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89章 想见阮白的一个借口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阮白早上去完医院,就来到了t集团上班。

    中午她接到张娅莉打来的电话。

    “少凌的状态很差,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阮白不喜欢听张娅莉的声音,哪怕这个女人是她的亲生妈妈。

    张娅莉压低了声音,再次提醒:“我希望你能衡量明白孰轻孰重,跟少凌分手,这带给他的伤痛顶多个把月,但你若说出真相,那带给他的伤痛恐怕就是一辈子挥之不去的。”

    阮白嘲讽的说道:“慕少凌有你这样的母亲,不知是悲哀还是幸运。”

    说完,阮白直接按了挂断键,手机被重重的搁在办公桌上。

    一旁的周小素,敏感的察觉到了阮白的情绪不太对。

    阮白起身,去打印一份文件。

    站在打印机前,她痛苦的想,张娅莉怎么可能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再冷血,也不至于对自己的亲生骨肉毫不关心……

    有句老话说,虎毒不食子。

    张娅莉虽然没想吃了她,但所有的痛苦都让她这个做女儿的咽下,会不会太狠心了些。

    做母亲的除了警告,再无其他举动。

    哪怕只给一声安慰,都吝啬的没有。

    “打印完了还不拿走?你在想什么啊?”周小素过来,看了看文件,抬眼问她。

    阮白回神,赶紧拿起打印好的文件,摇头:“昨晚睡得不太好。”

    也不管周小素信了没有,阮白把原文件还给同事,接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只有不停的忙碌,才能让大脑不休息,一旦休息,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阮白收拾了东西装在包里,准备趁着午休的时间去医院一趟。

    周小素从座位上也要起身,去餐厅吃饭。

    但就在她起身的时候,电脑上来了一封邮件,部门部长告诉她,顶层要文件资料,派个人送上去,速度的去送,慕总亲自打来电话要的。

    阮白要走的身影,被周小素的余光捕捉到。

    周小素赶紧起身,拦住她:“小白,去哪里啊?不忙的话,这有一份文件你帮忙送去顶层,慕总急着要的。”

    老板跟阮白的关系能不能维持的长久,周小素不知道,但眼下来看,老板对阮白不可能这么快失去兴趣。

    老板要文件,恐怕只是想见阮白的一个借口。

    周小素观察了一上午阮白的脸色,此刻更是断定,老板跟阮白之间发生了不愉快,过错方可能是老板大人。

    “对不起周姐,我着急走,我爸的医生让我过去签个字。”阮白说出自己的难处。

    周小素愣了愣,生死攸关的大事,她也不好强制挽留。

    只是这文件若是别人送上去的,老板大人的脸色,可想而知会有多可怕……

    ……

    阮白到达医院,还没进去就碰到了正走出来的李妮。

    不只是李妮,还有王娜和阮美美。

    “这不是我的好妹妹吗?”阮美美被未来婆婆扶着,肚子还没显怀,就娇贵了起来,“怎么,你爸还活着?我以为早死了!”

    房子得到了,肚子里还怀着李家的种,阮美美不再装乖巧,以本性示人,狠毒的话更不怕未来婆婆和小姑子听。

    她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羞辱阮白。

    谅她阮白也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打她!

    敢动手,王娜第一个冲上来保护孙子!

    阮白望着阮美美,没动怒,这一天一夜经历了太多,阮美美的这两句话,根本没有杀伤力,相反听着很无聊。

    走到阮美美身边,阮白看着她的侧脸,面无表情的说道:“有空最好去关心你妈是否还活着,我不想我爸给那样的荡妇送终。”

    “我妈?”

    阮美美愣了一会儿,然后回头看已经走了的阮白:“你给我站住!说清楚!”

    “看看你结交的都是什么朋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王娜担心阮美美生气,只好委屈自己女儿,让阮美美舒心。

    李妮今天陪着来医院,只是怕自己老妈又被阮美美骗钱,没别的意思。

    “我觉得小白说得对,人家老爸虽然得的癌症,但也许跟五年前一样又好了。倒是某人的妈,别前两天还活的好好的,这会儿真出了什么不测,这种事,不经念叨的。”

    “你什么意思?你咒我妈死?”阮美美气得脸色不好。

    “别跟她计较,小姑子和嫂子到底一家人!”王娜劝和。

    “一家人个屁!”阮美美甩开王娜,指着李妮:“你有什么怨气冲我来,为你闺蜜出头也冲我来,你诅咒我妈算什么本事!”

    这时外面一股风吹进来,十分舒爽。

    李妮冷笑的看着阮美美,缓慢说道:“好啊,我满足你求诅咒的心情。清风微微起,小三今晚死家里,听,骂你的词我都想的这么押韵,对得起你这么贱了。”

    ……

    阮白早已进了医院的电梯。

    电梯内没信号,因此,这个时候在出租房楼下拎着鸟笼子遛弯的爷爷,没打通孙女的电话……

    “老家伙,你在这小区租的房子?”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带疤,上下打量着被围堵住的老人。

    “我孙女租的房子。”老头儿颤声说道。

    不想给孙女惹麻烦。

    其中一个男人点头,“好,体谅你年纪大了,又租的房子,想必外地来的也没什么钱,你走路不好好走,导致我开车躲你的时候撞上铁栅栏了,掉了块漆,你也看到了的,这样,你就陪我一千块好了。”

    “一……一千?”爷爷被这个数字惊着了。

    那车是辆年头挺久的奥拓,本身就掉了漆,爷爷觉得这是讹人。

    “既然你孙女的电话打不通,那我们就打这个,这个是谁的电话?他能给你送钱来?”那讹人的男的,拿起老人身上挂着的一个塑料老人证。

    证件背面,阮白写了她的手机号码。

    慕少凌昨日上午却担心老头儿遇到一些棘手问题,或者迷路,阮白不方便赶过去解决,因此,他写了他的手机号码在老人证上。

    刀疤男拨通十一位数的手机号码,正觉得这手机号码很好的时候,那端有人接听了。

    “小区里有个遛弯的老头儿,是你什么人啊?他不好好走路,导致我的车刮掉了一片漆,你看,你过来一趟谈谈赔偿的问题?”
小说推荐