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94章 你这是做什么?霸道强吻!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嫂子她说,她说……”慕睿程不敢说实话,可是又想不出什么谎话能骗得过精明非常的慕少凌。

    说着说着,就卡住说不下去了。

    慕少凌狠狠的将烟捻灭在烟灰缸里,拿起车钥匙,打算离开。

    “喝了这么多酒怎么能开车?明天清醒了你会后悔的!”慕睿程没见过慕少凌喝醉,这是第一次,他不想大哥发生什么意外。

    “如果你要去哪儿,我让司机开车送你?”

    慕睿程成功劝说他松手,留下车钥匙。

    整座城市被大雨淹没。

    大雨滂沱的夜幕之下,慕少凌没让司机开车送他,并且不准慕睿程跟着。

    浑身湿透的来到阮白住的小区。

    到了家门口,男人按门铃,一次,两次,三次……

    这套房子租的不贵,设施方面有不完善的地方,比如门铃,经常会不管用,外面按了,红灯显示亮了一下,但其实里面根本听不到门铃的声响。

    邻居一对老夫妻还没睡,隐约觉得外面有人。

    推开门看了一眼,这一眼便看到对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官硬朗,手腕上的名表和手上拿着的手机,都彰显了他非一般的身份。

    可就是这样即使浑身湿透也气度不凡的男人,此时此刻满身酒气,还掺杂着一股雨水的味道,蛮可怜的。

    “sorry,打扰到你们休息了。”慕少凌即使酒醉,也还有一份理智,不端大老板架子,跟对门的住户道歉。

    “不打扰,你这是找人?”

    邻居记得,对门住的是两个新搬来不久的女生。

    但从昨天开始,对门就只剩下一个女生,还带着一个从乡下接到市里来照顾的爷爷,是个有孝心,蛮不错的女生。

    “找人。”慕少凌点头,笔挺的身材立在邻居视线当中。

    楼道里的灯微暗,周围贴着开锁通下水的小广告,邻居五十来岁的阿姨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又看了看浑身湿透的男人,“找你女朋友?”

    慕少凌本想点头,可想起阮白下车之前说的“好聚好散,分手”,就不能点头。

    若说前女友,邻居阿姨大爷可能会认为他存着坏心,深夜来纠缠前任女友。

    “我前妻。”慕少凌找到这一刻对阮白最合适的称呼。

    “前妻?你是她前夫?我都不知道她结婚啦。”阿姨想了想,八卦的说:“什么时候离的?我看你们好像一直分居住?”

    慕少凌点了点头,说道:“下午刚离婚的。”

    “那你慢慢等,耐心点,年轻人嘛,只要有感情在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大爷说完,拽回八卦的妻子。

    门关上了,阿姨瞅着自己刚翻了几页的国外经典言情小说著作,忍不住叹息:“方才那一瞬间,我仿佛置身在爱情电影当中,但愿男主角和对门的女主角,能有一个好结局。”

    只爱听郭德纲相声的大爷不屑的一撇嘴:“你认识人家?了解人家?没准对门女的不守妇道,男的花心出轨。”

    “不可能。”阿姨眼睛里蕴含着文艺的光芒,悲伤的说道:“我从门外那个男人的眼中,浑身上下,都看到了爱意,叫人沉沦的爱意。”

    大爷:“你快看你的小说,我也赶紧听段郭德纲压压惊……”

    ……

    李妮一大早打给阮白。

    “真的不用我去接你?我顺路的。”

    “不用了,我要去医院。”阮白开着免提,把手机搁在洗手台上,边洗脸边对李妮说道。

    她怕李妮看到她这副颓废的模样。

    “那好,你自己记得吃早餐,身体要紧。”李妮开车中,说完就按了挂断键。

    阮白洗好了脸,喝了半杯白开水,没有精力和时间做早餐,打算下楼去超市买个面包和牛奶,带在路上吃。

    拿了包,准备出门上班。

    茶几上的烟盒和打火机十分醒目,烟盒的每个棱角都吸引着她的视线,她忘不了昨晚抽完一支烟,哭得痛快的感觉。

    整个人沉浸在袅袅烟雾中,味道四散弥漫,忧伤好像也变得淡了……

    拿起烟盒打火机,放进包里。

    穿好鞋子推开门的一刹那,她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下一刻,抬起头对视上一双比她还疲倦的眼睛。

    慕少凌双手都插在裤袋里,颀长挺拔的好看身形立在门前,嘴上叼着一直快要燃烧完的烟,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怖的红血丝。

    阮白镇定了十几秒,硬着头皮走出去。

    既然决定了彻底无视他,就会做到,否则一切都会功亏一窥。

    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转机,她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无论如何也前进不得半分,道德伦常极少有人敢不遵循。

    唯一的路,就是她退,望着前方充满诱惑的他,不停的后退。

    慕少凌没让她去上班,没让她离开,沉重健硕的身躯靠在她的身上,把没有防备的她直接压在了他身躯和门口处墙壁间。

    阮白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但他西装衬衫,都还是昨天那套。

    “你这是做什么?我们结束了。”

    慕少凌被这句话刺激了一下神经,拿走烟,凉薄的唇蓦地吻上她的唇瓣,两手按住她的脸颊,附身低头吻得凶猛狂乱。

    阮白拼命挣扎,被他吻上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冒出张娅莉和那些话……

    “唔……你……唔……”无论如何,她都推不开他坚硬带着怒意而上的身体。

    男人手指间的香烟还在燃着,带着热度的烟雾,熏烤到她的耳廓……

    吻了许久,直到口腔里有了血腥味道,慕少凌才放开她,不惧她的撕咬挣扎,他的舌尖被哭着的她咬破了。

    慕少凌低头,仍禁锢着她身体,看着她,眼睛里是更重的疲惫的红血丝,嗓音里有柔情有冲动有霸道:“怎么了,前天我们不还好好的?”

    “前天是前天。我说了,前天我还不知道李宗让那个女人怀了孩子……”阮白违心编着假话,收起眼泪,红着眼眶。

    慕少凌用拇指摩挲着她布满泪痕的脸颊,嗓音沙哑:“对不起啊,我这二十九年来只特别喜欢过一个你,没有经验,所以跟你在一起的过程中,不知怎么就让情况变得这么糟糕。

    一辈子太长了,我希望你能明白,遇见错的人比孤独的活下去更可怕,你真的确定,我们对彼此来说……不是对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