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139章 我需要一个妻子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阮白脸上隐约有几条红痕,特别惹人注目。

    周小素坐在前方距离老板比较近的位置,她手上捏着一支签字笔,有点不敢对视老板的眼睛,比平常还不敢。

    会议室里冷气开的很足,却因老板脸色黑沉,变得更冷,空气仿佛都凝结成了无形的冰层,冰冻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脸怎么了?”

    沉默的氛围下,老板突然沉着嗓音问。

    没人敢回答。

    部长没来,周小素身为小组长,只能硬着头皮对老板一五一十的说:“一个男同事突然发疯,抓起文件夹砸了阮白的脸。”

    这是个严肃的会议,不是私下,阮白抬头说:“没事,多谢老板关心。”

    周小素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阮白跟老板也太生疏了。

    周小素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老板大人的脸色,成功从老板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上,读到了怒火……

    “李宗?”

    沉默半晌,周小素突然听到老板说出这个名字。

    大家仅是点头。

    下一刻,就瞧见老板眸子变得更加黑沉,低气压的对在座所有人道:“借同事聚会之机,给女同事下药,这样的人,有一个处理一个!”

    在座的女同事们表情还好,男同事们,即便没做过这种事,也都战战兢兢起来……

    一个李宗,连累了全部门的男同事。

    慕少凌冷冽的视线在一众男同事身上打量一圈,又严肃的说道:“想坐牢的,尽管在我的公司里继续肆意妄为。”

    周小素在心里吐出一口气。

    老板这是,在给阮白出头了。

    ……

    会议很简短。

    按照以前来说,大老板从来不会接触设计部的员工,也就部长偶尔会看到老板本人,还很有可能是因为老板发火,下属部门的人拎着设计部的部长去挡枪,背黑锅。

    周小素总结了下,自从阮白来到设计部,整个设计部好像就成了公司的“大热部门”,隔三差五就能看到老板本尊。

    会议结束。

    一众同事下楼的时候,另一组的人都沉闷的耸拉着脑袋。

    不为别的,就为老板的这一番“迁怒”。

    组里一个李宗犯错,连累的整组跟着吃瓜落儿。受牵连!

    没人敢质疑老板的迁怒,都在低头咒骂李宗这个死混蛋,敢给女同事下药,在公司里搞出这么大个新闻,害得大家被老板点着名骂。

    最可气又可笑的是,他们一帮大老爷们,被老板不带脏字的羞辱的一个个跟孙子似的,还不能辩驳半个字。

    听说有钱人心理都扭曲,那像老板这种又有钱又有权势的连婚都不结的男人,岂不是心理扭曲变态到了一定地步?

    所以还是不惹为妙,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阮白下楼的时候,没下去。

    董子俊拦截在会议室门口,带着任务而来,不把她带上去就没法交差。

    周小素见此,立即跑路了,扔下手底下的可怜虫小白,巴不得这个可怜虫早点落入老板的手掌心,被老板牢牢攥起来,出门揣兜里,或者一直含在嘴里。

    例假的第二天,他能对她做什么……

    想到这个,阮白点头跟董子俊上去。

    董子俊把人带到后,就去准备了药箱,搁下药箱后,退出去。

    慕少凌拽过一动不动的阮白,把她拽到怀里。

    阮白惊吓得起身:“我以为老板您有正事找我……”

    “女人都这么善变?”慕少凌起身,拿了药水和棉签,沾湿,把她重新带过来,小心翼翼的往她脸颊的红痕上涂抹药水。

    涂抹的过程中,他朝着红痕的地方轻轻吹气。

    阵阵凉意在她脸上,红痕的地方火辣的感觉,逐渐被凉爽取代。

    她突然安静下来,任他上药。

    办公室里只有两人呼吸的声音,慕少凌低头,问:“怎么突然又听话了?把我当成了你哥哥?”

    阮白脸红不已。

    “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或者,你比较喜欢……冲破道德束缚的感觉?”慕少凌浮空的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腰上,在她愣神之际,把她揽到怀里,他闭上眼睛,低头吻在她的唇瓣上,呼吸粗重的用尽全力来回吮吸,低哑的声音响起:“叫哥哥……”

    阮白摇头,不是这样的……

    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她说的哥哥,是真正的哥哥,有血缘的哥哥……

    而不是他误以为的这种“她有特殊癖好,情趣”之类的。

    “我脸上很疼,对不起……”阮白不会说话了,说什么仿佛都是错,她只能挣脱他的怀抱和亲吻,慌乱的出去。

    ……

    设计部,周小素看到回来的小白,忍不住低头边工作边笑。

    老板就是厉害,小白失魂落魄的上去,下来的时候脸色红润,唇瓣也又红又肿。

    阮白努力的集中精力,工作到下班时间。

    她觉得自己差不多是第一个冲出公司的人,在下班高峰即将来临之前,她走向马路对面,往地铁站。

    手机响了半天,她才听到。

    接起这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后,她站住了。

    惊慌的视线四处看去,终于,她看到一辆保时捷卡宴开了过来,接着,手机那端的人挂断。

    张行安落下车窗,看她:“上车,也许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爷爷。”

    阮白整个人都木了,大脑一时之间无法思考。

    张行安这个语气,分明是知道爷爷在哪儿的架势,可他却用了“也许”二字……

    “如果你是闲得慌,请去找别人,别来戏弄我。”阮白尽量保持理智,手机攥的紧紧的。

    张行安沉默了片刻,大手握着卡宴的方向盘,而后抬起头,皱眉看她,举起两本户口簿:“一本你的,一本我的,如果我说你家那本是你爷爷给我的,你信不信?”

    看着那本户口簿,阮白攥着手机的手都在抖。

    张行安打开户口簿,给她看。

    是阮家的户口簿没错。

    “虽然民政局我们有朋友,但也要尽量在下班前赶到,少给朋友添麻烦。”张行安说着,迈开长腿下车,俨然一副丈夫照顾妻子的模样,把她拥进怀里,说不上亲密也说不上疏离的在她耳边警告道:“忤逆一个坐过牢的男人,你失去的会是把你从小养到大的爷爷。”

    阮白暗暗咬着牙,用力挣脱,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张行安自始至终抱紧她:“我需要一个妻子,还有,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六点前我们登记结婚,六点后给你爷爷收尸,你二选其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