你没有开玩笑吧?”

    宋北野蔑视的眼神并没有令司曜气恼。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掀开宋北野的被子,从怀里掏出几根银针,飞速的在他的隐私部位的几个穴道处扎了几针,立即,偌大的豪华房间里便传出宋北野悲惨的叫声!

    “啊……你这混球,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痛?啊……为什么我的手不能动弹了?大哥,快杀了他,他想害死我……”

    司曜双手环胸,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他的鬼哭狼嚎,直到宋北玺发话:“司曜,别捉弄他了,还是个孩子。”

    司曜哼了一声,拔掉插在他身上的银针,幸灾乐祸的对着宋北野道:“宋二少,你这病除了我司曜还真没人能治得了,小子,对我客气点,否则我让你一辈子都不能人道!”

    宋北野被司曜戏弄了一番,他又气又怒,整个眸子猩红似兽。

    他真的很想杀了这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但是猛然听到他说自己能治自己的隐疾,愤怒中又猛然滋生一抹希冀。

    若是他真的能治好自己这难以启齿的疾病,那就算他暂时向他服软又如何?

    何况,他看他刚才似乎真有那么两下子。

    他扎在自己隐疾部位的针虽然锤心刺骨的疼,但不可否认,那里似乎涌过一阵几不可查的暖流,这是以前从来不曾有过的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