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142章 你打算怎么谢?肉偿?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慕少凌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没有什么起伏。

    就在她手足无措,不知进退的时候,他蹙起眉,往烟灰缸里捻灭了烟蒂,拿了手机,起身离开偌大的会议室。

    会议室有两道门。

    他走的,是另一道门。

    阮白站在原地反应了很久很久,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打开机器,调小了声音,她戴上了耳机,眼睛看着投影幕上显示的会议内容,边看边挑重点,记录下来,手指不停敲击面前笔记本电脑的键盘。

    记录好之前的会议内容,阮白下楼,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周小素早就在等她。

    看到阮白,周小素体贴的搁在阮白桌上一杯咖啡:“你爷爷找到了,我听董子俊说的。”

    阮白拿过那杯咖啡,放在电脑旁,打开电脑的时候随口说:“辛苦你和董助理了,我欠你们一顿饭。”

    周小素调侃说:“谢我们什么?我们还不是打工的,做什么都是分内的事,你最应该谢的是大老板。”

    阮白敲击在键盘上的手指,微微一顿。

    周小素用胳膊肘碰了碰阮白,眉眼带笑:“你打算怎么谢?肉偿?”

    阮白停在键盘上的手指一直没动。

    接着,周小素注意到阮白的不对劲,低头去看,发现阮白手指也变得蜷缩了起来,一系列表情动作都预示着——阮白有心事,不小的心事。

    “怎么了?你跟老板……你们吵架了?”周小素问完,就回忆起今天会议上,大老板的脸色。

    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差。

    周小素暗暗的骂自己太天真,开会时,还以为老板脸色差,是因为李宗给阮白吃安眠药的那件事。

    现在看来,并不是。

    “我跟老板没什么关系,而且……”阮白想了想,低头说:“我结婚了。”

    “……”

    周小素看着阮白,沉默了。

    过了很久,周小素“噗嗤”一声笑出来:“开什么玩笑,你说你结婚了,就等于我妈突然跟我说她不是我亲妈,我亲妈其实是英国女王!”

    “我没骗你。”阮白严肃的直视周小素的眼睛。

    周小素:“……”

    阮白结婚了。

    阮白居然结婚了。

    周小素不敢置信。

    那老板算什么?

    身份矜贵的t集团总裁,多少权贵家庭里的名媛求娶,想嫁。可老板都不动情,甚至私生活里从来都没有女人的影子。

    可是,老板看上了已婚少妇……

    周小素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坐回到工作位上,周小素想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

    阮白怎么可能是边跟老板有关系,边又已婚有丈夫的女人?

    究竟是人与人之间产生的情欲难挡,老板也泥足深陷没了三观,还是阮白装纯情骗了老板,现在被揭破已婚的事实,惹了老板会议上全程黑脸?

    阮白埋头工作,模样很憔悴。

    周小素偏头看了看,怎么都不敢相信,阮白会做出脚踩两条船这种事,也不相信自己看人会看走眼。

    “晚上没事的话,一起出去喝一杯。”周小素发给阮白这条消息,发完,想了想,担心阮白拒绝,又加一句:“就当补偿我在你家楼下帮你守着,等你爷爷回来。”

    阮白回复“好的”。

    快下班的时候,阮白出去洗咖啡杯子,迎面碰上才从外面忙完回来的李妮。

    李妮直接跟阮白说:“下班我去你家,我们聊聊。”

    周小素走过来:“我之前约了小白晚上一起喝一杯,如果你的话题不介意我知道,我们三个一起?”

    李妮不讨厌周小素,当即点头:“没问题。”

    下班以后。

    三个人一起去了酒吧。

    “你第一次来?”周小素显然是这里的熟客,坐下后问阮白。

    阮白淡淡的点头。

    很快,服务员把啤酒拎了过来。

    李妮打开啤酒倒了三杯,之后坐下,拿起自己这杯开始喝。

    解了渴,李妮才说:“小白过去那些年过的日子,哪有机会来酒吧?她来a市之后的苦日子,我可都看在眼里,后妈欺辱,亲爸绝症,总之,不好的都被她赶上了。关于小白,周姐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太多了,我都知道。”

    周小素听完李妮说的,看向又喝了一口啤酒的李妮:“小白已婚,你也知道?”

    “噗——”

    一口啤酒,全都喷在了桌子上。

    周小素震惊的同时,抽了好几张纸巾给李妮。

    李妮看向阮白。

    “你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跟谁结的?”

    李妮问的同时也在猜测,难道,跟老板大人隐婚?

    “一个星期前领的证,不要问了,总之,我跟老板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阮白不想跟任何人提起张行安。

    周小素和李妮同时想到,一个星期前……

    那不正是……阮白的爷爷失踪的关键时期?

    领证结婚,跟爷爷的失踪难道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半个小时后。

    桌上已经摆了十几个空啤酒瓶。

    李妮拍着阮白的肩膀说:“我一点都不怪你,都是我哥自己作死,你恐怕都不知道,我哥……我哥要把你……”

    说到这里,李妮说不下去。

    亲哥进警局后,她陪父母去过警局,警方在哥哥手机里查到了很多不良信息。

    李妮也看到了那些信息和照片,才发现,自己的哥哥背地里是有多龌龊。

    “他要把我怎么?”阮白问。

    “不说了,都过去了……”李妮又倒了杯酒给阮白和周小素。

    在酒吧缓缓流淌的音乐声中,有手机铃声响起。

    “谁的?”李妮问了一圈,最后跟阮白说:“听声音是你的。”

    阮白喝得不多,奈何酒量差,此刻有些迷糊。

    拿出手机,是个陌生号码。

    阮白接了。

    “小白,我不管你现在在忙什么,都立刻给我回来家里一趟。”张行安母亲,慕少凌舅母的声音。

    压着怒火的感觉。

    “什么事?”阮白不了解这家人,也不愿意跟这家人打无谓的交道。

    “你还有脸问……什么事?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慕家老爷子,现在上门来问我们要人了,说我们拐走了他的孙媳妇,你今天必须回来给出一个解释,我真是看走了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