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144章 我们睡在一起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慕少凌站在门口。

    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有意的,她的出路被堵得死死的,就一扇门,却被他的身躯牢牢给挡住……

    张娅莉坐在沙发上,始终沉默,张家这头有哥哥张一德做主,再不济还有嫂子,而慕家这头,更有慕老爷子在。

    根本没她说话的份儿。

    如今,向来当家做主的儿子又过来了。

    客厅里但凡是能喘气的,都不说话。

    张娅莉不能不急,没人比她更希望阮白消失的彻彻底底。

    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张娅莉从沙发上起来,走到门口把小孙子领过来的同时,又对门口杵着的两个人说:“都先坐下吧,行安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爷爷叫我过来,什么事?”慕少凌沉稳的声音响起,听母亲的话,走向客厅沙发那边坐下。

    他在让开门口这条路的同时,修长好看的手指,顺便还将身后的门推开了一个缝隙。

    这个动作,是在示意她离开。

    阮白眼睫毛闪了闪,抓着门把手的手,拧了一下,推开门。

    ……

    客厅里只剩下慕家人,张家人。

    舅母脸上挂不住了,讽刺的对在座的所有人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人看不清?什么下三滥的人能逃得过我的眼睛?现在,我承认是我眼瞎!”

    张一德不知妻子闹的哪一出。

    舅母又替自己那还没回来的儿子说话:“行安以往结交的女朋友,你们也知道都是什么类型的,八卦小报上没少刊登。小白这种,长得看着无害的,冷不丁入了行安的眼睛,行安就走不动道儿了,被迷得五迷三道,这才认识几天,就哄着我儿子跟她领了结婚证……”

    慕老爷子抬头:“这么说,还是你儿子吃亏了?”

    “那不然……”舅母不服气的看慕老爷子,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一德按住胳膊。

    舅母只好住了嘴,剩下的话,也咽了回去。

    慕老爷子看了一眼仿佛没把这件事当回事的孙子:“少凌,小白突然跟行安领了证,你都不知情?”

    慕湛白也看向爸爸……

    张家保姆泡好了茶,恭恭敬敬的给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杯。

    慕少凌视线看着面前的茶水,却没喝,点了根烟,挑眉说:“小白的爷爷莫名失踪,我跟小白去乡下找过,也报了警,她登记结婚的前一晚我们睡在一起。”

    老爷子一听,瞪大了眼睛……

    张一德这个做舅舅的听了这话,也无法再淡定……

    一个是亲生儿子,一个是亲外甥,这究竟造了什么孽?

    慕少凌抽了一口烟,又说:“小白在爷爷失踪没找到的情况下,匆忙登记结婚,我也好奇是为什么。”

    老爷子放下茶杯,茶水也喝不下去了。

    “小白爷爷,找到了?”

    “登记结婚当晚就找到了,被送去了医院。”慕少凌深邃的目光扫了一圈在座的几位长辈,话里话外,有意透露某种讯息。

    他相信,舅舅和舅母都很聪明,给张行安擦了十几年屁股,还能不懂他们儿子又做了什么好事?

    这次前来,他也没想做什么过分的事,算警告,也要一个说法。

    阮白好欺负,忍气吞声,他不行。

    舅母嚣张不起来了,手有点抖。

    “究竟怎么个情况还用明说吗,我希望你们能好好教育儿子,尽快给小白一个说法,也给我们慕家一个说法。”慕老爷子拿起拐杖,拄着,冷脸站了起来。

    张一德出去送慕家人。

    舅母没出去。

    保姆站在厨房门口,也不敢这个时候出去收拾茶几上的茶壶和茶杯。

    ……

    等慕家的人都走了,张一德又在门口站了半天,才转身回屋。

    一进屋,张一得就指着电话座机:“打,给那个逆子打电话!就说我死了,让他回来给我送终!”

    舅母赶紧给儿子打电话。

    打完电话,也不敢惹张一德,忐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想着怎么才能解决这件事。

    一个多小时过去。

    外面有车开进来的声响,很快,人走到门口。

    “砰!”

    张行安一进门,就挨了父亲一茶杯。

    上好的官窑茶杯,五年前有求于人的亲戚花了大价钱弄来,专程送给父亲,张行安进监狱前知道这套茶杯的存在。

    现在,父亲把茶杯就这么砸在了他身上。

    茶杯落地,摔成七八瓣儿。

    可想而知父亲这是生了多大的气。

    “还不过来跟你爸说清楚,你跟那个小白到底因为什么结婚?”舅母拽过气恼的丈夫,让他坐下。

    张行安皱眉:“什么叫因为什么结婚?除了因为爱情,还能因为什么?”

    “狗屁!”张一德黑着脸。

    “慕家来人跟你们说什么了?”张行安坐下,拿过一个茶杯,悠闲的倒了杯茶,“说阮白爷爷失踪,是我做的?以此来威胁阮白嫁给我?”

    “你这是承认了你做过?”张一德气得脸红脖子粗,抄起一个茶杯又要朝他身上砸。

    “放下,你快放下。”舅母拦着,急的快哭出来了,“你先听听儿子怎么说。”

    张行安浅啜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抬起眉头看着父亲:“绑架阮白爷爷这件事不是我干的,是谁干的,我相信很快会有结果,但我的确乘人之危,逼迫阮白成了我妻子。”

    “混账东西!”

    张一德要站起来揍这个不孝子。

    舅母拽住丈夫,说:“儿子没犯法,犯法的是别人,你听到没有?”

    张行安转了转手上的茶杯,声音阴森的低喃道:“如果不是我去坐牢,阮白可能五年前就是你们的儿媳妇了。”

    “你说什么?”

    舅母试图从儿子口中找到更多“这事都怪慕家人,就算不是慕家人的错那也是小白的错,总之张家的人都没错”的信息……

    张行安起身:“没什么,以后我的事你们少管,我有分寸。”

    舅母看着要出门的儿子:“你干嘛去?”

    “接老婆,回来睡觉。”张行安笃定,阮白这个时间一定在医院照顾爷爷。

    开车直奔医院,上楼,推开病房门,张行安并不意外自己所看到的情景:慕湛白在,那么孩子的爸爸……

    看到有人来,慕湛白挑衅的在阮白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